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耽美百合 >> 难哄竹已

《难哄》

难哄,难哄小说阅读,耽美百合小说,难哄由作家竹已创作

作者:竹已

主角: 温以凡 桑延 钟思乔 穆承允 嘉许

标签: 现言 婚恋情缘 都市言情 同人小说 女频频道 耽美百合 作者:竹已 完本 人心 小兵 跌宕起伏 广告 好书 连载 连载中 情节 心弦 阅读体

相关推荐: 类似难哄的小说 主角是“温以凡桑延”的小说 “温以凡 桑延”《难哄》 难哄百度云下载 [已完结]《难哄》免费全本 [已完结]《难哄》大结局 难哄笔趣阁 难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桑延温以凡 难哄桑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难哄竹己

类型:耽美百合

最后更新:2022-01-23 21:17:29

小说难哄是由竹已连载中的一本非常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难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小兵免费提供难哄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阅读体验。995436

全本TXT下载:难哄(竹已).txt

开始阅读难哄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桑延视角 07年, 高考结束,桑延迎来了人生最漫长的一个暑假。从北榆回来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 他都没再听谁提起过温以凡这个人。 他考了个好成绩, 拿到了国<i text="&#x5185;"></i>排名靠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父母高兴骄傲, <i text="&#x4EB2;"></i>戚时不时拉他出来夸赞, 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淹没在喜悦之中。 <i text="&#x8131;"></i>离了学习重压的苦海, 桑延的时间变得宽裕, 生活也丰富而充实。 桑延没跟任何人提及与温以凡那段,本以为能看到曙光, 却无疾而终的关系。他照常跟朋友出去打球玩游戏, 照常在父母的教训下不耐烦地照顾妹妹,照常熬夜睡到日上三竿。 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 这事儿似乎格外简单。 离开了那座城市,只<i text="&#x8981;"></i>他不再主动去打探,就等同于切断了两人间的交集。不需<i text="&#x8981;"></i>刻意为之, 他就能彻底地从她的世界<i text="&#x8131;"></i>离出来。 不费吹灰之力。 桑延从没刻意去回想过温以凡这么个人。 他觉得这只是一件运气好,又不太好的事情。 运气好,遇见了喜欢的人。 运气不好,她不喜欢我。 极为平常。 平常到,让他觉得多说一句, 多难过一秒, 多想起她一次。 都显得矫情至极。 …… 再次想起温以凡,是在到南芜大学报道那天。 桑延认识了同宿舍的段嘉许, 并得知他不是南芜本地人, 是从宜荷考来的。听到这话的同时,他近乎<i text="&#x8131;"></i><i text="&#x53E3;"></i>而出:“宜荷怎么样?” “挺好的,有空可以去玩玩。”段嘉许笑, “就是气候跟这边差挺多,所以我过来南芜还有点儿不适应。” 那会儿,宿舍其余两人一个在跟家里打电话,另一个在洗澡。 两人大男孩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吹着夏日晚间的风。听到这话,桑延低眼从<i text="&#x53E3;"></i>袋里<i text="&#x6478;"></i>出烟盒,往<i text="&#x5634;"></i>里咬了根烟,不发一言。 他沉默朝段嘉许递了烟盒。 段嘉许接过,却只放在手里把玩着,没多余的动静。 桑延掏出打火机,看着火<i text="&#x820C;"></i><i text="&#x8214;"></i>过烟头,发出猩红的光。他吐着烟圈,模样有些失神,莫名想起了温以凡好像是不太喜欢抽烟的人的。 每回在街上碰到有人抽烟,她都会拽着他的手臂,快步地经过。 