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我是武神 > 正文 第432章:抹杀殆尽

第432章:抹杀殆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自量力,都给我去死吧。”

    张丞懒得跟他们墨迹了,眸中寒光一闪,扬掌拍击而出。

    砰砰砰砰!

    四道爆响之声,几乎是同一瞬间响起,伴随着四声惨叫,四道身影呼的摔飞出去,掉地上后,无一例外的,全都没了生机。

    “死了?”

    所有人愣在当场,难以置信,熊志强四人就这样被张丞秒杀了。

    片刻之后。

    人群才回过神来,熊志强几人,倒在那里,完全没有了生机,这真的是被张丞杀了啊。

    “父亲……”

    “家主……”

    “城主大人……”

    “家主大人……”

    “张丞这个臭小子,他玛德该死,该死啊……”

    意识到熊志强四人真的死了之后,人群悲愤不已,愤怒吼叫着,向张丞围攻而去。

    “全特么找死。”

    张丞怒喝一声,与此同时,真元从他体内席卷而出,形成一股无比强横的武力,犹如滚滚海浪一般,向人群碾压而去。

    轰轰轰轰……

    陡然间道道炸响声响起,犹如放鞭炮般密集,被那股强横武力波及到的人,无一例外的,全部瞬间炸裂,身体变成了一个个燃放的烟花,化作了满天的碎肉和血水,场面极为的惨烈。

    片刻之后。

    炸响声消停。

    场间所有人都报销了,唯有一人还站在那里,正是熊明,张丞故意留着他,当然不是不杀他,而是因为这厮是罪魁祸首,不能让他死的痛快。

    “你一心指望我死,不把我杀了,你不甘心,但是,让你失望的是,我张丞死不了,今日死的将是你自己了。”

    目光落到熊明身上,张丞讽刺的一笑。

    熊明真是被张丞的恐怖实力,和那杀伐果断的做派,给彻底吓傻了,此刻听到张丞之话,他才回过神来,惊恐万状的大叫声,转身撒腿就跑。

    他真的是被吓破蛋了,跑得比老鼠还快。

    只不过,他这样的逃跑,纯粹是徒劳。

    张丞探手一抓,澎湃的力道席卷而去,下一刻,那正在逃跑的熊明,便是连滚带翻得到了张丞手上。

    “啊啊啊,饶命啊饶命啊,张丞求求你饶,我错啦以后再也不敢招惹你了。”

    熊明被吓得屁滚尿流满脸是泪,惊恐不已的求饶起来。

    “饶你,可能吗?”

    张丞冷笑一声,然后抬指在对方身上点了几下。

    在他最后一指落下后,熊明登时浑身一颤,感觉有无数只蚂蚁,瞬间爬满了他全身,开始啃是他的皮肉,经络,以及骨骼,那种难以形容的求饶声,让他的求饶声,立即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惨叫。

    “嗷嗷嗷……张丞……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张丞将手里的熊明丢掉,不再理会。

    他也没有立即离开,堂堂城主府,肯定搜刮了许多民脂民膏,必定拥有巨额银两,现在灭掉了城主府,自然要搜刮一下战利品。

    所以接下来,张丞进入城主府的库房里,果然不出所料,里面有堆积如山的银子,除了现银,还有银票,此外还有药丹之类的东西。

    张丞将这些东西统统搜刮干净,然后出了库房,离开了城主府。

    而张丞离开之后,熊明还在那里惨叫,久久不停息。

    张丞不是个嗜杀之人,他从来不会滥杀无辜,先前他只是把那些冲上来要杀他的人统统抹杀干净了,还有很多普通的熊家族人,以及熊家张丞则是没有杀了,所以张丞离开之后,那些熊家普通族人和下人,跑过去妄图对熊明施救,只是,根本就徒劳,张丞在熊明身上施展了‘七星噬魂术’,那真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熊明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活活痛死。

