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 > 正文 第191章 我服辣!

第191章 我服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言心中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马上问喜子:“关于我的打赏的事儿,你跟他们四个讲清楚没有?”

    “放心,都讲明白了!”

    汪云喜用力点头。

    以后,汪言会用汪富贵那个账号,给自家的主播时不时的就打赏一波。

    主要目的当然是……呃,是为了装逼。

    嗯,就是这样。

    别问,问就是神豪不差钱儿!

    反正只要额度够大,流水够高,官方那里的充值返现就会很多。

    再加上公会本身可以利用流水赚到的那块儿钱,以及冲抵折销的推广费用……

    林林总总计算下来,打赏100万,差不多能到汪言手里80万,打赏1000万,回来850万,大致介样子。

    然后,推动主播们向上冲击的过程中,其实可以从别的方面赚到不少钱,相当不少。

    所有类似的运营,只要玩得好,都特么稳赚不亏。

    汪云喜自己确实是有些东西搞不太清楚,但是瞄准的副手是歪歪平台上娱加公会的一个老牌运营,门道特别熟。

    娱加已凉,现在正是挖人好时机,应该不用太久就能到位。

    像这种事情,压根不需要汪言操心的。

    反正富贵哥只负责浪。

    “那位逗鱼的运营负责人姓什么?”

    汪言突然望向另一堆人群的中央,那里站着一个30左右的青年,有点虚胖,一身压不住的虚浮张扬。

    “姓易,是主管运营的副经理,管着官方几大公会的一半,权力不小。”

    汪云喜得意一笑:“昨天我陪丫喝到凌晨,没少往外套东西。”

    汪言纳闷皱眉:“逗鱼不是没有官方直签的主播么?”

    “正在做,藏着没说而已,主播的界面又不公布公会信息,谁知道里面有多少事儿?”

    汪云喜小心翼翼的压低声线:“其实官方想签玲丫她们来着,只是第一次就没谈拢,整个运营部门从上到下,一个赛一个的黑。”

    “那个坐在阿呆身旁的吃播小二黑,就是签在得鱼文化下面,跟f一个公会,其实就是官方的。要不然名额哪能轮得到他?”

    汪言猜不到究竟会有多黑,亦不感兴趣。

    “无所谓,能正常合作就行。待会你替我问问那位易经理,充值返现能给到多少。”

    “行。”汪云喜马上起身,“待会我找机会和他聊。”

    时间是最不扛混的,才聊几句,时间就走到7点40分,直播间正式开放,主播们已然开始预热。

    因为微博、粉丝群都已经通知过,等着看热闹的水友着实不少,才一开播,就有呼呼啦啦的人流往里冲。

    15年的逗鱼,显示的人气和热度是两回事,前者是注水后的观众数量,后者是用公式计算出来的人数、打赏综合。

    7个分直播间、一个总直播间,总人气很快突破300万,而且仍旧在蹭蹭往上蹿。

    尤其是那个总直播间,眨眼间就突破百万,挂上一个爆火的小标志。

    原本总房间就在平台首页上,现在更是稳稳占据中部小推荐栏第一的位置。

    沙雕水友们一进来就开始叫。

    “今天吃啥?”

    “终于等到了,我猪蹄哥誓要一雪前耻!”

    “玲家军团集合!”

    “上届冠军在此,弟弟们请安静些,蟹蟹。”

    “我呆表示并不想理你,并且向你丢了一根鸡骨头。”

    “我草,卖关子卖到现在,今天吃的要是不如上次好,立即取关!”

    现在的网络直播,正在萌生一种新文化现象——网络亚文化。

    相对边缘、非主流,特征是口嗨、节奏、玩梗,本质上是发泄大于内容,荒诞胜于现实,抽象战胜具象。

    伴随着直播的发展,目前仍旧只是萌芽的亚文化可能会在某些小圈子里成为主流,并且衍生出各种奇葩分支,最终成为新时代的一个重要缩影。

    当然,眼下的直播文化,仍旧只停留在捧大哥、带节奏、瞎吉尔搞这种层面上。

    总直播间里,节奏是茫茫的多。

    大概看一阵儿,汪言就笑得不行,那些不让具体描述出来的发言,有一些极度有趣。

    刚好汪云喜回来,汪言就问他:“怎么回事?感觉火药味很浓的样子。”

    汪云喜嘿嘿一笑,略带得意。

    “你不是让我想办法宣传么?具体比赛内容又不能公布,只能在他们的关系上做文章嘛!”