桑延也记不太起来,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甘愿变成了,她不喜欢的那一类人。 “怎么了?”见他迟迟不说话,段嘉许随<i text="&#x53E3;"></i>问,“你有朋友考到那边去了?” “不是,”桑延神色闲散,“是我本来想报。” “那怎么没报?” 安静的夜晚,风卷过桂花的香气,带来扑面的燥热。 桑延穿着黑色的T恤,眸色似点漆,手肘搭在栏杆上,听着外头不知从何传来的笑闹声。他沉默着,没有回答,将手上的烟抽完。 不知过了多久。 在段嘉许都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 桑延忽然淡笑了声,平静地说:“来不及改志愿。” - 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 桑延结束了军训,被晒黑了一圈,开始了大学三点一线的生活。在这期间,他受到不少女生的追求和告白,却对这方面没有任何的心思。 只觉得麻烦又累,到最后连拒绝都懒得,丝毫不给人靠近的机会。 过得极其清心寡<i text="&#x6B32;"></i>。 桑延并没有觉得自己刻意地在等谁。 他只是不愿意将就和妥协。 他绝不会做出,觉得年纪到了,亦或者是觉得遇到了一个合适的时候,就草率地决定随意找个人谈个恋<i text="&#x7231;"></i>的行为。 他从不觉得,人的一生,是必须有另一半的。 运气好能遇到,那当然很好。 但如果遇不到。 这一生就这么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霜降那天的凌晨,桑延莫名梦到了高一开学没多久的时候,梦到了当时在班里人缘并不算好的温以凡。那个被人在背后议论,起外号仍旧好脾气的“温花瓶”。 醒来时,他皱着眼看了眼时间。 凌晨两点刚过十分。 已经到24号了。 桑延坐在床上醒了会儿神。也许是夜晚情绪的发酵,在那一瞬间,他彻底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冲动。他拿上手机,从床上下来,走到阳台。 他熟稔地在拨号键上敲下了温以凡的号码。 在拨打出去的前一秒,桑延的脑子里还闪过无数的想法。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点她肯定睡了,被吵醒了会不会生气。 会不会看到是他直接不接。 他说了那样的话,再打这个电话是不是不太妥当。 可他想知道,她到了个新的环境,能不能适应。 会不会被人欺负。 可这些念头,都中止于,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般的女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那是头一回,桑延清晰地感觉到。 他原来,是真的,彻底被温以凡抛弃了。 像是堆积起来的情绪在顷刻间爆发,桑延狼狈地低下头,喉结上下滑动着。他把手机从耳边放下,重新拨打了一遍,听着那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样的话。 直到自动挂断,他又继续重复。 执拗般地,无数遍重复。 静到听不见任何的夜,少年靠站在栏杆旁,持续做着相同而无意义的事情。直到手机没电关机,他才缓慢放下手机,独自在阳台呆了很久。 看到天渐渐亮起来了,他才回到宿舍<i text="&#x5185;"></i>。 桑延好像总有说不出去的话。 比如去北榆见她的那一次。 他想了很久,练习了很多次的话,也没来得及跟她说。 而这次。 这句生日快乐,好像也一样。 大概会成为。 这辈子都再不能说给她听的话。 - 大一的那个寒假,桑延被苏浩安拉着去跟高中同学吃了顿饭。也是那次,时隔半年他第一次从钟思乔<i text="&#x53E3;"></i>中听到了温以凡的消息。 当时桑延觉得包厢<i text="&#x5185;"></i>太闷,出到走廊抽烟。 没多久,钟思乔也出来接电话。因为光线昏沉,她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侧的桑延:“你寒假真不回来<i text="&#x554A;"></i>?我还想着你来南芜或者我去北榆找你玩几天。” 听到这话,桑延的动作顿了下。 钟思乔:“为什么不回来呀?谈恋<i text="&#x7231;"></i>了吗?” 桑延看了过去。 “不是怎么不回来?你一个人在那边多惨<i text="&#x554A;"></i>……”钟思乔说,“行吧,那你自己在那边注意点。