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道观养成系统 > 正文 第968章 圣人之光,镇宗师!【四千字,第二更,求月票】

第968章 圣人之光,镇宗师!【四千字,第二更,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是每个人都和朱长老这样。www。bi。qu。qe。c o m

    有弟子见两人打起来,是那种完全不留手的打法。

    刀刀致命,简直就是要将陈阳碎尸万段。

    生怕真出什么情况。

    于是,这弟子偷偷的向后退,越退越远,然后下了山去。

    几次交手,陈阳便是摸出了对方的底子。

    的确厉害。

    但也没到筑基,否则他也不可能应付如此轻松。

    大约与秦秋相差不多。

    但比秦秋更稳一些,道法精湛,对于时机的把握,以及对陈阳出手的节点控制,都非秦秋可比的。

    “好难缠的道士!”

    朱长老暗暗皱眉,这小子,果然不一般。

    难怪连秦秋都是被他打败。

    亲自交手,方才明白,他能一个人,拿下凡山道场,真的是有点本事的。

    “老东西,你要断我的腿?”

    陈阳的声音突然飘进他的耳朵里。

    “哼!”朱长老一刀向他脖子斩去,出手快准狠,毫不犹豫。

    陈阳步伐灵动,脖子近乎贴着刀锋划过,骨剑低垂,与他擦身而过时从他的腰侧一划而过。

    “噗!”

    顿时就有一道鲜血从他衣服里迸溅出来。

    朱长老吃痛,脸色一变,却是立刻撤步。

    陈阳却已经饶到另一侧,又一剑从他手臂划过,顿时又是一道血痕。

    陈阳就像一个幽灵般,踏着难以寻测的步伐,不断的从他身周一次又一次的绕着圈子。

    而每一次绕动,都会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剑痕。

    朱长老又惊又怒。

    惊的是,自己竟然不是他的对手,竟然被他如此玩弄于掌心。

    怒的是,在凡山道场,他武协的地方,陈阳也胆敢下如此重手。

    四周围的长老们,纷纷皱眉。

    但朱长老没说话,他们若贸然出手,难免不妥。

    “这就是武协道场长老?就这点本事?也敢阻我接管道场?”

    陈阳一声嗤笑,骨剑再一次划过,从他大腿根部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迹。

    朱长老顿时脚下一跌,陈阳绕到他的身后,一脚把他踩翻在地。

    那群长老再忍不住,从人群走出,持着刀枪剑戟,怒声道:“陈玄阳,你胆敢伤人,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凡山!”

    陈阳抬抬眼:“说的好像我不伤他,你们就能跟我好好说话似的。”

    “既然都开口要我一条腿,你们觉得,我今天还能好好跟你们说话?”

    陈阳抬剑,一剑刺入朱长老的大腿,随意一动,便是将他这条腿废了。

    朱长老硬是咬着牙没有喊出声音,用一双怒到极致的双眼锁死他:“陈玄阳,你今日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威胁我?”

    陈阳微微眯起眼睛,手里的剑,从他大腿拔出,一点一点的攀至他的额头:“再说半个字,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竖子敢尔!”

    一名长老弹指射来一道寒光,却是一件精致的暗器。

    陈阳抬剑,将其格挡。

    “老刘!”

    陈阳喊一声。刘元基连忙拉着身子都已经发软的颜清过来。

    “看住他,敢乱动,宰了。”

    “好……”

    刘元基咽着口水,简直想哭。

    自己没事趟什么浑水啊。

    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人,他倒是敢宰啊。

    宰了,自己还特么能活着出去吗。

    “陈玄阳,你今日在我武协道场,伤我武协的长老,今天若让你安然离去,我武协颜面何存?”长老呵斥道。

    “行了,少废话。”

    陈阳扫过他们:“还有谁想动手?一起上。”

    他将镇宅符,一张一张的,从身上揭下来。

    那长老见他举动,直接就挥着拳头冲了上来。

    他以为陈阳在施展道法。

    绝不能让他施展道法,否则想要压住他,更加困难。

    “嗯?”

    陈阳心里对这人更是看低了,竟然偷袭?

    他将最后一张符篆丢在地上,顿时感到全身一轻。

    眼看对方冲上来,陈阳伸手一抓,包住了他的拳头,脚下撤半个步子,然后又猛地向前两步。

    一个退,一个进,且速度都快,于是陈阳肩撞上去时,便产生了一股格外强横的力量,直接撞在这人胸膛。

    “咔擦”一声,他竟是被撞的直接抛飞出去。

    人在半空,鲜血狂喷。

    众人看的震惊不已。

    要知道,吴长老只比朱长老稍弱一些而已。

    却是败的如此之惨!

