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自挂东南枝

第四百四十七章 自挂东南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疯子,我哪里说了,我没说!

    张寿甚至还没来得及骂出口,来无影的花七就直接去无踪了,他顿时气得不轻。直到这时候,他才算是第一次意识到,阿六口口声声的疯子,那确实是如假包换的真疯子,就连这种乱传人言的事都做得出来,那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他让这种人去帮忙训练人手,不会在家里上下也训练出一堆疯子吧?

    这么一个突兀的念头生出之后,他真是越想越担心,等到阿六回来之后,他干脆就对其说了花七刚刚过来之后的那番言行,果然,就连小怪物似的阿六,也不由得眉头大皱,随即就小声抱怨道“少爷这儿有我就够了,皇上派疯子那个家伙过来干嘛?”

    “我也这么想,但大概是皇上觉得,那个疯子在莹莹家里呆的时间长了,干脆陪嫁过来算了。当然更重要的是,谁让你阿六只有一个,分身乏术?”

    张寿总算恢复了过来,此时玩笑似的冲着郁闷的少年打趣道“要是有两个你,家里放一个,我随身带一个,那就什么事都没了。要是有三个,家里放一个,我再带一个,再放一个去外头给我打基业,那我一辈子就吃用不愁了。所以,给我一堆阿六,打下世界也不是梦。”

    对于阿六来说,这简直算是最大的夸赞了。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随即就有些闷闷不乐地说“可惜世上没有分身术……我要是有几个兄弟姊妹就好了!”

    张寿没想到一句玩笑话竟然能激起阿六认认真真的思考,他不禁哭笑不得,捶了捶少年的肩膀就笑道“龙生九种,各有不同,你就算有兄弟姊妹,他们也有各自的性情和爱好,哪会和你一样?又不是复制人,全都和你一模一样的德行!”

    他在阿六面前无所顾忌惯了,说完这话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口误,继而转身就走,可谁知道紧跟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了阿六的声音“什么是复制人?”

    张寿一下子停下了脚步,随即拍了拍脑门“我真是昏头了,竟然和你说这个!”

    他本想岔开这个话题,可回过头看到阿六目光炯炯地注视着自己,他只能叹了一口气道“复制人就是从生理特征上来说,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如今这世上可没有这样的技术,所以你就死心吧。”就算我前世里有这样的技术,复制人也是禁止的,更何况记忆还没法复制。

    至于复制性情这种东西,那就更加没有了。也只有科幻小说里才有……话说他想这个干嘛?难道还想真的复制一堆阿六出来?真是,全都被花七那个该死的疯子带歪了!

    张寿正无奈于自己那太过发散的思维,阿六却在遗憾自己没有兄弟姊妹,更不会分身术,浑然没去想如果这一点真能实现的话,那么兴许会变成恐怖片。

    主仆两个和小花生四人很快汇合,张寿却发现,四人仿佛全然没有觉察刚刚另一边的闹剧。再一问,他更是哭笑不得。

    原来,就这么丢着他们四个在一边的这会儿,小花生在往日常常自惭形秽的萧成面前,炫耀似的唱了一遍那首《长恨歌》,还号称是只听一遍戏词就记下了,而萧成却压根不信,一大一小竟是就争执了起来。

    最后,两个小家伙甚至还打了个赌,看谁能更快地背出一首长诗。只不过,对于腹中诗书全都很有限的两人来说,找哪首诗来测试记忆力,却成了一个难题。

    因此,此时此刻看到张寿,他们就全都找他做评判。难得看到读书困难户小花生和好学分子萧成比拼,张寿顿时觉得很有趣,因而他沉吟了片刻就笑着说道“那就《孔雀东南飞》吧。这样吧,我先一路给你们讲一讲这首诗,回头你们俩到家之后,再试试看谁背得快。”

    话说回来,小花生你别背了一首《长恨歌》就得意,刚刚我走神了,指不定你怎么缺词少句呢!而且,要知道《长恨歌》你是听到过曲调的,而《孔雀东南飞》这首长篇叙事诗,虽说肯定有那些戏班子改成唱词,可小花生你却没听过,得你自己现编!

    等回头背诗……不对,唱诗输给萧成的时候,你别哭就好!

