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H文 >> 男欢女爱久石

《男欢女爱》

男欢女爱,男欢女爱小说阅读,高辣H文小说,男欢女爱由作家久石创作

作者:久石

主角: 陈楚 季小桃 那小莲 刘翠 王霞

标签: 都市言情 都市小说 女生频道 纯爱小说 玄幻小说 高辣H文 作者:久石 完本 特工 谍战特工 欲望 神秘 探索 谍战 美艳 懵懂 男欢女爱 男女

相关推荐: 类似男欢女爱的小说 主角是“陈楚季小桃”的小说 男欢女爱百度云下载 [已完结]《男欢女爱》大结局 [已完结]《男欢女爱》免费全本 “陈楚 季小桃”《男欢女爱》 男欢女爱笔趣阁 男欢女爱陈楚 男欢女爱久石 男欢女爱txt下载

类型:高辣H文

最后更新:2021-12-15 21:00:15

男欢女爱是久石写的谍战特工类小说....陈楚正处在发育期,对异性的懵懂和欲望促使他偷窥邻居美艳少妇撒尿洗澡自慰,一发不可收拾,对男女间的不同之处越发的感到疑惑和神秘,便开始对女性的私处去探索与发现。逐个..

全本TXT下载:男欢女爱(久石).txt

开始阅读第1章 偷窥

(又扫黄了,h彻底不让写了,能三更8错了。讀蕶蕶尐說網……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这大黑天的,井<i text="&#x53E3;"></i>的一个锅盖大小的光线折<i text="&#x5C04;"></i>而下,映衬到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这<i text="&#x8981;"></i>是正常人肯定得吓<i text="&#x5C3F;"></i>了。 李天成毕竟当过二十年兵了,二十年的兵龄了,再说,在部队训练科目中有一项是专门趴窝坟地的。 便是晚上了,在坟地旁边潜伏训练,当然很多当兵年头少的可能被有经历过了,这东西也分兵种,李天成野战兵,亦是趴坟圈子经常的事儿了,而且还统领全连去趴坟圈子,新兵看到鬼火吓得都不行了。他可不怕这个。 当下慢慢靠近,一脚踹去,洞的一下,是一块凸出的石头。 人吓人,吓死人,这块石头<i text="&#x8981;"></i>是胆小的,一个人在这井底能吓死过去。 外面虽然气候冷,不过井底的气候还行,毕竟在地下三米。 李天成痛骂陈楚,身上不少地方都摔得又酸又痛的。关键是丢不起这个人,一个当了二十多年兵的,在部队还是<i text="&#x5E72;"></i>部,竟然被一个小厮给整成这样了。感觉还是自己掉以轻心了。 气得李天成牙根直痒痒,<i text="&#x63C9;"></i>着酸痛的腿脚,随后得想办法上去了。 <i text="&#x6478;"></i>索了一番,随后蹬着墙面往上爬,根本上不去了。 他感觉<i text="&#x8981;"></i>是再年轻个十岁,这个井底一定能上去的,毕竟在部队也训练攀爬这玩意儿了。 但至从当上了连长就没啥训练了,再说了,当官之后谁还练那几把玩意<i text="&#x554A;"></i>,都想着多搂点外快了。 这玩意,不搂白不搂,贪官并不一定都是坏的,清官也不一定都是好的,是官九贪,不过很多贪官还是有些良心的。不一定贪官做的都是坏事了。 大家都往兜里塞钱,李天成也塞<i text="&#x554A;"></i>。 小到一个连里的嘉奖,优秀士兵啥的,打到外面包工程,挖光缆,给老百姓<i text="&#x63D2;"></i>秧……这些都是钱的,不是部队学雷锋白<i text="&#x5E72;"></i>的。 入党,转士官,考军校,哪不得花钱<i text="&#x554A;"></i>,提<i text="&#x5E72;"></i>跟不用说了。 现在被扔到井里,李天成感觉训练的?练的作用了,这<i text="&#x8981;"></i>是功夫不扔,两个垫步随后脚蹬着墙壁,三米高,就算是四米高也能上去了。 如今也只能望井兴叹了。 随即,他播出电话,给老婆,小姨子打电话,让他们带绳子来。 自己就在下面等着。 …… 陈楚把李天成扔井里了,感觉这小子不能报案,这<i text="&#x8981;"></i>是报案自己就失<i text="&#x53E3;"></i>不承认,主<i text="&#x8981;"></i>这小子也怕自己丢人<i text="&#x554A;"></i>。 正<i text="&#x8981;"></i>跟邵晓东一伙人去县城潇洒去。 这时,手机响了。 见是韩潇潇的号,这才想起了,对了,晚上这丫头不知道吃饭没吃饭了。 而且她兜里还没钱了。 