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好久不见?

第四百二十九章 好久不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叫做转移注意力?在最近京城各种事情层出不穷,一桩又一桩引来无数惊叹和关注的时候,用一桩声势更大的事,将京城百姓对前头这一系列事件的关注转移到另一桩更容易让人参与进去的事情上,这就是张寿的想法。

    所以,他前一天晚上请了葛雍三人吃了那三顿午饭之后生出这么一个念头,就立刻差遣人送了信给朱莹,而朱莹一早就进了宫。至于她说服皇帝,甚至都没用上盏茶功夫……

    此时,眼见孔大学士等三位阁老都走了,朱莹这才从屏风后头溜了出来,随即笑嘻嘻地说:“看他们脸色,一副恨不得和皇上您当场大吵一架,也好显摆一下刚正不阿的样子,结果却不得不忍气吞声,真是太解气了!尤其是刚刚孔大学士说台谏举荐却被皇上驳回来……”

    “嘿嘿,他那副始料未及的样子看着真有趣!”她啧啧一声,忍不住又伸手去抢皇帝手中那木人,随即摩挲着那连衣褶都精细而生动的纹路,这才头也不抬地说,“不过,皇上你答应得好快。阿寿送信给我的时候,我都觉得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说服您呢!”

    “那个御厨选拔大赛的点子是挺有趣的。一来,张寿在信上举了他和老师还有那两位老先生众口难调的例子,所以认为一个人推荐太独断,朕觉得很有道理。二来,京城最近事太多,来一桩喜庆的节目让普通百姓乐呵乐呵,顾不得那些纷乱,很符合朕心意。”

    皇帝顿了一顿,随即一手支着下巴,兴致盎然地笑道:“三来,朕很喜欢热闹,而张寿的这一出,那竟是京城这些年来少有的大热闹!能够与民同乐,有什么不好?寻常百姓一年到头,哪里有多少娱乐,如今肯定有大厨为了扬名而引诱更多人去试菜,那不是很好?”

    “盛世气象,不仅仅是天下识文断字晓礼仪,这等丰衣足食之后才能有闲钱闲工夫办的盛大活动,官民同乐,也同样是盛世气象!张寿既然说他来做计划,那就交给他了!”

    朱莹眉头一挑,双手将那自己把玩到爱不释手的木人奉还,随即笑眯眯地说:“皇上还漏说了一样……我和阿寿的生辰就快要到了,那也是明月的生辰,皇上有什么表示没有?上一次我和阿寿是在融水村里过的生辰,还开了热热闹闹的流水席,这次可是在京城!”

    皇帝顿时哈哈大笑,随即盯着朱莹意味深长地说:“那好,这御厨选拔大赛的第一天,就放在八月十五好了,就当是庆贺你们三个人的生辰!这一天,你们三个代替朕去主持盛事!那么多人替你们庆祝,还有什么比这更热闹?”

    朱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得了皇帝这样的承诺,立刻兴高采烈地去了,却是压根提都没提那桩匪夷所思的栽赃案子。

    然而,她没问,不代表皇帝就会装糊涂。他端详着那自己少年时最喜欢的木人,心想时隔多年,与其说是至今还爱不释手,不如说是变成了一桩习惯。而且,看到这个拔剑难制的自己,已经忍了太久的他,也就仿佛是把某股怒火发泄了出去。

    不消一会儿,他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皇上,臣奉旨来见。”

    分辨出这个熟悉的声音,皇帝不禁眉头一挑,唤了一声进来。等到看见难得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只是却换了一身侍卫服色的花七进来,他忍不住上上下下端详了人好一会儿,这才嘿然笑道:“这次居然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既然有人故意把一个蠢货和皇上手中之物送到了阿六手里,那么臣这边只用一日就查到线索,自然是理所当然。”

    花七说着就躬身行礼道:“臣已经查得,是坤宁宫徐尚仪冒充御膳房周掌御,模仿他笔迹给郭尚宫送的信,然后郭尚宫信以为真下手盗窃了禁物。而徐尚仪在交待此事时,忿然说是为皇后和大皇子报仇出气。”

    皇帝顿时气得笑了:“你确定她真的是这么说的?她觉得这是报仇出气,而不是给皇后母子惹出天大的麻烦?”

