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关于青春的证明题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不在云海了

第一百九十三章:不在云海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徐墨文收拾好行李后,抬头向衣柜里看去,左上角置放自己的秋冬季衣服的屉子变得空荡荡的,和自己的心里一样。

    他回头看向在床上侧躺着背对自己的刘雨华,心里的不舍漫出。

    徐墨文缓缓在床侧边躺下,手搭上了她的肩膀:“你生气了?”

    “没有。”刘雨华果然还没睡着。

    如果与刘雨华相处了将近二十年的徐墨文,还分辨不出她生气时的语气的话,未免就太失丈夫这个称号的职了。

    徐墨文手慢慢滑1到了刘雨华的腰1上:“没办法啊,总公司派遣的事情,如果我这次去了,以后的前景,会越来越明朗的。”

    “那就得一去四个月?”刘雨华翻过身来,疲惫的脸上写满了不悦。

    “这我也不想啊,听着。”徐墨文坐到了床上,把刘雨华搂进自己的怀里:“我考虑着,等我这单拿下,我就在浅镇(地名)那边有定居的实力了,要不,考虑着到时候,咱一家都搬过去吧?”

    “户1口能搞定嘛?”

    “我尽力,但是我觉得这边的企业挂着我的名字,应该会好办一些。”说到这,徐墨文得意的笑了笑。

    “那你去和玥玥谈谈吧。”

    “哎呀,最后一晚上了,嘿,我陪陪你算了。”

    徐墨文向下移去的手被刘雨华一掌拍落:“没个正经,这几个晚上我可被折腾坏了,没力气!”她扭过身子,开始玩手机。

    徐墨文笑笑:“那玥玥呢?我找她谈谈去。”

    “客厅。”

    徐萱玥被电视上的一部爱情片感动,两个主人公在雨中相拥时,她哭得梨花带雨,为了缓解情绪的波动,她疯狂地啃起手中的薯片。

    “呦呦呦,大姑娘家家的,怎么被个无厘头的电视剧感动成这样啊?”徐墨文走过来,看到女儿满脸泪痕,顿觉好笑。

    “你、你懂什么呀!”徐萱玥带着哭腔说,“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可感人了!”

    徐墨文拍了拍徐萱玥的肩膀,让她往沙发旁边移一移,随后瘫下。

    “你还不睡觉?明早不上课吗?”徐墨文问。

    “睡,还没到11点呢,我还差半集,要结束了。”电视剧里的画面闪到婚礼,徐萱玥再次捂住嘴巴,仿佛她以为眼泪要从嘴巴里漫出来。

    “那个”徐墨文挠挠头,这并不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可他总是不习惯和女儿说起这些变化:“等过完年了,我们全家搬走好不好?”

    徐萱玥接着看电视,没有意识到:“这已经在市中心了,还要搬到哪?”

    “我的意思是我们搬到浅镇去,不在云海了。”

    徐萱玥的手突然一震,遥控器也随之坠下去,砸到了茶几上。

    “怎么了?”徐墨文问。

    “为为什么要搬家啊?”她坐正了身子,电视里的剧情再也吸引不了自己。但是声音还是很吵,于是徐墨文抄起遥控器将它关闭。

    “浅镇呢要比云海的政1策好的多,如果爸爸把你的户1口迁过去,你以后高考啊,就业啊,都会顺风顺水的。”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这问题不好解决吗?”徐萱玥仿佛在挑着刺。

    徐墨文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他竖起手指:“和你说哦,爸爸刚接一个大的项目,走四个月就是为了这个,在那边有着公司,会好办很多,所以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了。”

    徐萱玥没了话说,她低下头去,略显不安,手指不停地掐揉。

    “爸,我在这边也挺好的,有好多相处了一年多的好朋友呢,能不能先不急啊?”

    “咋了?以前搬家都没见你这样反对过,新的地方还有新的伙伴啊,环境不一样,你受到的影响也会不一样的,你看看你现在的成绩,不也是平平无奇?在这,说不定你只能上个二本大学,或者连大学都考不上,但是那边的教育和政策,都会给你提供更好的条件,你不为你的未来考虑考虑?”

