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巅峰战神 > 正文 第576章 老夫提前恭喜了!

第576章 老夫提前恭喜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旦时效过去,吕廷就是一块橡皮泥,随便张锦绣捏。

    “吕宫主,不可恋战,速战速决!”

    关之林不傻,他给十位宫主用的药水,当然知道时效性。

    且,吕廷十人都是以低修为融高修为的鬼士,这种能量的发挥现在是最高点。

    如果被张锦绣拖住,随着吕廷释放法相和力量,来自鬼士的能量会直线下降。

    不在能量最高点好好利用,等到能量处于低谷,那时再想发力就晚了!

    “属下明白!”

    吕廷提起了大刀。

    “鬼士家族退到湖岸等待参战,没有我的命令,不可擅自行动。”

    关之林朝着湖中的鬼士下了令,不过在下令之前他掏出了一个蓝色的瓷瓶,抬手丢尽了湖中。

    瓷瓶入水后,闷声炸裂开来,激起小小的水花,流出了一些泛黄的液体。

    然后,沉睡中的鬼士睁开了那双只有黑瞳的双目。

    哗啦啦……

    一千名鬼士集体动了,带动着水花,踏着淤泥,向着岸边前进。

    顷时,整片未名湖狂风大作,缕缕黑色的鬼气不断团聚,将这碧绿的湖水染的漆黑无比。

    秦楚歌在湖面上如履平地,迈出步子走到了观湖岛。

    关之林也退到了观湖岛,把战场留给了吕廷和张锦绣。

    “卢先生……”

    关之林跟卢元霸打招呼,抱了抱拳头。

    卢元霸微微颔首,算是应了。

    “聊聊?”

    他不跟关之林搭腔,却主动向秦楚歌开了口。

    卢元霸此举把关之林气的咬牙切齿。

    “我见了国君都不跪的,你跟我聊什么?”

    偏偏,秦楚歌还没有兴趣跟卢元霸聊。

    卢元霸:“……”

    “我要是卢先生,绝对赏你一个巴掌!”

    “卢先生乃护国大能,走到哪里都代表着炎夏国君,人家主动攀谈,你还不领情?”

    “秦楚歌,你越来越放肆了!”

    关之林挑拨离间。

    “我若是你,应该把嘴巴闭上!”

    卢元霸终于搭腔了,却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关之林。

    关之林:“……”

    老匹夫,老子替你打抱不平,你还反过来训斥我?

    得亏你今天不参战,若是你参战,老子打的满地找牙!

    关之林强忍着怒火,把脑袋撇到了一边。

    “未名湖一战后,御林府总管一职也要揭晓,聊这个你有兴趣吗?”

    卢元霸不甘心,再次抛出话题,吸引秦楚歌的注意。

    “嗯?”

    秦楚歌没回头,关之林把刚撇过去的脑袋转了回来。

    “靠山王挂了,最有资格当选御林府总管的就是我关之林了吧!”

    “秦楚歌,千万别死,要看着我身披御林府战袍荣登宝座哦!”

    关之林阴阳怪气的说道。

    “让我出任总管一职,必是跟之前一样,我做甩手掌柜,萧巍来当副总管。”

    “俩老头加穿龙袍的昨晚没怎么睡吧!”

    秦楚歌笑了笑,算是正面回了卢元霸。

    关之林:“……”

    这牛笔吹的,自个就把总管和副总管安排好了。

    “你怎么知道提议萧巍当副总管了?”

    “你又怎么知道元老和国君彻夜不眠?”

    卢元霸满目震惊。

    他震惊完全是以为秦楚歌深夜填入了皇家大院。

    皇家大院是卢元霸的保护区域,有人潜入窃听了元老和国君的会议,乃至悄然离开他都没有发现。

    这是重大失职!

    “我猜的,我要想去皇家大院,何须潜入?”

    “我直接表明身份就进去了,穿龙袍那位巴不得我去金銮殿取走四海刀,你想多了!”

    秦楚歌抬手拍了拍卢元霸的肩膀,打消着他的疑虑。

    卢元霸左右一想,这才释然的舒了一口气。

    的确,秦楚歌没必要深夜潜入皇家大院。

    他的修为在这摆着,身份和地位都已经跟参天元老平起平坐了,压根不需要做偷鸡摸狗的勾当。

    可是,卢元霸不得不承认,秦楚歌所言完全正确!