    ……

    这次张丞总共在城主府搜刮了数十万两眼子,加上他之前杀掉‘运来赌馆’老板黄志才所获得的五十多万两银子,现在张丞身上仅是银两,就已经达到上百万只多了,此外,还有其他的财务,比如丹药之类的,这些财富加起来,张丞的总身价不能说是富可敌国,那也绝对是富甲一方,妥妥大的大土豪了。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无论是在昆虚界还是在凡尘之地,其实张丞对于钱财,始终是看的很淡,在张丞眼里,钱财如粪土,这话其实一点都不为过,现在的他已是个大土豪,这些银子足够他挥霍一辈子。

    所以从城主府出来后,张丞就没有去苟家,田家,龚家这三家搜刮战利品了。

    张丞也不想在这个城市多呆了,从城主府出来后,便直接飞入空中,要前往下一个城市,继续寻找凌天黎。

    ……

    接下来的日子。

    张丞又辗转了好几个城市,也询问了好多形形色色的人,都没有打听到凌天黎的下落。

    怎么办?

    张丞又郁闷了,但是不能气馁,如论如何,都得找到凌天黎,必须实现自己前世的诺言,找到凌天黎之后,与她成婚。

    “凌天黎有没有可能出了什么意外,不在人世了?”

    张丞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问题,不由得一阵哀伤

    不过随即他又摇头,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如果凌天黎真不在人世的话,玉天仪肯定会撤销那个悬赏令,而玉天仪没有撤销悬赏令,就说明凌天黎肯定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她躲藏到哪里去了?

    张丞正思考着这个问题,突然神色一凝,发现了四股凌冽的杀机,已将自己笼罩。

    “找死!”

    活了几个轮回的旷世老妖,张丞什么样的危险没遇到过,在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过程中,张丞练就了一颗无比强大的心境,此刻凌冽的危险降临,但他丝毫不慌乱,猛地轰出两拳,碰碰两声爆响几乎是同一瞬间响起,与此同时,被他轰砸的两处虚空之中,两道身影惨嚎着猛的倒摔出去,掉地上后,鲜血狂喷,哼唧了两声,便没了生机。

    张丞的动作没停,轰完两拳之后,又一级侧旋踢,伴随着一道爆响之声,一道身影再次那处虚空中显现而出,呼的摔飞出去,掉地上后,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出来!”

    随着这道大喝之声,张丞猛的探手一抓,虚空中一道身影,被他抓住扯了出来,那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貌似被吓傻了,脸色惨白,傻愣愣的看着张丞。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偷袭我。”

    张丞冷声问道。

    “我们……我们是玉女教的四大护法,我们是受教皇玉天仪之令,前来杀你。”

    中年妇女这才回过神来般的,神情惊恐,丝毫不赶隐瞒,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

    “玉女教,玉天仪?”

    张丞一愣,随即脸上烧起了一抹火焰,前世,玉女教的玉天仪就跟自己有仇,这一世,那个恶女又来找自己的麻烦,想要杀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丞怒火蹭蹭的冒,这一世,必须将玉天仪抹杀了。

    “对,是玉天仪派我们来杀你的,因为前段时间,青阳城出现了天地异象,这个事件,实在是太轰动了,很多势力都关注到了这个事件,我们玉女教也被这个事件惊动了,还特意派人去调查了此事,发现那个引动天地异象之人是青阳城张家少主张丞。”

    “调查人员反馈回来的种种诡异现象表明,那个张丞今非昔比,而是被人夺舍重生了,经过进一步调查,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夺舍者正是两年前袭击我们玉女教的那个张丞。”

    “教皇玉天仪获知这个消息之后,愤怒不已,于是便派我们四人来刺杀你,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的实力,竟然如此高强,我们还没现身,就被你秒了。”

    中年妇女将她们四人来这里刺杀张丞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说到最后,不由得感慨,张丞的恐怖实力,真是让她震惊。

    要知道,他们四位护法,全都是真神境强者,竟然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简直是弱小如蝼蚁,这太不可思议了。

    张丞点点头,问道,“还在原来那地方吗?”

