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2647章 高寒重新振作起来

第2647章 高寒重新振作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腊月二十九,高寒出现在了白唐父母家,今天是白唐出院的日子。

    陆薄言穆司爵等人一同去了医院。

    医院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群一米八大长腿的帅哥,排队拿药的病患们一个个看直了眼。

    可以想像一下,身材高大的陆薄言,行走的衣服架子,身穿手工定制高级西装,成熟英俊的面庞,不用多说一句话。他得天独厚的气质,就占了c位。

    剃着寸头的穆司爵,皮夹克工装裤加马丁靴,一副黑色墨镜,他往那一站,就是妥妥的黑老大。

    一张冷脸,见谁都不理淡漠的表情,就这高冷寡妇风,准能吸引一大票妹子。

    而苏亦承,黑色毛衣,白色羽绒服,天生就给人亲近感,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沈越川是他们中年纪最小的,连帽卫衣加休闲裤运动鞋,栗色卷发,人群中一站果断的阳光暖男。

    叶东城是他们一行人中最接地气的,一个大背头,嘴上叼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白色衬衫的扣子松着上面三个,外面穿着一件外套,骨子里就带着股子邪性。

    他们五人一出现,走路像是都带风。

    陆薄言走在最前面,穆司爵和苏亦承在其后,沈越川和叶东城跟在最后面。

    他们这五个男人走在一起,真是乍眼。

    一开始白唐受伤的时候,陆薄言都不让他们来看望,现如今为什么又这么大张旗鼓的五人到齐一起来?

    因为他们想把暗害白唐的人引出来。

    一开始白唐受伤,陆薄言他们尽可能做到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但是现在,苏简安死里逃生,冯璐璐被抓杳无音讯。他们又没有任何线索,所以他们只好自己出来当鱼饵。

    陆薄言他们一行人到的时候,高寒已经在白唐病房了。

    他们见到高寒,不由得心揪,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高寒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周身散发着忧郁和悲伤,而且他瘦了,也憔悴了,和之前的那个高寒判若两人。

    陆薄言走过来,他重重拍了拍高寒的肩膀。

    “你不要倒下去,冯璐璐还在等着你。”

    闻言,高寒看向陆薄言。

    陆薄言继续说道,“既然他们已经出来了,就不会再躲,现在没他们的消息只是暂时的。我们,”陆薄言看身后的四个人,“我们会陪你一起找她。”

    高寒紧紧抿着唇角,听着陆薄言的话,高寒重重点了点头。

    今天是白唐出院的日子,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但是大家都笑不出来。

    看望了白唐,最后高寒送白唐回去的。

    在路上的时候,白唐一直看着高寒,他想找个话题,然而看着高寒淡漠的面庞,他实在是不该说什么。

    他也算高寒和冯璐璐感情的见证者,如今冯璐璐出了事情,按着高寒对她的爱。

    他能理解高寒的心情。

    人活一世,来得时候孤孤单单来,成年之后才有一个人陪伴。痛失爱偶,足以击垮一个人。

    尤其是高寒,冯璐璐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冯璐璐是他用命等了十五年的女人。

    白唐收回目光,不由得叹了口气。

    “白唐。”

    “在!”

    听闻高寒叫自己,白唐条件反射性的紧忙坐直了身体。

    高寒淡淡笑了笑,“你不用这么紧张。”

    白唐看向高寒,“高寒,冯璐璐她……”

    “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到冯璐,梦到她……为了不再梦到她,我强制自己不睡觉。”

    高寒看着前方,静静的说着。

    “高寒,你这样下去不行的。你会把身体熬坏的。”

    听着高寒这样说,白唐心中不免担忧起来。此时的高寒看着太陌生了,这跟他认识的高寒根本不一样。

    在他眼里,高寒从来没有怕过事儿,任何事情,只要他出手,一切都完成的特别漂亮。

    而现在,白唐在他身上看到了“死气沉沉”。

    “白唐,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闻言,白唐紧紧蹙起眉。

    “人活着如果只是为了受苦,那为什么还要活着?”

    “高寒!你他妈在说什么胡话?”白唐一下子急了,“冯璐璐现在只是找不到了,她没有死!”

    高寒这种消极的精神态度,太让白唐害怕了。

    “冯璐璐只是被抓走了,她还没有死!就算,”白唐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就算她死了,你还得帮她报仇,找到那群混蛋!”

    “白唐,都是因为我!”这些道理,高寒比谁都清楚。

    他要找到冯璐璐,不管她是什么情况,他要帮她报仇,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可是——

    “冯璐,因为我,之前就被康瑞城的人盯上了。如果她不认识我,她就可以平平淡淡快快乐乐的度过这一生,是我,是我害了她。”

    一想到这里,高寒总是会觉得心痛难熬,他什么也没带给冯璐璐,只因为年少的相遇,冯璐璐就要因为他受这无妄之灾。

    他恨他自己,不能保护她,还连累她受到伤害。

    “高寒,你醒醒吧,你在说什么话?如果按你这套理论,那我们是不是该怪陆薄言,都是因为他,才有的康瑞城这个事情?”