对了,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网游我下载好了,今晚回去玩。我忘了你说是哪个区了,2区吗?” “那我没记错。不过你怎么会开始玩游戏,我还挺惊讶的。”钟思乔说,“你的游戏名叫啥,我跟你起个姐妹名!”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钟思乔笑了半天,“你这啥名?好,那我起个凶猛的冰<i text="&#x6C34;"></i>。” …… 再后来,桑延从苏浩安的<i text="&#x53E3;"></i>中得知钟思乔玩的那个网游的名字。在除夕前的某个晚上,他在床上躺着,突然起身开了电脑。 盯着屏幕半晌,他打开网页,下载了那个网游。 桑延下意识地想注册个男号,在想到温以凡的时候,他迟疑了下,鼠标一滑,改成注册女号。他盯着屏幕,在输入游戏ID的界面上停了几秒。 而后,他缓慢地敲打了两个字。 ——败降。 他认输了。 他根本就放不下。 桑延玩了几天的时间,直至升到跟温以凡差不多等级时,他才在添加好友的窗<i text="&#x53E3;"></i>里,输入了“温和的开<i text="&#x6C34;"></i>”五个字。 这网游可以随机添加好友,其中一个等级任务就是添加50名好友。 没多久,温以凡那边就按了同意。 通过游戏定位,桑延找到了她的位置。他控制着游戏里的人物,走到她的旁边。看着她独自一人在那打着怪,他也做着相同的举动。 过了好一阵,桑延停下动作,开始敲字。 [败降]:组个队? 与此同时,温以凡控制的人物动作也停下。没多久,她的脑顶跳出了个小气泡。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好。 那一瞬间,桑延彻底认了命,时隔半年的觉得轻松至极。他扯了下<i text="&#x5507;"></i>,想起了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自己说的那一话。 ——“我不会再缠着你。” 是承诺般的话。 犹如从前他对她说的那句“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既然这么承诺她了,就得做到。 但他做不到。 就只能,换个身份,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 温以凡上线的频率不算多,最频繁的是在大一下的那个学期。两人在这段时间里,渐渐熟稔了起来,偶尔也会说几句三次元里的事情。 他知道她在学校里最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知道她在校外的<i text="&#x5976;"></i>茶店做兼职。 知道她一直没有交男朋友。 …… 桑延谨慎而不唐突地,用这种方式打探着她的生活。 之后,也许是因为现实的事情忙碌。 温以凡登录游戏的次数慢慢变少。这个周期逐渐拉长,从几天到一周,再到几周几个月。但这四年里,她一直没彻底断过这个游戏。 两人聊得全是些琐事。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你这个名字还挺不吉利的。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失败和投降?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不对,你这个是读xiang还是jiang? [败降]:jiang。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那你打错了?不应该是将吗? [败降]:将被注册了。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我最近学业太忙了,可能不太会玩了。 [败降]:嗯。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感觉咱俩一直一块组队,虽然不知道你有没有等,但我还是怕你有时候会等我。所以还是跟你说一声。 [败降]:有在等。 [败降]:但我准备实习了,登录也很少。 [败降]:有空再联系。 两人唯一的交<i text="&#x6D41;"></i>方式也就此减少。 桑延照常每隔一段时间会去宜荷一趟,偶尔几次没碰上面,但多数时候都能看到她的近况。看到她又瘦了些,身边交了个新的朋友,头发剪短了,似乎开朗了些。 再之后,微信这个通讯<i text="&#x8F6F;"></i>件上线。 某个晚上,桑延看到“新的朋友”那一栏里,多了个红点。