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 > 正文 第121章 抽丫没?爽不爽?【求订阅、求月票】

第121章 抽丫没?爽不爽?【求订阅、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言正要点酒,刚好有一大队服务生端着五颜六色的酒盒从门口经过。

    每个人都举着一根电子烟花,还有气球、彩炮什么的,声势要多大有多大,巡场似的绕行舞池一大圈才把酒水送进卡座。

    好死不死的,正是汪言的卡。

    什么情况?

    正愣着神,另外一个销售已经开始指挥气氛组搞起事儿。

    烟花摇着,射灯扫着,小礼炮duangduang的打响,五颜六色的彩带从半空中飘落。

    一水儿小男模似的服务生咔嚓大鞠躬,高呼:“祝贺韩姐豪提神龙!”

    客人、dj演员,各种鸣笛尖叫。

    与此同时,舞台旁的大屏幕上打出一排字:韩姐祝罗雪点陈四位姐妹永远年轻漂亮,愿我们姐们情谊万年……

    剩下的汪言没细看。

    倒是高雅、诺诺和小图羡慕得不行,表面上是没怎么往隔壁看,其实眼睛都快扎进去了。

    不光是她们,大半个场子的人都在盯着看。

    哪怕是顶级夜场,仍旧不是每天都会开出神龙套,所以客人们侧目是正常现象。

    连带着,汪言和三个美女都蹭到一波关注。

    隔壁热热闹闹,两步之遥,汪言桌上冷冷清清,高雅她们都特别不自在。

    汪言当然不会那么脆弱,只是觉得奇怪——

    怎么这么巧啊?

    哥们才要点酒,隔壁就弄出一桌神龙套来砸场子?

    其实,还真就不是巧合。

    从头捋起,情况非常简单。

    汪言婉拒韩姐以后,富婆韩姐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当时并没有想太多。

    你情我愿的事情,断然没有强迫的道理。

    一点小小的不爽,跳跳舞喝几杯酒,很快就会散去。

    结果没到半分钟,汪言身旁多出仨美女来,马上,高冷小鲜肉就不冷了,玩得热热闹闹的。

    好么!

    合着就是嫌我岁数大,人丑呗?

    女人在这方面都是小心眼的,分外受不得刺激,尤其是,打脸又来的这么快、这么凶。

    韩姐越琢磨越郁闷,其余几个姐妹一合计,不行,得把场子找回来!

    撕逼是不可能撕逼的,在夜店里,撕什么?撕谁?

    稍微一商量,得,干脆来个神龙套,把咱们这边的气氛搞得热热闹闹,压凉对面!

    在一张大卡里拼桌,右面神龙套,被服务生、客人们众星捧月的哄着,左面却只有几千块钱散酒,冷冷清清,那是什么效果?!

    就这么干!

    主意是好主意,效果是好效果,气氛是好气氛。

    等到神龙套上来,韩姐回头看隔壁,简直看一眼爽一眼。

    尤其是那三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眼睛里的羡慕嫉妒根本瞒不住任何人,坐那里腰板都挺不直溜。

    哈哈哈!

    舒坦!

    韩姐心情大畅,突然就想看看小鲜肉现在又会有什么反应。

    胡闹的心思一涌上来,就再也压制不住,她马上就拎起酒瓶,带上两个空杯,绕到汪言面前。

    “小弟,刚才姐就说要请你喝酒的,给个面子,喝一杯?”

    一瞬间,三个女孩和于浩都有点发怔。

    而隔壁的那几位女士则是疯狂鼓掌拍桌子喊口号,四个人起哄,干出四十个人的效果。

    韩姐努力藏住心里的得意,目光炯炯的盯着汪言。

    然后……

    少年从容起身,嘴角挂着得体的微笑,表情平静,目光清澈。

    双手接过酒杯。

    “韩姐,谢谢。”

    “啊?呃,客气什么……那,干杯?”韩姐一愣,才略显慌乱的举杯。

    在她的脑海里,设想过许多许多种反应,但是,唯独没有现在这一种。

    汪言将酒杯举到齐眉:“敬开心。”

    然后仰头干杯。

    韩姐喝酒的时候,一直斜着眼睛盯着汪言,试图在他脸上找到自己想要的情绪,哪怕只有一丝都好。

    然而,什么都没有。

    直到某个刹那,目光突然撞在一起,少年露齿一笑,小白牙在射灯下反射出妖异的光彩,尔后,从少年嘴里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赞美。

    “韩姐,你挺可爱的。”

    呃……是赞美吧?

    韩姐不太确定,但是被少年的笑容晃得有点眼晕。

    “啊?啊,谢谢……”

    讪讪点头,留下一句“那你好好玩”,马上转身撤退。

    脚步有些仓促,像是被夹到尾巴一样。

    回到座位上坐好,姐妹们七嘴八舌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抽丫脸没?爽不爽?!”

    “没。”

    韩姐表情有点恹恹的,摇摇头。

    “哎呀!”四叶草一拍大腿,恨铁不成钢,“姐姐你怎么这么心软!”

    韩姐心道:可不是我心软,是那孩子真让人下不去手啊!呜呜,好想让他对着我暖洋洋的笑……

    得,一不留神又想多了。

    姐妹几个见韩姐好像没什么兴致,对视一眼,又开始琢磨怎么才能把隔壁那块鲜肉弄服帖。

    悄悄嘀咕几句,最后的结论,无非就是挨个过去敬酒。

    不至于找茬干架,但至少不能让那小子和三个小浪蹄子玩得太舒服吧?