    张寿心里这么想,嘴里却笑呵呵地讲起了孔雀东南飞的故事。果然,焦仲卿和刘兰芝那段因为孔雀东南飞而千古流传的故事,萧成和小花生全都没听过。一个是因为年纪小还没读到《孔雀东南飞》这种长篇叙事诗,一个是因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从来就没好好读书。

    再加上一般人也不会拿这种故事讲给小孩子听,所以张寿绘声绘色地这么一讲,哪怕小花生和萧成都还小,却都听得眼泪汪汪,对于恶婆婆和恶哥哥一通咒骂,就连对读书从来不感兴趣的杨好和郑当,也不禁都觉得眼睛有点酸,鼻子有点堵。

    “刘兰芝真可怜!”杨好瓮声瓮气地说,“她怎么没碰上我奶奶那样的婆婆,我奶奶对我娘可好了!我爹和我娘只要一吵起来,我爹肯定要被我奶奶骂得狗血淋头!我爷爷也一样,他因为我爹自己心情不好就冲我娘发火,下狠手揍过我爹好几次了!哎哟!”

    杨好刚说完,脑袋上就挨了张寿的一记暴栗。

    “你爷爷娶你奶奶之后,只要对你奶奶一丁点不好就被你太爷爷打。你爹娶你娘,也是对她只要声音高一点就被你爷爷打。你爷爷成天在外头说,杨家的祖训就是成婚之后,小夫妻有什么错打儿子就对了!”

    “你爷爷当初还说,不论穷富,娶个媳妇要花多少钱,多少精力!媳妇不好那当然是要管教,可要是好儿媳却因为被儿子不懂事又或者公婆不懂事被逼走,那是自己作死!他也不知道从哪听了孔雀东南飞的故事,那一阵子见我就说焦仲卿他老娘是脑子有病!”

    说到这里,张寿想起那年纪大嗓门却也越发洪亮的杨老倌,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已经有两个儿子几个孙子,在整个村里算是德高望重的老头儿,是个脑筋极其清楚的家伙。因而,他说到这里,就似笑非笑地瞥了杨好一眼。

    “杨好,等你日后娶媳妇之后,你就能体会一下你爹拳头的厉害了!”

    还没想过娶媳妇这档子事的杨好顿时傻笑了起来,一旁的郑当看人这蠢样,不由得捂住了脸,你都没娶媳妇,傻笑什么!

    而萧成和小花生你一言我一语,却都在骂焦仲卿没用,护不了媳妇管不住娘,到最后只能上吊,简直笨死。到最后,本来很有几分水火不容的小家伙,一双手竟是紧紧握在了一起。

    面对这样的情景,张寿已经是无话可说了,等到了萧家,他就在书架上自己给萧成买的那一大堆启蒙书籍中,找出了那一本《太祖钦定长篇古诗集》,寻到了那一首《孔雀东南飞》。

    感谢太祖,当年钦定把《木兰辞》、《孔雀东南飞》、《春江花月夜》、《梦游天姥吟留别》等几首八竿子打不着,但有一个明显特色,那就是篇幅过长,名声却很大的诗,全都归到一本诗集里了。否则他此时还不知道在这年头的各种诗集里,《孔雀东南飞》该往哪找去!

    总不能他还特意为两人默写一遍来看吧?

    此时此刻,拿着书的张寿先给四个小家伙全都念了一遍,见刚刚听故事时还挺起劲的两个融水村少年杨好和郑当此时听着那一首长诗,四只眼睛全都变成了蚊香眼,他就没好气地把人都给撵了走,随即才发现阿六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溜了。

    张寿也没打算一直教两个孩子背诗,两遍之后,他就把书交给了认字的小花生,让他务必教了认不全字的萧成好好通读完,至于背诗的成果,他隔日再来检验,随后就不负责任地出去了。反正,他打算一直把小花生扔在萧家,也好让两个竞争对手相互促进。

    当一行人回到张园时,已经是傍晚了。

    中午吃得饱,一天不会饿,至少正在长身体的他和阿六也好,杨好和郑当也好,在外头兜兜转转一下午,甚至还悄悄溜去宛平县衙附近转悠了一圈,发现衙门因为那一桩突如其来的案子从上到下鸡飞狗跳,方才满意溜走,可他们这会儿全都觉得满腹美食还没消化干净。