    一个照面,就被直接的撞飞了。

    许多弟子,甚至都没能够看清楚两人交手的具体情况,人就已经飞出去了。

    “还有谁?”

    “你们?”

    陈阳用手指着那些长老。

    长老们脸色漆黑。

    陈阳实在是目中无人,当着他们武协数百人的面,如此羞辱。

    “我这人一向不喜欢以武力欺人,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若有人辱我,刻意欺压我,我也不会忍。”

    “我给足了你们武协的面子,让你们下山去验证,你们不去,还放言要我一条腿?”

    “那我也不多要,谁与我动手,我就要谁一条腿。”

    他向前几步,吴长老正要从地上爬起,被陈阳一脚踩住了大腿。

    头也不抬伸手一招,骨剑便是飞入手中来。

    然后在众人怒视之下,一剑插入吴长老的腿中。

    “噗嗤”一声,鲜血从吴长老的裤子里溢出,染红一片。

    ……

    一辆从陵山开往凡山的车子里。

    韩木林脸色焦急,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拨通云霄的电话。

    一只手放在膝盖上的手,不停的轻轻拍着。

    “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出事。

    这个朱长老,到底抽什么风,选在这个时候跟他作对?

    他要道场,给他就是。

    不就是几天不能待在道场修行吗?

    这有什么?

    虽然他心里也不舒服,前一天赢了,第二天就来接管道场。

    都说做人留一线,陈阳这么做,完全就是不打算跟他们武协交好。

    但不管怎样,这道场,的确都已经是陈阳的。

    而且,第二场的交手,他定的规矩,对陈阳、对道门,根本就没有一点好处。

    就算是把陈阳给废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更何况,他有信心,五天之后,他能将凡山道场拿回来!

    若在这种时候,发生这种事情,很可能会对五天自后的交手,产生影响。

    一旦有影响,凡山道场,就真的拿不回来了!

    “喂,云霄,你们立刻来凡山道场,出了点事情……”

    电话接通,韩木林快速说道。

    这种事情瞒不住,与其事后说,不如现在就告诉他们。

    “韩木林!”

    就听电话那头,云霄近乎吼道:“我告诉你,玄阳身上要是少了一根汗毛,你们武协一个都别想好过!”

    “这件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你们先过来再说。”

    他赶紧挂了电话,不停捏着眉心。

    他此刻什么都不想说,唯独想对朱长老说一句:妈卖批!

    ……

    凡山道场。

    地上,已经躺下了十多个长老。

    这群家伙,就像是蝗虫,一个一个,不知死活的冲上来。

    他们试图用车轮战的方式,把陈阳耗干。

    但令他们感到绝望的是,陈阳的力量和真气,就像是源源不断,使之不尽。

    这让他们无法理解的同时,感到一丝恐慌。

    十一个人,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最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十一人全部躺在了地上,而陈阳的身上,却是连一片衣角都没被碰到。

    实在是太令人感到绝望了。

    “哈哈哈,一群垃圾!”

    刘元基又恢复了嚣张的姿态,站在那里,插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一群长老,露出不屑的表情:“一群老东西,没实力还学人家嚣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边,陈阳正在与另一名长老交手。

    他几乎是越打越勇,越打越强。

    这些人的拳脚招式,在他面前全是破绽。

    “嘭!”

    陈阳一拳将其轰飞,望着四周又怒又不敢上前的弟子,看着依旧还有数十名的长老。

    心里,忽然感到很奇怪。

    败在他手中的长老,全是鱼跃龙门,亦或是无垢。

    却连一个筑基的长老,都没有。

    哪怕武协再弱,也不可能没有筑基。

    何况,这里可是道场啊。

    武协仅有的两座道场之一。

    会连个筑基的修士都没有?

    陈阳心里是不信的。

    所以他一直都在警惕的注意四周。

    但却是一直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当这人落地。

    陈阳心头忽然产生了某种悸动。

    他似有所感,向着道场的某个方向看去。

    在他双目所及之处,一道身影,缓缓的自远方浮现,然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有人察觉出陈阳的状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那人时,脸上不禁浮现一抹惊喜。

    “是穆宗师!”

    “穆宗师来了,这道士完了!”