    她们正合计着,与此同时,高雅、诺诺、小图都在纳闷。

    “汪少,你和隔壁有冲突啊?”

    都是小狐狸精,对方那点不对劲,瞒不住她们。

    汪言倒是没觉得那算什么冲突,反而觉得挺有趣。

    出来玩,不就是要见识夜场生态、众生龙蛇牛马相么?

    韩姐0多岁的人,其实还真有点小女孩似的可爱,汪言只觉得好笑,最初那点郁闷早就消散一空。

    “没什么冲突,就是玩不到一块儿而已。”

    于浩感觉到点什么,借机劝:“汪少,咱们要不要来一套?兄弟帮您把场面扎起,绝对倍儿有面!喝不光的存着,下次您再来,同样的流程继续走!”

    来夜店玩的不少小土豪,就是被这种虚荣阵势鼓动,硬着头皮刷卡买单的。

    心里的肉痛,不足为外人道,回家说不定后悔多久。

    但那一瞬间的爽感,确实无与伦比。

    诺诺攀着汪言的肩膀,侧头一直盯着隔壁看,表情可委屈了。

    高雅端着空酒杯,纤长的手指在杯口划着圈,似乎在暗示着她很无聊。

    小图对汪言甜笑,大眼睛一眨一眨,亮晶晶的。

    那种期待,根本不必说出口。

    “多少钱?”汪言笑着问,语气寻常。

    于浩精神一振,兴奋得不行,语速一瞬间飙到最快。

    “汪少,我们家和那种全用黄金版黑桃a鱼目混珠的伪顶级夜店完全不同,丫是给您端上来10瓶8瓶黄金就算套,全靠气氛糊弄人!咱们的正统套是每款一瓶,但是由于黑金版全球限量2000多瓶,所以店里卖的是5瓶套,78888元!”

    价格是真的不低,汪言在ktv买过黑桃a黄金,一瓶才5888。

    听到汪言询价,诺诺她们的心情更是炽热。

    其实她们经历的开套可能都不止三五次,但是每一次都是那么令人激动,那种虚荣心被极度满足的感觉,甚至能够持续整整一个星期。

    今天的场合尤为特殊,同一个卡里的邻居已经开套,衬托得自己这桌格外冷清。

    甚至,对方还带着点示威的意思,来自己的领地上耀武扬威。

    这能忍?

    捋不服对面,今天还玩个p!

    然而汪言并没有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大喊一声:才7万8?来一套!

    而是饶有兴致的又问一句:“单瓶怎么卖?”

    于浩顿时心里一凉,感觉眼前这位少爷可能是零花钱不够,心里那个郁闷劲儿,就别提了。

    高雅眼中闪过一抹不爽。

    李诺一咬紧嘴唇。

    小图笑容一僵。

    黑桃a作为香槟爆款、夜店酒王,每一瓶都很昂贵。

    然而今天情况特殊,单瓶虽然仍旧很有咖位,但是和整套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不但激发不起她们的情绪,甚至让她们心中产生一丝屈辱。

    隔壁的阿姨都快骑脸上了,你现在要点单瓶?!

    与此同时,心里难免生出一种怀疑——

    难道说,今天费劲心机取悦的二代,其实只是一个没有多少自主权的小屁孩?

    否则,怎么解释现在的忍让?

    高雅、李诺一、小图默默对视一眼,心中弥漫起极度失望。

    她们仍旧会承认汪言的家世优越,但是,自己手里有没有钱,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经常混迹夜店而没被骗炮骗到怀疑人生的美女,有一个算一个,肯定都超级拎得清,心眼儿一个赛一个的多。

    拎不清的,早就被自然淘汰了。

    假如汪言27、8岁,一身顶奢+百达翡丽,却是第一次来夜店玩,那么,哪怕让她们倒搭钱,她们都敢豁出去把汪言拴死。

    但是汪言明显只有20岁,不可能奔着谈婚论嫁去,甚至处对象都很艰难,那么对于她们仅剩的诱惑,就是可支配财富。

    提一个最现实最直白的问题:没有钱,又不能正经八百的处对象,老娘哄你干嘛啊?!

    高雅心里,一瞬间就判了汪言死刑。

    她今年25岁,跟这种只有家世没有个人财富的小男生扯不起。

    就算想打友谊炮,她都不会找这种家世不一般的男孩。

    如果丫的性格不太好,一夜情睡出麻烦来,谁能帮自己摆平?

    而且,谁知道人家的圈子有多大?

    万一以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如意郎君,结果和汪大少认识,约个会,迎头撞上,郎君热情洋溢的介绍:兄弟,这是你嫂子,咋样,漂亮不?

    汪大少一乐:哎哟,大哥你好福气啊,嫂子不但人漂亮,活儿还特别好……

    傻不傻眼?!

    种种隐患,全是坏处,见不到一点好处,只有那些涉世未深的傻学生才会不顾一切的往上扑。

    姐可没那么蠢。

    高雅想得透彻,表情立即微微转冷。

    诺诺倒是还想再看看,她才2岁,洁身自好,稍微大两岁,应该仍旧有机会。

    最关键的砝码是,汪言明显很喜欢她,可以弥补一部分年龄缺陷。

    如果她知道汪言只有18……

    呵呵。

    小图最年轻,想法反而很单纯——没钱又不怎么喜欢我,滚蛋!

    女孩们各怀心思,一时间,气氛有点奇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