    “玲丫她们互相查房时,开玩笑的吼一嗓子:老娘不服!”

    “密子回一句:不服憋着。”

    “大刚再跟水友们自吹自擂:上回我状态不好,不是跟你们吹哈老铁,我状态好的时候拉得都比她们吃的多!”

    “再找几个人发几条弹幕,节奏不是就带起来了?”

    “然后玲丫顺其自然,放话叫嚣:有种再来比一次!”

    “阿呆一直不吭声,冷不丁接一句:比就比,没在怕的。”

    “你不服、我不忿,一半开玩笑,一半真憋着劲儿,热度艹起来,水友的期待跟着吊起来,宣传工作不就做好了?”

    “今天的比赛,上来的时候就带着火药味儿,小言你看着吧,等到食材端上来,不爆天理难容!”

    汪言听着都觉得神奇。

    总有人说,直播水深。

    深在哪?

    这么一件小事就能看出来。

    不过呢,愿意花钱的土豪未必是不懂,有些人就图一乐呵,享受被水友们捧着喊666的快感,算是各取所需吧。

    当然,颜值区那里,大把被坑吐血的土豪,那又是另外一番故事了。

    汪言不关心那些,就期待一件事——玲丫她们的表情。

    现在一个个笑得可开心了,待会我看你们还笑不笑!

    哈哈!

    汪总坏笑的时候,阿呆正在傻乎乎的回复水友:“我真不知道吃什么,真没告诉我们!反正很贵,特贵的那种。”

    玲丫眯着眼睛笑,各种憧憬:“当然比帝王蟹贵啊……那不明摆着的么?其实我现在都能猜到一半……你们看看前面的厨师台,能不能联想到什么?”

    密子则在直播间里忧心忡忡:“好像是烤肉……其实我不太能吃烤肉……希望是辣的吧,我能吃辣。”

    大刚必然又在吹比:“老铁我跟你们说,不是刚哥我吹牛比,今儿如果是吃烤肉,我要是不拿冠军,下回咱们就直播窜稀!”

    主持人在总房里热场,终于念完广告词,感谢完酒店、餐厅、酸奶的大力支持,神秘一笑,拍手叫上服务员。

    等到穿着餐厅制服的小姐姐们排着队端上来盘子时,直播间里所有的观众都惊呆了。

    首先,小姐姐们都是精心挑出来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弄出来10多个好看小姐姐,简直不要太轻松。

    穿上制服裙、小黑丝以后,那叫一个好看……吸溜!

    其次,她们端着的盘子更漂亮。

    船型深底托盘,铺着厚厚一层碎冰,晶莹剔透,每盘里摆着四片厚约1毫米的牛肉,色泽鲜艳,霜降纹如大理石。

    齐刷刷的往厨师台前一站,镜头横着扫过去……吸溜!

    好吧,低俗的黑丝不能多拍,镜头很快给到牛肉特写,主持人开吹。

    “谈到和牛,我们总有种种误解……”

    “吧啦吧啦。”

    “来之如此不易,那么它们的价格究竟是怎样的呢?”

    “一盘里的净肉总重大约200g,一片50g左右,每一片的价格是……”

    “1500元,人民币!”

    话音才落,只见屏幕里,弹幕肉眼可见的稀疏下去,两秒后,密密麻麻的从右边窜出,爆炸了。

    “卧槽!要是早知道是吃这玩意,我也能拿冠军!”

    “我咋啥都敢看了呢……是什么让我如此膨胀?”

    “666………………666!”

    “小姐姐快把你的黑丝脱掉,别耽误我看肉!”

    “趴在桌子上看看我眼前的泡面,哇的一声哭出来……”

    “扔掉手里的香肠,用力舔着屏幕,嗯,真香!”

    “你们慢慢馋,我离嘉里不到15公里,这就去现场闻味儿了!”

    “前面的哥们,要是玲丫她们谁吐了,你千万别吃独食!”