    弟子们兴奋不已。

    先前被陈阳一人压制的愤怒与绝望,此刻就像是地泉一般,近乎发泄似的喷涌而出。

    “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穆宗师走来,不明所以的询问一句。

    立即有长老将事情与他说,并附耳轻声细语的说了几句,旁人却是听不清。

    穆宗师面色始终如一,听完之后,微微点头。

    旋即看向躺在地上的十一人。

    看见了他们被废掉的腿,最后看向陈阳。

    “哪座门庭的道士?”穆宗师询问。

    陈阳道:“陵山道观,陈玄阳。”

    穆宗师一只手从袖子里探出,指着地上的十一人:“可知道他们是谁?”

    陈阳道:“不知。”

    “不知?”穆宗师一笑:“那我与你说说。”

    他负着双手,像一个小老头,笑呵呵道:“他们是凡山道场的长老,每一个人,都相当你们道协的真人。”

    听见这里,陈阳道:“那你们武协的真人,可真是太弱了。”

    众弟子听闻,皆是大怒,有人破口大骂。

    “弱?”穆宗师点点头:“是挺弱的。”

    “但是,再弱,也是武协的长老。”

    “我再问你。”

    穆宗师指了指脚下。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陈阳道:“凡山道场。”

    “没错,是凡山道场。”穆宗师此刻已经走近,与他相距十米不到,此刻,话锋陡然一转:“而凡山道场,是我武协的道场。”

    “今天你擅闯武协的道场,又打伤我武协十一名长老。你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哈哈哈!”陈阳忽然大笑:“我以为,不要脸的只是你武协的这些长老和弟子。没想到,就连你这位武道大宗师,竟是也如此不要脸皮!”

    “若说他们不知道,凡山道场已经是我道门的道场,我还信几分。但你堂堂武道宗师,你敢说你不知道?”

    “你敢以你一身修为起誓,对我说你不知道?”

    “你不敢!”

    陈阳冷哼道:“什么狗屁武道宗师,就你们这点胸襟眼界,这辈子,也就到头止步了。”

    道场,一片安静。

    陈阳的话,可谓是大逆不道。

    简直就是找死!

    穆宗师盯着他,说道:“在我武协的道场,伤我武协的长老,对一名武道宗师,大放阙词。”

    “你这小道士,胆子真是不小。”

    “我今日若对你动手,传出去,说我以大欺小。”

    “若不出手,我武协脸面哪里放?”

    “也罢,我也不欺负你。”

    “自废手脚,在道场外跪一天,事后让你道协会长,上门领人,此事可揭过。”

    “说完了?”陈阳淡淡问道。

    穆宗师问:“不愿照做?”

    陈阳点头:“不愿。”

    穆宗师道:“的确是少年心性,有血气。既然你不肯,那我帮帮你。”

    话落。

    一股无形的气势,突然从穆宗师的身上放出,向着陈阳袭去,地上尘土、落叶,好似有微风吹过,轻轻飘动。

    同时,穆宗师一手抬起,十米之外,一巴掌向着陈阳的脸抽去。

    然而,就在他手臂抬起,将要落下瞬间。

    一股比之他这刻意制造的气势,还要强大无数倍不止的气势,突然毫无征兆的,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从陈阳身上,汹涌的袭来。

    穆宗师的心神为之一怔,视线之内的陈阳,双眼紧闭,却在某一刻,突兀睁开了双眼。

    他的身形,此刻间变得高大,变得神秘莫测。

    好似一位临凡圣人,又似落入尘间的神仙。

    那股气势,让他久经磨砺,早已静若湖泊的心境,都在此刻,宛如被碎石击中的镜子般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山下有动静传来。

    韩木林一行人,快步而来。

    恰好看见,穆宗师一掌拍下,大喊道:“穆宗师,不可!”

    “跪下!”

    却在此时,只听陈阳一声历喝,雷音滚滚,令穆宗师心神皆颤。

    穆宗师双膝一震,只觉一股不可违逆的意志,摧残着他的精神。

    眼看要跪下,却是死死咬着牙,硬撑住了。

    陈阳眉头一拧,突的上前一步,再喝:“我令你,跪下!”

    “扑通!”

    穆宗师再撑不住这股可扭转乾坤的意志,面朝陈阳,双膝扑通一声,砸在了地面。

    跪的干脆利落。

    道场数百弟子与长老,瞪大双眼,不可置信。

    韩木林一行人,更是如见鬼魅般,精神晃动。

    ……

    ……

    【熬夜写上一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