他点开一看,看到对方的名字只有一个“温”,而微信号是wenyifan1024。 ——通过手机通讯录添加。 桑延盯着看了几秒,点了通过。 那头没主动跟他说任何话。 似乎添加他这个事情,只是失误之下的一个举动。 又过了一段时间。 桑延看到她发了第一条朋友圈。图片是一张办公桌上放了一大摞报纸,她配上的文案是:【看了一周的报纸,明天再没事<i text="&#x5E72;"></i>我就开始背了。】 钟思乔在底下嘲笑:【哈哈哈哈哈哈找到实习不错了!】 顺着图上的字迹,桑延认出那是宜荷日报。 再次去宜荷,路过一家报亭时,桑延的脚步稍顿,走了过去。他从钱夹里掏出几张一百,递给报亭的阿姨,轻声说:“阿姨,每天的宜荷日报,您能给我留一份吗?” “<i text="&#x554A;"></i>?留一份?” “嗯,我三个月来拿一次。” …… 温以凡毕业典礼的那天,桑延进了礼堂,坐在后排看着她上台领了毕业证。他看着毕业典礼结束后,她被朋友拉着出去拍照。 在他眼里,她站在人群之中,永远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永远是能让他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存在。 某一刻,桑延从<i text="&#x53E3;"></i>袋里拿出手机。他盯着远处的温以凡,她身陷人海之中,像是被一道屏障与他隔绝开来。 那么多次。 她没有一次发现他的存在。 从始至终。 她似乎从来都看不见他。 桑延身着正式的白衬衫西装裤,尽管他并不适应这样的穿着。他举起手机,时隔四年,当着她的面,喊出了她的名字:“温以凡。” 顺着声音,温以凡茫然地看了过来。 那是桑延第一次,没戴<i text="&#x53E3;"></i>罩和帽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矛盾至极。 渴望被她发现自己,却又不想被她发现。 在温以凡的视线彻底投到他脸上的那一瞬。 桑延还是转了头,往另一个方向走。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温以凡。她的脸上还带着浅显的笑意,似乎还沉陷在毕业的快乐之中。 理应如此。 这是让她开心的日子。 不适合见到,不该见到的人。 他弯了下<i text="&#x5507;"></i>,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片热闹。 犹如以往的任何一次。 他独自一人前来,又独自一人离开。 像是来来回回地重复着,一段孤独而又没有尽头的旅程。 - 毕业后,桑延跟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个酒吧。他留在了大四实习的公司,工作上的事情忙,去宜荷的次数也随之减少。 通过温以凡的朋友圈,桑延知道她换了新工作,去了宜荷广电的新闻栏目组。 其余的,他一概不知。 有空时,桑延会登录一下那个网游。 时隔好几年,这个网游已经渐渐衰败,玩家数量大不如前,好友列表里全是一片灰。顺着地图走过去,只能偶尔见到几个刷等级的工作室。 13年夏天的某个晚上。 桑延在睡前习惯性地登上游戏,这次却意外地看到了已经一年多没登录过的温以凡。他看了好几秒才确定自己没认错,直接飞到她那边去。 [败降]:被盗号了?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你还在玩?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我清电脑<i text="&#x8F6F;"></i>件,突然发现这游戏我还没卸载,就上来看一下。 [败降]:嗯。 [败降]:你过得怎么样? 安静好片刻。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不太好。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生活哪有开心的,但也只能这么过了。 桑延一愣。 那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露出生活的负能量。 又瞎扯了几句。 [温和的开<i text="&#x6C34;"></i>]:我还有事,先下了。 之后,温以凡下了线。 桑延盯着屏幕,良久后,订了隔天中午飞宜荷的机票。 到宜荷已经是晚上了。 桑延坐上出租车,到宜荷广电的门<i text="&#x53E3;"></i>。还没下车,他就见到温以凡从里头走出来。她背着个包,慢吞吞地往前走着,神色有些空。 