    徐墨文看着自己女儿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出了些许端倪:“我知道了,我家玥玥交男朋友了对不对?”他笑着说。

    这笑容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躁动的心,如果徐萱玥说是的话,他会找出那个男生来好好的谈一谈——无论用什么方式。

    “没有啊。”徐萱玥摆摆手:“那如果我成绩提高了呢?”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徐墨文笑得前仰后合,怎么也憋不住肚子里往外蹦的“哈”字,随后捂着肚子躺倒在了沙发上。

    “闺女啊,从小到大,你从来就没好好学习过,这点老爸还是清楚的。等着我,过年以后,情况乐观的话,就带你们一起过去。”

    徐墨文起身,走向卧室。

    他回头,以告诫的口吻说道:“别看电视了,明早还得上课呢!”

    徐萱玥在沙发上,出了魂儿似地发愣到了半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会长?会长?你,怎么了?”小洛叫了几声,发现周君兰的眼神依旧空洞。

    周君兰会长最近的表现在她眼里看起来十分奇怪,在这之前,她是自己见过的做事情最全神贯注的人,她一丝不苟的态度一直是自己的榜样。

    可是现在,往往一份文件扔到她桌子上,就像是在她面前砸上个水泥袋,尘土飞扬,她也会吓得一激灵,然后抬起雾蒙蒙的眼睛,回过魂来。

    过了一会儿,又是回复这种状态。

    她一定是有心事儿的,小洛这样想着。

    小洛盘算着要不要帮帮她,把今天的剩下几位面试者都自己接待完,让会长好好休息一下时,如同马蹄一般疾乱的脚步踏了过来。

    “周君兰!”一声吼叫把周君兰从迷糊里一脚踹出来。

    洪封直接从队尾冲过来,像只愤怒的公牛,脸上带着怒气:“给!我的文稿!”

    他像是舞动着一把砍刀一般把文稿挥到周君兰面前,一副她不接自己誓死不罢休的样子。

    “哦?哦,你还是来了啊。”周君兰揉揉眼睛,想要接过文稿,手却又缩了回来,她摇摇头看看队尾:“还是请你先排队好吗?”

    “不行!他酿的。”周君兰发现洪封的眼白中布满血丝,应该是昨晚熬了夜。“这一次,我写得一定让你满意!”他的手微微颤抖。

    小洛在旁边被吼得有些发怵,这人看样子就不算是个善茬,哪有像这样在女孩子面前飙脏话的男生的?她担忧地看了看周君兰,发现她的脸庞依旧平静。

    “为了公平起见,还是希望你尊重一下后面的同学,谢谢你了。”

    这个带着文静和稚气脸庞的小姑娘说出的话,就如同法官判决后的断论一般带着威严,洪封是理解自己行为的霸道的,他只是习惯性地相用这种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马上还要去食堂抢关东煮,比起这,他更喜欢在那儿排队。

    就如同是天生的克星,周君兰总能让洪封束手无策。

    时间读秒流动,当洪封听到高一年级的上课铃声已经打响时,他算是知道了,自己应该是没时间去食堂买吃的了。

    “下一位。”

    满脸怨念的洪封走向前,递上文稿。吸取了教训的他,自己写了篇故事,说的就是一位男生屡次参加文学社都碰壁,但其实往往是自身的缺点导致了这种结果,他改过自新,用了一星期时间把这段经历记录下来,至于结尾,他留了个悬念。

    周君兰越看眼前的文稿,脸上的笑意也就越浓。

    “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她笑着说。

    洪封惊喜地像个小孩子跳起:“所以,我”他突然觉得这样有失自己的大男子汉形象,于是他又重新坐下,像个谈判官一般伸出手来:“那你们意下如何?”

    小洛接过话:“具体的结果要在周五公示,因为还有三天就要举行迎新晚会了,社团内部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也可能推迟。所以,请你耐心等待。”

    “哎呀,好好好!”洪封摆手,装作一脸不耐烦。

    “不过”周君兰补充了一句:“我觉得希望还是很大的,相信你可以。嗯看你眼里的血丝,应该是熬了夜吧。”她抬起手来指向食堂:“下节课段老师有点儿事儿,你现在去买早饭还来得及。”

    洪封一惊,像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在和自己对话。

    “你怎么知道。”

    “你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和打雷一样,也不只我一个人听见。”周君兰抬头,伴着眼角下的泪痣露出微笑,洪封发誓,上次见到让自己如此喜爱的面孔,还是小时候,卖冰糖葫芦的小姐姐推着车路过门口时,老板娘脸上灿烂的笑容。

    走在食堂路上的洪封脑海里蹦出一个天大的错觉:她不会是喜欢我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