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道德仙缘 > 正文 第三章小溪

第三章小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龙,苏浅雨不是没见过。

    山林川原,河池泉井,凡有大泽之处,都可能存在这种得天独厚的生灵。

    用科幻世界的观点来看,龙是一种大气层生物,诞生于极端大气环境。

    特点是质量极轻,如同水母一般,充斥着大量气体。

    因此,龙能大能小,能潜能隐,正是因为其本身是“充气”的。

    龙生性喜好追逐雷霆闪电,以此获得能量。

    也因为这个习性,被视为“能兴风雨,腾云驾雾”。

    在身为天网邪神的那一世,苏浅雨本身就是天网中枢之一,在许多原始星球上研究过这种生物。

    科幻世界的龙,是生命星球早期恶劣的极端大气环境下诞生的生物。

    并不神圣,而且适应力并不算强。

    在星球环境发生渐变时,这种生活在极端大气环境下的龙,会因为难以找到足够的食物“闪电”,渐渐饿死。

    也有时,雷雨云中的闪电,会击穿龙的生理机构,导致“坠龙”。

    科幻世界的龙种,是一种原始大气环境下诞生的早期物种,能飞完全是因为太轻了,跟氢气球一样,以闪电为食物,难以适应剧变的星球大气环境会逐渐消亡。

    龙是濒危物种,仅此而已。

    然而这仅仅代表那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毫无疑问,龙是神圣的。

    坠龙,就很不寻常了。

    “你没看错?小溪,不是我不信你……”

    苏浅雨让开了位置,让浑身湿透的小姑娘进来。

    这小姑娘不知在外面逗留了多久,稻草制成的蓑衣已经湿透。

    亲昵地上前替她摘下斗笠小溪的小脸上透着几分红润。

    轮到蓑衣时,却被小姑娘轻轻剜了一眼,随后退后半步,自己褪了下来。

    果然,雨水浸透了的单薄衣裙,显现出几分透明,紧紧勾勒出小姑娘青涩的身材。

    “是真的亲眼见到啦!”

    “那么长,怕是有十丈那么长,银白色的,头上有两只角,腹下生着四只爪子,可不就是蛟龙吗?”

    小溪认真地回应着。

    随即似乎意识到什么,她扶着自己散乱的鬓发,有些懊恼。

    “呀,惨了,好不容易梳的发,又散了……”

    比起不知坠落到哪里的龙,小姑娘似乎更在意自己的妆容。

    紧张兮兮的小姑娘,从怀里摸出一面小巧的琉璃镜子,左顾右盼,检查着妆容。

    丝毫没有在意自家渐渐长开的身姿,都被身后的男人看了去。

    苏浅雨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却没有半点旖旎之念。

    说实际,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再说,也太熟了。

    翻箱倒柜,找出一条干毛巾,递了过去:

    “自己擦擦,都湿透了。”

    “哦。”

    这时候,小溪反倒是安静了下来,乖巧地接过毛巾,撩开布帘,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嫩的脖颈上,早已悄然染上了一层胭脂红。

    “这丫头,也长大了啊。”

    苏浅雨笑了笑。

    自幼一起长大,早都熟稔了。

    彼此那点小动作小心思,还能瞒得过谁?

    “说起来,守孝三年,也差不多时日将满了。”

    父母过世,身为人子,当守孝三年。

    期间素服哀恸,禁绝嬉戏、非礼之事,当然也不可考取功名。

    苏浅雨原本是平安县的童生,如不是父母接连过世,早也继续科举了。

    大夏沿袭前明制度,就正式科举而言,分为乡试、会试、殿试三级。

    参与乡试者,必须是生员,即秀才功名在身者。

    在秀才之前,取得生员资格的入学考试叫童试,也叫小考、小试。

    童生试包括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

    在三年之前,苏浅雨已经通过了县试、府试两关,都是名列前茅,本该再参与院试,一鼓作气拿下生员资格,不想家中接连遭遇横事。

    不得已之下,只能归家收拾后事,服丧守孝。

    这三年间,倒也不曾白过。

    平日里时常拿着经典温习,时常受微言大义熏陶,渐渐倒有了几分读书人的味道。

    直到,苏浅雨忆起了前世因果。

    想到这里,苏浅雨就默然无语:

    “前世的我,最后做得也太绝了些。”

    “累世修行,行菩萨道,不知度了多少饿鬼、畜生、人、非人,积累那么多福德,临走那一下子,全给施舍出去了。”

    “因为这个缘故,那个世界的正法还能多停驻世间二十年,不知道多少人能多了得度的因缘,真是好大的一份功德,好大的慈悲心!”

    “就是可怜我这一世,降生在寻常人家就算了,父母还都是短寿的,下场科举就遇到横事·······真是福缘浅薄啊!”

    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苏浅雨却并没有任何抱怨的意思。

    福德这种东西,尤其是人天福德,对常人而言是有用处,但于他而言,实则已经是一种拖累。

    欲超三界六道,可不光是因缘际会就可,还得要还清无量量劫以来,在世间欠下的一切业障,同时享尽一切福报。

    业报不受尽,冤亲债主不度尽,福报不享尽,那始终是脱不出去的——福分太大,也是种拖累。

    所以趁机将福德舍去,也算是先行还上了一部分业债,并不算什么错误。

    正想着,就见到布帘被撩起,换了一身的小姑娘,聘聘婷婷地,走了出来。

    着一条水蓝色的裙,长发垂腰,简单地用一根宝蓝色的绸带束住。

    小巧可爱的发髻上,插着一支木簪,尖细的簪尖,打磨得光滑圆润。

    未见奢华,却透着恬静,那股清新之意,如雨后初晴时,天青一色。

    此时的小溪,平添了几分韵味,清丽如仙。

    唇角微启,好似泉水在石间流淌一般,温婉灵动的声音,回荡在耳畔:

    “怎么?看呆了?”

    轻轻眨了眨眼,小溪伸出那白皙的皓腕,在苏浅雨面前晃了晃:

    “今日可就已经出了孝期了,看我这一身,怎么样?”

    说着,落落大方地,就在他面前轻轻转了一圈。

    苏浅雨这时才回过神来,心中疑惑:

    “这真是我家的小溪,不会被人给掉包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