他下了车,沉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温以凡径直往前走着,穿过一条街道,转弯。路过一家<i text="&#x86CB;"></i>糕店时,她在门外停了三秒,盯着玻璃窗里的草莓<i text="&#x86CB;"></i>糕。 像是觉得价格太贵,很快她就收回视线,继续往前。 温以凡在街道边的长椅坐下,失神地盯着地板。 没有哭,没有玩手机,也没有打电话。 没有做任何事情。 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桑延站在转角处,盯着她看了很久。他的眼睫稍动,转头进了那家<i text="&#x86CB;"></i>糕店,把那个草莓<i text="&#x86CB;"></i>糕买下。他付了款,却没接过店员手中打包好的<i text="&#x86CB;"></i>糕盒。 他指了指外头,提了个<i text="&#x8981;"></i>求:“您能帮我把这个<i text="&#x86CB;"></i>糕给那个坐在长椅上的女人吗?” 店员:“<i text="&#x554A;"></i>?” “就说这是你们店里的新品。”桑延想了个蹩脚的理由,“让她发朋友圈宣传一下,就可以免费送她一份。” …… 回南芜后的三个月,桑延每天都能想起独自坐在长椅那沉默无言的温以凡。某个瞬间,他终于想清楚,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写辞呈。 如果她过得不好。 他好像也没什么<i text="&#x8981;"></i>继续纠结的了。 桑延想起了,在游戏上,他还未来得及发送出去的那句话。 ——你<i text="&#x8981;"></i>不<i text="&#x8981;"></i>换个地方发展? 可他发送成功后,她已经下了线。 从那之后,也再没登陆过。 她依然没有收到他的话。 但这好像也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情。 如果你不来。 那么,我就去见你。 - 正式离职的那天晚上,桑延被苏浩安叫去“加班”喝酒。一进门,他就立刻看到坐在其中一张散台上的温以凡。 她穿着浅色的毛衣,肤色白如纸,<i text="&#x5507;"></i>色却红,笑着跟对面的钟思乔聊天。 一如从前的每个瞬间。 那一刻,桑延有一瞬间的恍惚。 像是进入了幻境之中。 桑延没像以往一样直接上二楼,而是走到吧台的位置,跟何明<i text="&#x535A;"></i>说起了话。何明<i text="&#x535A;"></i>有些纳闷,问道:“哥,你咋不上去?” 他心不在焉地应着:“<i text="&#x554A;"></i>,等会儿。” 何明<i text="&#x535A;"></i>:“那我给你调杯酒?” “不用。” 两人随意扯了几句。 在这个时候,温以凡那头发出了巨大的动静声。他顺势望去,看到余卓手上的酒打翻,全数淋到了她的身上,正白着脸道歉。 她明显被酒冻到,立刻站了起来。 简单交涉完,温以凡似是打算去洗手间。她抬起眼,跟他的目光撞上。 是时隔六年的对视。 桑延定在原处,脑子有些空白。 但似乎是没认出来,也似乎是早就察觉到他的存在,温以凡的眼神很平静。 很快就挪开了视线。 隔壁的何明<i text="&#x535A;"></i>说着话:“诶,这看着还挺好说话,我让余卓处理吧——” 桑延站直起来,看着温以凡的背影,打断了他的话。 “我去吧。” 果然。 他还是难以忍受,这种被她隔绝在世界之外的感觉。 他想见她,那么,他就应该去见她。 既然再没法<i text="&#x7231;"></i>上任何人。 那就穷极这一生。 去<i text="&#x7231;"></i>那个,死磕一辈子,都还是想拥有的人。 —番外完— 作者有话<i text="&#x8981;"></i>说:到这里就真的结束啦,剩下的番外会放实体里。 谢谢大家陪已已这么久,全文订阅的抽30个小朋友送1000晋江币>3 然后说几句: 1.之后会开始修文,捉虫和修BUG细节那些,感觉我的屁话有点多,会适当删减一下作话(。)看到修改提醒不用进来鸟!!!! 2.然后就是,帮已已评个分好吧!!!对的!这一次!已已依然很不<i text="&#x8981;"></i>脸地求个五星好评!!!就在文章详情页,在评论区旁边qwq求求大家了!!(跪下 3.有缘下本《折月亮》见,谢谢大家,已已永远<i text="&#x7231;"></i>你们>3 <p/
点击播放华人AV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