    “这个想法就是错误的,我们这是在罪犯开脱!一切的根,都在康瑞城身上。和陆薄言无关,和你也无关,你们都是受害者!”

    高寒陷入了自己的死循环,没有线索,没有保护好冯璐璐,这两种情感,一直都在折磨着他。

    “高寒,你想想,冯璐璐现在就在等着你救她,如果你自己都泄气了,谁还能救她?”白唐的声音平缓下来,他平心静气的劝着高寒。

    闻言,高寒的手一怔。

    “你想想,那些人之前就是在利用冯璐璐,那现在,他们可以还会继续利用她。他们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杀害她呢?”

    “吱!!!”

    车子的猛得刹住了!

    “你分析的很对!”

    高寒如梦惊醒,他瞪着眼睛看着白唐。

    “冯璐,是他们的工具,杀我是他们的第一个计划;现在第一个计划结束了,那他们肯定还会有其他计划。”

    “对。”

    一下子高寒就清醒了过来。

    他再次发动车子。

    “现在陆薄言他们都开始出手了,不用着急,那伙人只要还在继续作案,他们肯定会露出马脚的。”

    “嗯!”

    “所以,你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头。冯璐璐现在正在等着你!”

    “是!”

    他不能如此消沉,他要赔礼他要道歉,那也是找到冯璐璐之后做的事情。

    经过白唐的劝说,高寒再次活了过来。

    “你准备怎么对笑笑讲?”白唐问道。

    高寒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孩子还小,幸好她喜欢和我父母在一起,为了降低她的伤心难过,我们可以适当的说谎话。”

    白唐说完,高寒看向他。

    “高寒,我有信心救出冯璐璐,你别忘了,邪不胜正!”

    对,邪不胜正!

    那伙犯罪分子,即便再邪恶恐怖,说到底他也是普通人,只不过比正常人变态,极端罢了。

    只要对方是人,就没什么好怕的。

    高寒紧紧攥着方向盘,他心底那股子火气再次被调了起来。

    最近他意志消沉,身上那股子正义感都没了。

    现在,一切又都回来了。

    他依旧是那个严肃冷静的高警官!

    来到白唐父母家里,小姑娘穿着粉毛衣,粉色的睡裤,穿着白色带绒的拖鞋,正在客厅里钩鱼。

    一听到高寒的声音,小姑娘立马放下鱼杆,朝门口跑了过去。

    “爸爸,妈妈!”

    小姑娘现在已经和高寒直接叫爸爸了。

    高寒手中拿着芭比娃娃,小姑娘跑过来,他直接抱了起来。

    “笑笑。”

    小姑娘欢喜的用小手抱着他的脖子,小脸上满是笑意,“爸爸,你终于来看宝贝了。”

    高寒扬起笑容,亲了亲小姑娘的脸颊。

    “咦?妈妈呢?妈妈怎么没有来?”

    小姑娘四下看了看,没有见到冯璐璐,小姑娘顿时带了哭腔,“妈妈……妈妈呢?”

    这时白女士紧忙走了过来,“高寒来了。”

    “嗯。”

    白女士直接抱过小姑娘,“笑笑,怎么哭了呀?”白女士柔声哄着小姑娘,给她擦着眼泪。

    “妈妈……妈妈不要我了……”

    “哈哈,傻孩子,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

    “妈妈……”

    白女士看向高寒。

    只见高寒走了过来,“笑笑,妈妈找了一个工作,她去上班了。”

    “上班?”

    “对,妈妈去挣钱了。”

    小姑娘抽嗒着鼻子,“爸爸,笑笑以后不花钱了,能不能让妈妈回来?”

    高寒将小姑娘又抱了过来,大手轻轻拭着她的泪水。

    不知不觉中高寒的眼眶也染了红意。

    “笑笑乖,我们好好在家等着妈妈回来好吗?你妈妈喜欢听话的小朋友,你听话吗?”

    小姑娘扁着嘴巴看着高寒,听着高寒的话,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听话……”

    小姑娘伏在高寒的肩膀上,大声的哭着。

    高寒轻轻拍着小姑娘的后背,小姑娘的哭声,引得他心里越发难受。

    白唐有些无奈的看着高寒,冯璐璐如果不回来,这一家子就都毁了。

    白女士抓了抓白唐的手,示意他带着高寒回屋里。

    对于冯璐璐发生的事情,白唐父母早就知道了,除了痛恨犯罪分子,他们能做的就是把孩子照顾好。

    想想当初冯璐璐把孩子托付给她的那些话,原来冯璐璐早有预料。

    哎……

    ps,今天八点之前没有完成任务,那么就罚我再更一章好啦~~一会儿再更一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