    御林府总管一职的人选的确已经商讨完毕,哪怕靠山王不死,他的呼声再高,在卢元霸等人眼里,也只有秦楚歌配得上御林府总管一职。

    可惜,靠山王不仅犯了欺君之罪,还密谋帝国贼子,早已被炎夏国君定下了死罪!

    两位元老和国君彻夜不眠,除了敲定了御林府总管一职的人选,还把龙虎司扶正的初步方案商讨了出来。

    未名湖一战后,要揭晓的事情会通过皇令昭告天下。

    “老夫提前恭喜了!”

    卢元霸朝秦楚歌拱了拱手。

    关之林不以为然道:“卢先生怕是恭喜早了,我那一千名鬼士可不是吃素的。”

    “你应该恭喜我才对,御林府总管非我莫属。”

    “那就拭目以待!”卢元霸冷冷的回应了关之林。

    湖中心的战斗已经打响。

    张锦绣听取了秦楚歌的意见,一上来并没有猛攻,而是以防守为主。

    反观吕廷,一把大刀耍的虎虎生风,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玩命的攻击。

    他融合了鬼士的修为,体内爆棚的能量需要宣泄。

    吕廷并不知道关之林给他的药水有时效性,他和其他宫主一样,只当是关之林好心,这种药水能巩固融合后的修为。

    “老匹夫,倒是小瞧了你,活了一百多岁,底子真踏马扎实!”

    吕廷久攻不下,郁气横生。

    张锦绣的修炼底子特别扎实,他退隐江湖之前就已经是中天位了,所以没有被统计进武道榜单。

    如今重出江湖的他只能比以前更为敦实,每一招的防守都做到密不透风。

    吕廷乃后起之秀,跟这样的老前辈对招,若非有邪魅的鬼士能量增持,怕是早就被张锦绣打成死狗了!

    “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邪不压正!”

    张锦绣抬手向着湖中一抓,取水凝浪,一道水墙挡在了面前。

    吕廷挥舞着大刀,腾空威压,邪恶的鬼士气息在周身不断流转,他握着的已经不是一把明晃晃的大刀,而是一团攒聚浓郁黑气的鬼刀。

    轰!

    鬼刀砍下,击打在水墙之上,水花四起,亦如大雨倾驰。

    张锦绣再凝一道水墙,游走在湖中,就是不跟吕廷正面硬刚。

    这种遛狗的打法让吕廷属实的不适应。

    表面上看,吕廷处于上风,他在追打张锦绣,可是真实的情况只有他自己知道。

    随着他不断凝聚鬼刀法相,体内的鬼士能量一定是在不断缩减的。

    鬼士能量从最高点往下跌落,整个过程肯定是隐形流失,但透过吕廷凝聚的法相威压和轰出的力量足矣体现出来。

    他现在轰出的威压力量,肯定是要小于第一击的。

    “怎么回事?我身体的能量怎么有骤减的趋势?”

    到底是自己个的身体,吕廷有着最直观的感应。

    他不断的朝张锦绣施压,如果一招两招还觉不出什么,现在已经打了几十个回合了,他肯定发现了端倪。

    “废物,一早就告诉你要速战速决,这踏马都打了几十个回合了,能量一直在骤降,你等死吧你!”

    关之林暗暗咒骂着。

    同时,他向岸边的其他宫主使了个眼色。

    其他九位宫主会意,立即做好了一起出手的准备。

    围绕在吕廷周身的黑色鬼气也有递减的趋势,最初十分浓郁的鬼气慢慢稀薄了起来。

    张锦绣等到了总攻的机会,他忽然间停下了游走的身体,两手不断交叉,一缕缕至纯的霸气开始在其手指上飞舞起来。

    顷时,张锦绣后背炸出了一团金色的气息。

    随风舞动的金色气息,腾空窜起,化作一座座金色的浮塔,傲立当空。

    “这……”

    关之林倒吸着凉气。

    他完全没想到,张锦绣竟然入了大天位!

    这一座座金色的浮塔,不是七指造浮屠的大天位入世境,又能是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