    “卧槽,真瘠薄恶心!你咋不找大刚拉一坨呢?”

    “大刚拉的我们预定了,滚!”

    “弱弱的问一句:上回我调了蘸汁,但是没有螃蟹,结果拌泡面也特别好吃……今天还有什么调料没?”

    ……

    茫茫多的创意弹幕,沙雕网友们差点把汪言笑傻。

    怎么都那么有才!

    玲丫她们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开始跟各自的粉丝吹比。

    自打主持人开始介绍那肉的获取难度开始,几个吃货就在不断的咽口水,等到价格一出来,眼珠子顿时瞪溜圆。

    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个个开始撸胳膊网袖子。

    “姐跟你们说,姐的人生巅峰就在今天,你们可以阻止我拿冠军,但是谁都不能拦着我吃到糊墙!”

    玲丫真是不要形象,上来就开始松裤腰带,而且嘴都瓢了。

    大刚做梦似的问:“老铁们快帮忙算算,1500一片,哥至少能干掉200片,那是多少钱?”

    密子的嘴唇一直在哆嗦:“完了完了,吓得我直突突……筒子们我好慌啊怎么破?”

    打赏可破。

    一个土豪二话没说,直接炸出来10个火箭。

    其余的零星打赏更是源源不断。

    然后土豪发弹幕说:“吃!放心吃!算咱买下来养你的!”

    帅得一比,然而全都肥了汪言。

    “对,我赞助150分之1片!”

    duang,10块钱打赏。

    “我赞助……记得替我尝尝味儿!”

    乱七八糟的小礼物一顿爆,30秒之后,嘿,居然能买五片半了!

    这特么够谁吃啊……

    好一阵喧嚣之后,主持人继续宣布规则时,突然神秘一笑。

    那笑容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然而选手们都在跟粉丝吹比,并没有注意到。

    “下面即将呈上的,就是你们的主食配菜,你们必须将它与和牛一同吃下去,可以说,真正的胜负,就取决于它。”

    “请听清楚——你们每个人的和牛,是定额的,大致每人6公斤,总共就那么多。”

    “如果有人退赛,他剩下的定额就会平均分配到其他人身上,但是很可能仍旧不足以决出胜负。”

    “那么到最后,如果有好几个选手都吃光了定额,怎么办呢?”

    “乘以配菜的系数!”

    “现在,就让我们共同期待……礼仪,请将配菜呈上!”

    7位选手,个个抻着脖子瞅,那股好奇劲儿,带动着全部观众都高高的提起兴致。

    可惜看不到。

    礼仪小姐们呈上去的,是一个半封闭的白瓷容器,盖子扣得严严实实的,又盖着丝绒,完全神秘。

    “好,激动人心的时刻……3、2、1……请看!”

    七份配菜全部就位,小姐姐们集体揭开绒布。

    空气中突然飘来一阵迷之安静。

    ……

    总房里,摄像机锁定的是容器内部。

    白花花的,好大好大好大的一盆蒜片。

    7部手机,牢牢的锁定住所有主播的面部表情,大特写里,每个人的任何一个细微表情变化都逃不开捕捉。

    肉眼可见的,所有人的瞳孔都突然放大,有人张嘴,有人捂嘴,有人彻底呆滞,有人面部肌肉开始细微的抽搐……

    一秒后,大刚突然仰天大笑:“哇哈哈哈哈依云云云云……”

    两秒后,玲丫拍案而起:“比你妹啊!让本仙女当众表演生吃大蒜?撤了撤了!”

    三秒后,密子哇的一声哭出来:“什么鬼啊?魔鬼吗?!”

    四秒后,弹幕爆炸。

    大刚直播间里一片欢欣鼓舞。

    “我勒个大草!刚哥到你强项了!”

    “北方爷们全部燥起来,用我们大葱蘸酱、大蒜撸串锻炼出来的铁胃干死他们!”

    “坐等吊打!不赢陪你直播窜稀!”

    “呃……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刚哥今儿要窜稀……得多辣嗓子?”

    “我咳咳咳咳……嗓子笑呛了!”

    玲丫直播间里一片节奏。

    “退赛?可以,退钱先!”

    “哇咔咔!天天看你吃碗麻辣烫都美得跟蹿天猴儿似的,今天我就想看你怎么哭!”