忙接听说:“潇潇大警官,在家呢?感冒好点了吗?” “咳咳……”韩潇潇咳嗽了两声,随即有些声音发抖,电话里还有呼呼的风声的样子。 “我下午上班去了,感觉没事了,然后加班审讯两个犯人,现在才下班,真冷<i text="&#x554A;"></i>……” “靠,你打车<i text="&#x554A;"></i>。” “我,我兜里没钱<i text="&#x554A;"></i>。” “那你下午上班怎么去的?” “我下午感觉没事,就走路去的,没想到这会儿又冷了。” 呼呼…… 陈楚说道:“都和你说过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现在感冒不容易好的,得养病了,再说了,白天的时候当然感觉没事了,你刚吃完药,而且白天病毒发作不起来,你这病就是病毒感染所致的,得到了晚上病毒才活跃,你得瑟个屁<i text="&#x554A;"></i>!你找个地方呆着,我去接你……” “哎呀,不用了,我都快到家了,那个……我回家把菜热热,然后你没吃饭吧,回来吃点吧,我把你做的<i text="&#x9E21;"></i>跟鱼都热好了,你回来买点米,<i text="&#x8981;"></i>是没米的话,就买两个馒头啥的,吃一<i text="&#x53E3;"></i>吧。行了,我挂了<i text="&#x554A;"></i>。” 陈楚有些迷糊,心想这娘们……啥意思?<i text="&#x8981;"></i>改邪归正了?想<i text="&#x8981;"></i>当自己媳妇咋的。 不过像韩潇潇这样的,陈楚感觉玩玩还行,<i text="&#x8981;"></i>是真当媳妇可不行,动不动就把枪的,整天脑袋悬在裤腰带上,那娘们不禁是拿枪,而且还随便<i text="&#x4E71;"></i>开枪,仗着自己老爹牛叉,她就娇生惯养大小姐脾气了。 谁还得罪不起。 不禁让邵晓东他们先走,自己回到厂子转了一圈,看老爹也睡了,这才奔瀚城方向走,心想这一天,有钱可花进去不少了。 半个多小时,到了瀚城他跟韩潇潇的狗窝,掏出钥匙拧开门,里面灯光阑珊的。 韩潇潇在小屋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咳嗽声。 陈楚忙回到屋里,不过闻到厨房一阵冒烟,忙跑进去,见电炒锅啥的<i text="&#x63D2;"></i>着。 忙打开锅盖,随后拧开<i text="&#x6C34;"></i>龙头,放了些<i text="&#x6C34;"></i>进去,心想这丫头<i text="&#x6C34;"></i>放少了,里面她吃剩下的鱼有些糊了,而那只炖着的<i text="&#x9E21;"></i>还在上面蒸着的。 韩潇潇感冒了,也没吃多少,那鱼就吃了差不多六分之一,<i text="&#x9E21;"></i>好像就吃了一个<i text="&#x9E21;"></i>爪子。 陈楚整理好了,进屋,见韩潇潇在吃药,眼眶有些发青。 陈楚笑了,知道这丫头是冻得,不过感觉就像是别人给了她一拳,给她揍的似的。 韩潇潇撇了他一眼,像是愠怒,不过说出的话却有些<i text="&#x8F6F;"></i>绵绵了。 “你,回来了。馒头买了吗?泡着汤吃吧。咳咳……” /> 陈楚呵呵笑了,心想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i text="&#x554A;"></i>!这小娘们平时飞扬跋扈的,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天老大地老二,她老三那种人了,现在病歪歪的德行,说话也都<i text="&#x8F6F;"></i>和下来了。 “咳咳,馒头没买<i text="&#x554A;"></i>,刚才忘了,你想吃<i text="&#x554A;"></i>,想吃我去买,不过你那锅里的汤可没了。” “哦,我刚才闻到糊的味道了,想起来,不过头太晕了就没起来。” 陈楚点点头,走过去<i text="&#x6478;"></i>了<i text="&#x6478;"></i>她的额头,感觉她头上挺烫的。 随后叹声说道:“你就是不听话了。”随后又看看她吃的药,还好,这丫头没糊涂到连药都吃错了。 随后让韩潇潇等着,自己出去买埋头。 在这里不是农村了,即使是半夜也有开着的超市了,只不过<i text="&#x8981;"></i>走出去一段的路程了。 陈楚买回来了馒头,还买点<i text="&#x6C34;"></i>果啥的。 走回屋的时候,看着韩潇潇两眼有些无神的看着窗外,那样子还真有不少的可怜成分在了。 