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 > 正文 第87章 你瞅我干啥?

第87章 你瞅我干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黄旭张了好几次口,最终仍旧乖乖闭嘴。

    别问!

    问就是一家四口!

    看他们闹起来的样子,贼特么像。

    当然,黄旭虽然有点草包,但至少是个聪明的草包,知道汪言和这几位都没有特殊关系,林薇薇更不可能跟丫有什么。

    所以虽然嫉妒汪言的待遇,却不至于失心疯开怼。

    和怕不怕没关系,主要是犯不着。

    而林薇薇并没有拿汪言当挡箭牌的意思,对黄旭不爽就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原因也不藏着掖着;

    跟汪言关系好同样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却不存在故意刺激黄旭的心思。

    于是,不怎么搭噶的五个人,就这么和和气气的走向聚餐厅。

    呃,最起码表面上和和气气的……

    今天再来,就不用dave去沟通,接待台的小美女对汪言和那几位美女印象深刻,第一时间绽放笑容,迎上来。

    林薇薇走在最前头,笑问:“今天是我挨宰,有位置没?”

    “有的女士。”

    小姐姐抿嘴一笑,直接将一行人引向那两个不外售的包厢之一。

    看着满员的大厅,黄旭惊讶得不行:“哟呵,行啊薇薇,真有面儿!今年西三这片儿最火的西餐就是他家吧?轻易都订不到地方的,搁你这儿刷脸就能拿到到预留包厢?”

    林薇薇笑而不语,并没有解释。

    娜吾和傅雨诗跟黄旭都不算熟,更不可能说什么。

    汪言倒是想调笑林薇薇一句,替三万收点利息,可是想了想,觉得接黄旭的话茬不太好,于是也没吭声。

    于是,一片难言的沉默扑面而来。

    黄大少:“……”

    日了狗了,要不要这么尴尬!

    这少爷做人群中心做习惯了,瞅瞅林薇薇,不敢惹;再瞅瞅傅雨诗和娜吾,太漂亮,不方便惹;最后看看汪言……

    来精神了。

    “兄弟,待会咱俩得喝两杯,上回不打不相识,今天虽然不是哥做东,但是意思得到位!否则都对不起薇薇的面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啊?!

    跟我有毛线关系?

    汪言皱眉:“待会你不是要赛车么?酒就别喝了吧?”

    “喝点红酒香槟算什么!”

    帝都二代爱侃好面子,在黄旭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换往常,面对远不如自己的人时,黄大少还能抻住劲儿,装装高冷什么的,但是面对着汪言这条过江龙,表现欲极速飙升。

    “哥跟你讲,你们这些外地大爷就是把帝都想得太复杂,实际上……”

    刚开始吹比,侍应生进门。

    巧的是,为他们服务的仍旧是小王姑娘,上来就直奔汪言,恭恭敬敬的问:“汪先生您好,auro主厨已经接到通知,马上就会下楼,您要立即点餐么?”

    汪言稳稳当当坐着,姿态闲适,闻言对小王姑娘微笑致谢,然后冲林薇薇一扬下巴:“请那位女士点。”

    然后移回视线,礼貌的问:“黄哥你继续。实际上怎么着?”

    黄旭看着林薇薇兴奋的抄起菜单,满怀着对美食的欣悦期待,再看看汪言,仍旧一副云淡风轻、洗耳恭听的样子,感觉内心里受到了成吨的暴击伤害。

    还继续个粑粑!

    合着你们四个凑一桌麻将,逗我一个玩呢?

    哎哟我就纳了闷了,你一个外地人,在帝都哪来这么大的排面?

    咱俩之间,真有那么大的差距么?!

    黄旭百思不得其解,因而不敢轻易吭声了。

    嗯嗯啊啊半天,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实际上吧,帝都这地方挺简单的,只要不惹404的事儿,有钱你就是大爷……”

    卧槽!

    哥真机智,圆得太特么贴切了……

    然而在大家听来,最后那句话那叫一个酸溜溜的,别提有多委屈了。

    傅雨诗和热依娜吾搂一块儿,忍笑忍得好辛苦,嘻嘻哈哈咬耳朵。

    “黄公子以前挺有深沉的啊,一碰到汪汪怎么就那么矬?!”

    傅雨诗倒是看得明白,说了句公道话:“其实也不是矬,应该是刚好不懂吧……”

    对喽,黄旭就吃亏在一个“不懂”上面。

    丫是帝都本地人,18岁就有车,20岁开始就住自己的公寓,几乎很少有住酒店的时候。

    少数那么几次,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开房,自然不可能得到酒店方的重视,在这个领域,没有任何排面和经验可言。

    所有高端消费行业都坚守一句格言:你再怎么有钱,但是没有消费需求和消费,在我这里就是弟弟。

    汪言却不一样。

    年纪虽小,却是香记竭力争取的客户,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相当于主场作战,待遇能不好?

    黄旭不清楚里面的门道,先入为主的以为是林薇薇的面子,牛逼吹到一半气短,逼气倒灌,差点走火入魔。

    等到auro主厨过来,热情洋溢的用阿根廷恩帕纳达斯大饼子英语和汪言的苞米茬子英语接上头,黄旭就彻底致郁了。

    我特么又没想干什么,就侃个大山而已,怎么芥末难!

    得,您是爷,我继续眯着!

    蓝痩的时候何以解忧?

    唯有喝酒。

    于是黄旭不顾林薇薇的劝阻,硬是点了两杯波尔多列级庄的干红。

    小王姑娘问:“您更偏爱哪种风味?或者有没有心仪的酒庄?”

    黄旭精神一振,非常专业的确认:“你们家有没有hateau behevelle2005或者2006年份的赤霞珠?”

    喝葡萄酒,黄大少是专业里的守门员,业余中的高手,那股子装逼lit的范儿,简直天衣无缝。

    不但小王姑娘佩服,林薇薇她们和汪言都是不明觉厉。

    然后,就在黄大少继续与小王沟通,享受着他的高光时刻时,auro主厨听到翻译,很兴奋的对汪言竖起食指:“ait!”

    匆匆转身出门。

    不大一会儿,小心翼翼的捧回来一瓶干红。

    汪言是看不懂的,黄旭扫一眼标签,突然胃口全无。

    hateau behevelle2000年份,酒庄最好的年份,当年产量19600多箱,经过多年消耗,目前国内存货不会超过500箱。

    “friend!500元!ou务必trtr!”

    auro继续用阿根廷大饼子中英文表达着友谊。

    汪言估摸着,500块钱肯定是一杯的价格,也不知道贵不贵、值不值,于是下意识的望向黄旭。

    意思是:你懂行,你做主。

    黄旭:(╯‵□′)╯︵┴─┴

    你特么看我干啥?

    老子突然不想喝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