    “臣确定,她就是这么说的,而且不只是臣一个人听见,楚公公也在旁边听见了。最重要的是,”花七顿了一顿,这才抬起头来,非常无奈地说,“臣已经是在别室审她,可皇后竟然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她还认出了臣是赵国公府的人,于是大发雷霆。然后……”

    他再次停顿了一下,仿佛在犹豫着怎么组织语句,毕竟,皇后的那些话实在是很难听。

    然而,皇帝却意兴阑珊地阻止了他:“如果是她搬弄是非,骂什么污言秽语,那就不用说了,朕懒得听,省得听了之后又火冒三丈。你只需告诉朕,皇后对徐尚仪招认的这件事有什么回应?是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还是破罐子破摔一口承认?”

    哪怕花七一贯天不怕地不怕,但复述皇后骂皇帝和朱家时那些污言秽语,他确实还是有些忌讳。而皇帝最后这个问题,他却还是能够回答的,而且答得也很爽快。

    “皇后一口就承认了,声称徐尚仪只不过是听她之命。当然徐尚仪一个劲否认,说只是自己自作主张,但皇后却冷笑说反正大皇子已经被皇上糟践成了那个样子,如果皇上要给外人一个公道,那就直接把她也一块打发去宗正寺吧。”

    对于皇后的大放厥词,皇帝并不觉得意外,也许是因为哀莫大于心死的关系,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对她不抱什么期待了。然而,他此时还是认为,她应该只是因为事到临头而心头怨恨,于是方才不顾一切大包大揽。

    就算人真的愚蠢,也不至于觉得这样陷害朱莹和张寿就真的会成功——而且成功了又怎么样,就算朱莹真的偷拿了他的东西,他难道不是把那丫头叫来劈头盖脸骂一顿就完了?

    “好了,朕都知道了。这件事不用再查了,你回赵国公府之后,也对赵国公把事情原委说一声,就说事到如今,差不多也已经到那一步了,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等这件事完结之后,莹莹也没多久就该要嫁了,你也不用在朱家呆了,索性去张园,帮她和张寿多练几个人出来。”

    见花七爽快地答应一声,随即立刻告退了出去,皇帝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想当初花七就是一听说可以去赵国公府卫护朱莹,就忙不迭满口答应,现如今也是,一听到去张园也同样乐于接受,但要是让人回宫……人绝对不会这么高兴!

    宫里这种地方,住久了真的容易厌倦,容易狂躁……

    当花七行色匆匆溜出宫,随即给赵国公朱泾捎去那个非同一般的讯息时,张寿正陪着陆三郎一块从国子监号舍往外搬。就算两人原本还觉得保留一间就在国子监的号舍比较方便,现在也不愿意偷这个懒了。

    给别人添麻烦的同时,还给自己惹麻烦,何必呢?腾出一间号舍,至少还能住两个监生。

    至于帮陆三郎一块搬东西,倒不是张寿身为老师这么没架子,实在是里头有一小半都是他的书稿。同时过来帮忙的,还有萧成。得知张寿平日中午也要借他的宅子临时午休,萧成简直喜出望外。

    毕竟,身为小孩子的他虽说决意自立自强,可到底还是免不了会有软弱,希望能有人陪着作伴,否则从前扮过几个月鬼的他真要觉得自己也变成鬼了。

    而刚被张寿提溜过来,刚在国子监挂了个杂役名头的小花生,则是晕乎乎地过跟着一块搬书、搬书稿、搬习题册……虽说国子监到萧家挺近的,但马术还完全谈不上精熟的他,来回走了一趟过后,就已经出汗了。

    他最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个貌似憨厚的胖子,在阿六口中是个阴险的算学天才!

    而且之所以跑这么多趟,就是因为这胖子东西多——除却算学书、习题册、稿纸……还有乱七八糟很多书坊中常卖的那种连载的传奇话本,一辆马车一次居然还装不下!他实在不明白,能看得下去那种连叔爷都骂乱七八糟东西的人,怎么还能是个天才!

    他还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即将进入更加水深火热的境地,一直在悄悄地好奇打量陆三郎。就因为这偷看分心,直到他再一次跟着前头的张寿陆三郎来到了萧宅门外时,他陡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嚷嚷:“小花生,怎么这么巧?咦,这不是张博士吗?”