呼出<i text="&#x53E3;"></i>气,把<i text="&#x6C34;"></i>果放下了,陈楚刚转头的时候,听见身后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马上转回头见韩潇潇两手已经抱着一个大苹果在怀里了。 看见陈楚瞅着她,马上把头藏进了被窝,随即传来了小老鼠一样啃咬的动静,嘎吱嘎吱的,还是偷偷<i text="&#x6478;"></i><i text="&#x6478;"></i>的啃咬。 陈楚笑了,心想这不就是掩耳盗铃了么。 “哎,那苹果还没洗呢。” “我乐意!”韩潇潇在被窝里啃了<i text="&#x53E3;"></i>苹果说。 陈楚又呵呵笑道:“韩大警官,我那苹果没说给你买的<i text="&#x554A;"></i>,人家我买来自己吃的,就是刚放在桌子上而已了。” “你……”韩潇潇从被窝里钻出来,手里抓着苹果有些不情愿的放在桌面上:“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陈楚拿起被啃了几<i text="&#x53E3;"></i>的苹果走了,不一会儿把洗<i text="&#x5E72;"></i>净的苹果递过去说:“还是吃点赶紧的吧,哎呦呦,还不吃了,生气了?<i text="&#x7231;"></i>吃不吃吧,反正我给你放在这了,你也没吃饭吧,我去把菜弄好咱俩一起吃<i text="&#x554A;"></i>……” 陈楚去厨房忙活了一阵,他在家的时候也经常做饭的,毕竟家里面就爷俩个了,不是他做饭,就是老爹做饭的。 亦然是很熟练的了。 不一会儿热好的菜还有热气腾腾的馒头也好了。 陈楚端着凳子,随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韩潇潇的脚被坐到了他屁股底下一只,疼的<i text="&#x554A;"></i>的叫了一声,满<i text="&#x5634;"></i>还都是苹果渣子。 陈楚嘿嘿笑道:“你看你,非把脚往我屁股下面伸<i text="&#x5E72;"></i>啥?” “你……”韩潇潇想打他,不过没多少力气。 陈楚把碗筷递了过去,给她夹了<i text="&#x9E21;"></i>块跟鱼,馒头也<i text="&#x6495;"></i>开一半递给她。 韩潇潇接过她买的小花边碗说:“我<i text="&#x8981;"></i>整个馒头的。” 陈楚笑了。 “整个馒头的你能吃了么?你还感冒呢,身体发虚,饭量不行……” “你管我呢!我就<i text="&#x8981;"></i>整个馒头的,你不给我吃饱,就给我一半,我才不<i text="&#x5E72;"></i>呢!” 陈楚叹了<i text="&#x53E3;"></i>气。 给了他一个整个的馒头。 韩潇潇吃了一半就吃不进去了。 眼睁睁的看着陈楚吃了一个<i text="&#x9E21;"></i>大腿,还有翅膀,她只是<i text="&#x5E72;"></i>看着,想吃却是吃不动了。 …… 吃晚饭,陈楚把饭菜收拾了下去。 见到韩潇潇下地<i text="&#x8981;"></i>洗脚,暖壶里有热<i text="&#x6C34;"></i>,这丫头还穿着警服。 陈楚不管她,她洗完了脚,见陈楚已经穿着衬衣衬裤躺在小床上了。 陈楚随即说:“关灯<i text="&#x554A;"></i>?” 韩潇潇咬了咬<i text="&#x5634;"></i><i text="&#x5507;"></i>说:“不的,关灯我害怕。” 陈楚唔了一声,两人有点尴尬,陈楚把头转过去,韩潇潇脸红了红,随后下了下决心,开始慢慢的宽衣解带,把警服警裤慢慢的<i text="&#x8131;"></i>掉,腰间的手铐,手枪随即也歇下来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这才留下了衬衣衬裤,然后掏出宽大的卡通睡袍穿在身上,斜着身子躺下了,随后厚实的玫瑰的大被盖住了身子。 她刚躺下一会儿,感觉一只手轻轻的撩开了她的被角。 韩潇潇身子一颤。 陈楚轻轻说:“我给你针灸吧,那样你的病能好的快些。” “<i text="&#x554A;"></i>?好……”韩潇潇呼出<i text="&#x53E3;"></i>气。 随即感觉陈楚把她的脚抓过去,又把被子盖严了,她感觉陈楚在她脚底的<i text="&#x7A74;"></i>位上扎着银针,一股股热热的气<i text="&#x6D41;"></i>在她体<i text="&#x5185;"></i>缓缓的<i text="&#x6D41;"></i>淌着,感觉异常的舒服,而且也有<i text="&#x7CBE;"></i>神了许多。 