    “要么退钱,要么吃蒜!hahaha……”

    “妈妈问我为何笑得如此开心,我说:我终于可以看到玲丫是怎么被食物逼哭的啦!”

    密子直播间里一片心疼。

    “宝宝不哭,站起来撸!”

    “生蒜而已嘛……呕!一点不辣……呕!你可以的……呕!”

    “宝宝今天你自己找地方住吧,别回来啦,么么哒……呕!”

    “哎哟,心疼死我了!眼泪哗哗的,两张纸巾都没擦干净,哇哈哈哈……”

    其余的直播间亦是如此,简直是一场狂欢。

    偏偏就在这时候,主持人还在添油加醋。

    “亲,每人两公斤,大米国空运过来的特级蒜,平均每公斤耗费15万元人民币,大家请尽情享用……”

    “享用个蛋哦……”最呆的小呆都开始吐槽了,嘴角一直在抽抽。

    隔壁那个官方主播小二黑,人已经傻了。

    “我滴个乖乖,2公斤……怪不得这么大盆!”

    “等会!没算错的话……那盆蒜3万块?”

    “这踏玛的,我是往死里吃还是悠着点来啊?”

    自言自语嘀咕个不停,表情变幻莫测。

    噫,傻的傻的。

    没救了!

    最可怜的就是那个叫兔er的小姑娘,自打盆子被掀开起,就彻底瘫在椅子上,伸手紧紧捂住嘴巴鼻子,小眼神里满是惊恐。

    然后,随着主持人开始解读具体规则,眼看着她的瞳孔一点一点的继续放大,最终,整个人都虚无了。

    偏偏直播间里还有人勾火:“兔啊,一口吃10片,打赏一个火箭,反正你自己看着办!”

    兔er:我不想要火箭,兔子是吃草的!

    然而主持人简直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仍旧在强调必要性。

    “亲爱的选手们,请注意,你们的最终成绩,是一个综合数字,等于你所吃掉的和牛肉重量x你所吃掉的蒜片重量。”

    “蒜,很重要哦!”

    “今天我们比赛的主题,就是如此独特!中西合璧、城乡结合、既考验食量、又锻造勇气,请允许我用最诚挚的态度、最崇拜的心情,为主办方鼓掌致敬!”

    潜台词是——汪总,你牛批,我服辣!

    总房里,茫茫多的弹幕在赞美汪总——玲丫她们并没有刻意瞒着,所以很多粉丝都知道,举办这次活动的,仍旧是上次的汪总。

    “汪总牛比!~~~~”

    “逗鱼三骚今日变成逗鱼骚神一枝独秀,论骚,你们都是弟弟啊!”

    “汪总,蒜我有,泡面也准备好了,接下来咋整啊?”

    “已经群通知我的所有小伙伴,坐等主播们爆炸!”

    “哎哟……不行了……我有种预感,今天可能会笑死在屏幕前……”

    眼看着弹幕塞满屏幕,汪言正打算清一下屏,结果发现……直播间卡了!

    另一边,易经理急迫又兴奋的联系着同事,不停的叫着:“升级扩容!快快快!多留点余量!”

    汪云喜则正在后台改房间名,新名字特别霸气——

    超壕大胃王比赛,一口1500块!

    单单只是一个总房,人气就已经突破200万,仍旧火箭似的往上蹿!

    玲丫她们四位准一线,基本都是100万出头,增长速度同样不慢。

    剩下三个可怜点,但是也有20-40万的人气,尤其是瘫在那里的兔er,莫名喜感,涨粉巨快。

    总人气,直接破掉600万,而且远远未到极限。

    张德磊都快要乐疯了,每当某位选手口干舌燥、意识模糊的抄起桌子上的优e,他腮帮子上的肉就跟着一颤。

    哪怕只算现在的热度,80万赞助就赚大了!

    adre经理更是开心,时间将近8点,餐厅突然涌来一波又一波的客人,眼看着就要满员,谁敢信?

    一天两天的爆满能赚多少钱,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名气的提升,价值难以估量。

    总而言之,所有人都皆大欢喜、喜笑颜开。

    只除了那几位主播。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主持人坏笑着按下计时器:“比赛……开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