    此刻,才刚进门的张寿,迎来的却是一样高速飞来的神秘物体。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阿六就窜上前一步,眼疾手快正要拦截时,少年却看清楚了飞来之物后头那个气鼓鼓的人,一愣之下顿时忘记了动作,结果那个掷过来的毽子正中他脑门。

    面对这一幕,朱莹先是一愣,随即就叉手恼怒地质问道“阿六,你明明能躲开,也能伸手拨开,怎么干站在那儿不动?”

    阿六想都不想就直截了当地说“躲开会砸中少爷,伸手拨开你会不高兴的。”

    “你就知道护着阿寿这根木头!”

    见朱莹恼火地一跺脚,再看她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张寿就知道她对阿六后头半句回答其实非常满意,这娇嗔只不过是习惯性使然。当然,他更知道她这会儿生气的是什么,无非是自己跑到兴隆茶社去凑热闹,却没有带上她,于是大小姐不高兴了。

    发觉挨了一毽子的阿六已经朝杨好和郑当一招手,直接牵马溜了,而老刘头招呼门房把门关上,他就走到了朱莹面前,随即一本正经地说“我今天是去看看陆三郎操办得如何,想着第一天乱哄哄的,就先自己去,打算下次带你一起。果然,最后出了一场不小的乱子!”

    他在兴隆茶社下那一出闹得这么大,接下来又在附近的菜市大街上演了一场更绝的,南城一霸汪四爷直接如同死狗似的被人送进了宛平县衙,这么大的消息,赵国公府怎会不知?

    朱莹就是因为听说了,这才吃了一惊,可跑来张园问究竟,张寿却迟迟不见回来,她足足等到傍晚,再好的脾气也耐不住了,更何况她从来就不是好脾气。

    可此时此刻,张寿直接说起当时的那一幕,她顿时心头一凛,下意识地忘了之前的愠怒,连忙问道“那些狗东西没伤着你吧?你就应该叫上我,怕什么,再大的乱子我也见过!要是当时我在的话,我看有谁敢打你的主意!”

    是啊,我一个人虽说显眼,但带着几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半大小子,就很容易让人认为是好捏的软柿子,可只要再加上大小姐你,那再贪得无厌的人也会动脑子想一想。到时候,这南城第一枪也不会以这样出人意料的形式打响,更不会收到眼下这样的结果!

    要知道这样的戏码并不是提前预备的,他只是让阿六提防各种人多时可能发生的大小案子,做好相对的预案,当然,诸如那天他约见宋推官以及林老虎目睹的那种欺压良善的小案子类似的小事是最容易处置的,结果因为那劲爆的诬良为贱,压根就没用上!

    张寿心里这么想,可他更知道,要真的直截了当对朱莹这么说,那么他就可以自挂东南枝了。于是,他只能咳嗽一声道“我知道莹莹你不怕这些小乱子,可我怕。自从我们认识,你算算已经卷到多少危险的事情里去了?所以,我想在你去之前先把那些不安因素给除了。”

    “否则,到时候大煞风景不是吗?”

    直到听见大煞风景四个字,朱莹方才有些发怔。她一动不动地盯着张寿看了好一会儿,等惊醒过来后就嗔道“真是的,阿寿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什么叫我卷到多少危险的事情里去了,明明好多次你也是被我害的!都这么久了,你和我还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张寿没有再辩解,而是笑看着她。果然,只是片刻功夫,朱莹就旋风似的背转身去,随即低声嘟囔道“这几天你明明闲了,却只顾着自己在外头乱逛,问你你就这么敷衍我。”

    知道朱莹就是抱怨抱怨而已,张寿自然也就顺势上前牵了她的手。发觉大小姐毫不犹豫就反握了他的,他就知道此时她其实已经消了气,也就顺便一路走一路说着今天那几个倒霉的惯犯。当他说起这几人用这等手段也不知道在外城掳去了多少人,朱莹就爆了。

    “南城兵马司那些尸位素餐的,就该自挂东南枝!和光禄寺一样,把他们全都扫地出门!”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