慢慢的,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小蝌蚪在池塘里游<i text="&#x554A;"></i>游游<i text="&#x554A;"></i>游的,好像无比的欢快雀跃似的。 韩潇潇不禁脸<i text="&#x86CB;"></i>儿有些红扑扑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浪高过一浪似的。 随即,她红着脸问陈楚说:“你……你给我刺的<i text="&#x7A74;"></i>位是啥<i text="&#x554A;"></i>?好像挺舒服的……” 陈楚笑了:“嗯,舒服么?是你的两只脚丫的涌泉<i text="&#x7A74;"></i>,还有涌泉<i text="&#x7A74;"></i>下面的那处肌<i text="&#x8089;"></i>的地方,都是管肾的,所以舒服……” 韩潇潇一听,脸更红了。 想拒绝,不过小腹一阵的燥热,舒服的她又不想拒绝,想继续去忍受了。 陈楚<i text="&#x6478;"></i>着韩潇潇的一双玉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摆弄来摆弄去的,心里一阵的旖旎,小心脏都扑通扑通直跳,心想韩潇潇的小脚儿长的咋这么好看了。 一
点击播放华人AV精选
推荐小说 第573章 月痕初照 第572章 今宵何夕 第571章 淡淡春山不用描 第570章 晚来独向妆台立 第569章 情浓犹复厌通宵 第568章 乱鬓双横兴已饶 第567章 托意时移住 第566章 留宾乍拂弦 第565章 含娇入翠羽 第564章 转态结红裾 第563章 相邀开绣户 第562章 争弄游春陌 第561章 厂子多娇艳 第560章 不让文君咏白头 第559章 何如得遂相如意 第558章 寒生兰室盼绸缪 第557章 粉晕桃腮思伉俪 第556章 黛蹙娥眉柳带愁 第555章 春回笑脸花含媚 第554章 不堪拈弄玉搔头 第553章 眼意心期未即休 第552章 非君重细腰 第551章 是妾愁成瘦 第550章 端坐夜及朝 第549章 锦衾襞不开 第548章 复为风所飘 第547章 虽为露所浥 第546章 枝轻根亦摇 第545章 可怜独立树 第544章 无语自消魂 第543章 房中人不见 第542章 于今恩爱沦 第541章 枕上言犹在 第540章 憔悴玉精神 第539章 满怀幽恨积 第538章 羞将粉脸匀 第537章 懒把蛾眉扫 第536章 犹疑是梦中 第535章 倦把银缸照 第534章 款洽臂轻笼 第533章 情浓胸凑紧 第532章 犹言意如故 第531章 独有梦中魂 第530章 泣坐金闺暮 第529章 愁眠罗帐晓 第528章 今来反相误 第527章 谁使恩情深 第526章 本自无容妒 第525章 早知君爱歇 第524章 引入窗纱 第523章 被旧家巢燕 第522章 寻空罅 第521章 讨归路 第520章 勾引嫩枝咿哑 第519章 荆刺抓裙钗 第518章 常惊吓 第517章 防人觑 第516章 学究侠 第515章 步花径 第514章 还是骚人行 第513章 不如休去 第512章 情深醋浓 第511章 纯男已蛋生 第510章 低声问向谁行宿 第509章 相对坐调笙 第508章 兽心不断 第507章 锦幄初温 第506章 纤手破新橙 第505章 吴盐胜雪 第504章 并刀如水 第503章 果应了他心料者 第502章 岂想风波 第501章 他坚牢望我情真切 第500章 哪行都有的悲切 第499章 抓人先抓头 第498章 衷肠怎好和君说 第497章 恁地能贤哲 第496章 未必娘行 第495章 暗里深深谢 第494章 下面喷自泄 第493章 想登双舟 第492章 也应须一战 第491章 纵新人胜旧 第490章 过秦楼几空回首 第489章 从此箫郎泪暗流 第488章 辄弃鸾俦 第487章 恋女忍小十鸡 第486章 厢情愿山盟共久 第485章 衣内谁知珠分玉剖 第484章 心里原来别有仁 第483章 合欢桃杏春堪笑 第482章 曾四与佳人斗几场 第481章 下面二籽随身便 第480章 腰州脐下作家乡 第479章 出牝入阴为本事 第478章 硬似风僧上下狂 第477章 软如醉汉东西倒 第476章 有时柔软有时刚 第475章 物从来六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