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其他类型>衣手遮天> 第三九五章 再来一次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九五章 再来一次(1 / 2)

<r />

她新养了五十个,哦,不对,是五十一个吃白饭的人,总得给他们找点活干的。<r />

<r />

关慧知听完依旧是忧心忡忡的,半点潇洒也无。<r />

<r />

“还有那个姓高的,叫啥玩意来着?丑了吧唧的我也没有记住人,她也有孕了……那到底谁是命之星?别到时候,给旁人做了嫁衣。”<r />

<r />

“奶奶的,等回去之后,我外祖母八成要生气了,这送子观音竟然真的有用,你看太后一下子有了两个大孙子。天知道这观音被她搁在库房里都落了灰了,擦了好久,又打了蜡,这才油光呈亮的。”<r />

<r />

谢景衣听完哈哈一笑,“你且放宽心了,你外祖母不但不气,还要高兴死了。太后只想要中宫嫡孙,旁的孙子越多,她越是生气,搞不好就要气的一命呜呼了。”<r />

<r />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眉头紧皱的关慧知,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关慧知要是男儿身该有多好,那她一定说动父母亲,把谢景音嫁给她。<r />

<r />

可惜了,官家可能是个好官家,可不是个好夫君。<r />

<r />

“至于高敛英,放心吧,我尚有后招。”<r />

<r />

关慧知见谢景衣说得胸有成竹的,微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阿音是我最好的朋友。”<r />

<r />

谢景衣认真的点了点头,“一定的,我这个人从不客气,你还不知道么?”<r />

<r />

关慧知张了张嘴,想起了谢景衣之前的种种“恶绩”,连客气话都说不出一个字来。<r />

<r />

马车行到路边,靠边停了下来,关慧知转身下了马车,又换了马,方才回家去。<r />

<r />

谢景衣伸了个懒腰,往后一躺,抬脚就朝着马车门踹去,一只大手从外伸了进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r />

<r />

谢景衣挣脱了一二,见毫无作用,索性就不动了。<r />

<r />

柴祐琛手一松,坐了进来,“外头日头太晒。”<r />

<r />

“先前不晒,这会儿快到家了,你说晒?”<r />

<r />

柴祐琛抿了抿嘴,一本正经的说道,“人一天只能晒一个时辰,晒多了,会变丑。我今日已经晒够一个时辰了。”<r />

<r />

谢景衣翻了个白眼儿,这个人,真是够能胡诌的。<r />

<r />

马车动了起来。<r />

<r />

柴祐琛轻车熟路的拿出了一串葡萄,掰了一颗,塞进了谢景衣嘴里。<r />

<r />

“青厥的驴居已经修好了,咱们要住的院子,也已经翻新过了。那荷塘虽然不大,只容得下一叶扁舟,但也算雅致。如今荷花开得正好,就等着女主人入住了。”<r />

<r />

“下个月一到,我便要来迎娶你了。怎么说呢,这种感觉,还挺微妙的。”<r />

<r />

谢景衣见他没有接着喂,自己扯了一小串儿葡萄,吃了起来。<r />

<r />

“有什么微妙的?不过也能够理解,可能是上辈子没有实现的遗憾,这辈子迫不及待的要实现,可真的要实现了,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吧。通常咱们管这种叫鸡肋。”<r />

<r />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唉,我……”<r />

<r />

谢景衣话还没有说完,嘴便被堵住了。<r />

<r />

她睁圆了双眼,只能够看到柴祐琛那不停在动的喉结,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柴祐琛低下的头,又缩了回去,他的眼睛别到了一边,抿了嘴唇,臊得满脸通红。<r />

<r />

“不许说。我不是鸡肋,我是你最爱吃的鸡腿。”<r />

<r />

“啊!”谢景衣有些发懵!<r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