    “不在原来的地点,因为两年前的那场大爆炸,已经将玉女教几乎是炸成了废墟,没有重建的意义了,所以,现在的玉女教,已经搬到另一处去了,不过,离原来的地址也不远,就在原来的地方附近。”

    这个中年妇女心中对张丞充满了畏惧,张丞问他什么,她便老老实实的交代,丝毫不赶隐瞒。

    “行了,你可以去死了。”

    张丞扬起了一只巴掌。

    “啊,张丞小哥别杀我,冤有头债有主,我跟你无冤无仇,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求你不要杀我,饶了我……”

    中年妇女悚然一惊,慌忙求饶起来。

    只是,她的求饶声戛然而止,张丞那扬起的巴掌,已经拍下来了,直接将中年妇女的头颅拍碎,瞬间一命呜呼。

    “饶你,那是不可能的,至于罪魁祸首玉天仪,那也必须得死。”

    将手里的尸体丢掉,张丞飞入空中,径直向玉女教所在的方向飞去。

    这里离玉女教很远,张丞持续飞行了好几个小时,也没到达目的地。

    不过这时他却停下来了,因为他发现了一股自己熟悉的气息,咋回事?

    脸上现出一抹疑惑之色,张丞目光向下望去,因为那股熟悉的气息,来自下方。

    他目光往下望时,不由得神色一凝,下方数公里范围之内,山崩地裂,残垣断壁,犹如经历过世界末日一般,满目疮痍,一片废墟。

    愣了一下之后,张丞脸上现出恍然的神情,这就是玉女教的旧址,两年前他在这里燃烧神魂自爆肉身,把这里炸成了废墟,直到现在,两年多过去了,虽然废墟上已经被杂草和矮树覆盖,但仍旧掩盖不住两年前的那场大爆炸所造成的恐怖破坏力。

    张丞笑了笑,向下方的废墟飞去,因为他发现,那股熟悉的气息,就在下方的某处废墟里面。

    “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丞十分好奇,从空中落到地面后,他找了根树枝,开始扒拉起来,因为他发现,这股熟悉的气息,就在他前面的这处废墟里散发出来的。

    片刻之后。

    张丞扒拉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锁定扒开的泥土中一个黑漆漆的物体,不由得眼睛一亮,脸泛喜色。

    “我的纳戒,找回来了。”

    这个黑漆漆的物体正是张丞上一世的纳戒,当时张丞燃烧神魂,肉身被彻底炸成虚无,但是他这个戒指,因为是玄铁打造,质地非常坚硬,而且做工精细,当时那位炼器师,在制作这个纳戒时,考虑到了防暴功能,故意加了防爆设计,所以这个纳戒的坚硬材质和防爆功能,抵抗住了那场大爆炸,没有被炸毁,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之所以张丞会感到这般惊喜,是因为这纳戒里面,不仅有他前世搜刮而来的庞大财物,还有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东西,那就是凌天黎送给他的那个小木人,那可是凌天黎的定情物。

    将纳戒从泥土中捡了起来,张丞用精神力探入纳戒里,查看了一下里面的财物之后,他意念一动,一个物体便是从纳戒里飞了出来,到了他手上,正是当初凌天黎送给他的那个小木人。

    这个小木人的原型就是凌天黎本人,雕刻得非常精美,栩栩如生,看这个小木人,张丞又想到了凌天黎本人,两年多不见了,也不知道那丫头在哪里,现在过得是否还好。

    “一定要找到她,实现当时的承诺,娶她为妻。”摸索着这个小木人,张丞脸上显出一抹坚毅之色。

    “先去把玉天仪杀了,再去找凌天黎。”

    张丞将小木人收进了纳戒里,然后他目光扫向四周,先前那个中年妇女说新的玉女教就在旧址附近,那又在哪里呢?

    这里数公里之内,除了废墟还是废墟。

    数公里之外,则是大山,挡住了视线,看不到更远的地方。

    所以张丞神仙一动,又飞入了空中,然而,举目远眺。

    片刻之后。

    他不由得眼眸一凝,发现目标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