    张寿微微一愣,等抬头望去,就只见那个喜出望外一溜烟跑过来,随即把小花生从马上一把揪下,当众就开始揉小家伙脑袋的,不是老咸鱼还有谁?

    然而,除却老咸鱼之外,他还看到那边厢马车旁还站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和几个仆役下人,但最醒目的是马车前头一个年约二十许的女子,只见人穿着翠绿色的比甲,柳绿的裙子,乍一眼看去青春活力,虽说并不十分漂亮,但那微笑的样子,却别有一番端庄。

    他正在想这拨人是谁,怎会和老咸鱼一路,陡然就听到一旁的萧成大叫了一声:“周姐姐,刘老大人,你们回来了!”

    张寿这才恍然大悟。敢情是朱廷芳的老师刘志沅正好在今天回京了,可竟然会和老咸鱼搭伴一路过来?他与其相信会事情真的就这么凑巧,还不如相信老咸鱼那个自来熟的家伙主动和人搭讪,问出了什么端倪之后就死皮赖脸一路同行!

    看到萧成从马车上跳下来,一溜烟地跑上去,随即一把抱住那个端庄少女就大哭了起来,他也跳下了马,随即就一把拖过了还在装模作样地和小花生嘘寒问暖的老咸鱼:“你不是说要重新熟悉一下出海的感觉吗?怎么有功夫到京城来?”

    “咳,有几个老伙计正在京城,我就过来看看……”老咸鱼打了个哈哈,见张寿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他就赶紧拍了拍脑袋,随即一溜烟跑到刘志沅等一行人那边,点头哈腰说了几句话之后,随即就从马车后头翻出了一个大口袋,随即一把背上,这才又跑了过来。

    “这是我另外一个老朋友刚送到沧州的种子,他刚跑了一趟西边,那边各种各样的小国如今不像当年那样老是乱打一气了,比从前太平很多,丝绸、茶叶、瓷器这些东西都很好卖。不过那边不像南洋和东洋,没有什么特别值钱的,而且货物多了,他们还买不起。一堆穷鬼!”

    “我那老朋友知道我和藏海在藏海下院折腾了不少地,也从那边弄了点种子,分门别类都记了一下大致的名称,食用口感,还有播种收获的月份。就不知道和海东大陆的那些作物比起来如何,要是又能填肚子,又好吃,那就好了。”

    听到老咸鱼用鄙夷不屑的口气说西边欧洲那些小国都是穷鬼,张寿不禁哑然失笑。别看电视剧里把卢浮宫、凡尔赛宫之类的地方以及各种大教堂演绎得金碧辉煌,但实际上在如今这个西方诸国还没来得及从美洲掠夺黄金的年代,西方诸国真的大多数都挺穷的!

    而那些完全被束缚在土地上的农奴,以及完全世袭的领主制,比华夏的制度不知道落后了多少年!那才是真正上升通道完全断绝,普通人几乎永远看不到希望的国度!

    然而,现在却还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他笑着让阿六接过了那袋沉甸甸的种子,随即点点头道:“观涛小和尚被我留在家里指导下头人种地,这些种子一会我就让人先送回去给他。”

    “近期京城多事,我刚建议皇上开大赛选拔御厨,让百姓也加入试吃投票,以此君民同乐。可惜这些种子短时间内还种不出东西来,否则和海东大陆种出的食材一块入菜,推广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刘志沅原本正低头看着泪眼汪汪的萧成,可当看到老咸鱼提了那袋海外种子过去,随即和张寿相谈甚欢的时候,他就立时分心倾听了起来。待听得张寿提到御厨选拔,接下来却又说推广海外良种,他不觉眼睛一亮,随即竟是大步走上了前。

    这时候,陆三郎生怕刘志沅一开口说出什么煞风景的话,胖墩墩的他抢先迎了上去,热情洋溢地招呼道:“刘老大人你可是上京来了,你这旧宅朱大哥都已经给你拾掇好了,但里头摆设都是凭萧成的记忆复原的,还不知道是否一样,不如你先进去看看?”

    刘志沅停下步子,若有所思打量了陆三郎两眼,突然伸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脸。这出人意料的一下登时让陆三郎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他就听到了呵呵一声笑:“小胖子,好久不见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