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 夜海龙宫天使劫 > 正文 第七章初次交手

第七章初次交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中午十二点,在人头攘攘的旺角闹市,披着一个黑色挎包的张胜凯从东南日报报馆的门口匆匆走出,他准备坐地铁去新界东采访一起工业意外,他刚一走出,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他面前,车门打开,里面后排坐着一个全套白西装染金发的年轻人,他戴着一幅墨镜,一双黑色的名贵皮鞋发闪油亮。

    “是不是张胜凯先生。”那年轻人向张胜凯作了个招手的动作。

    “我是,不过我现在要去新界东报道新闻,所以对不起,我要先做自己的事,你是谁,你如果有事,我可以留个电话给你,我们下班后再联系,行吗?”张胜凯停下向年轻人解释了一下。

    “不用啦,我送你去新界东。”年轻人作了个招手进来的动作“我有些事想与你谈一下,我们在路上谈,不知张生方不方便。”

    “好吧。”张胜凯想了想,既然对方有事,又愿意送他去采访现场,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黑色轿车开动起来离开闹市向新界东驶去,张胜凯坐在后排那个年轻人的旁边,只见这个年轻人递了一张镶金的卡片给张胜凯。

    张胜凯接过一看,不禁吓了一跳,金卡写着宙斯国际集团总董事长金泉炳的名字,金泉炳,他不正是香港34K前龙头老大金泰来的儿子金泉炳,而他揭露的填海工程意外事件正是宙斯国际集团属下的一个香港工程公司做的,糟了,难道自己报道这起黑工死亡事件引发对方要报复,刚才太大意,不应贪方便随意上别人的车。

    “我是宙斯国际集团总裁金泉炳,很高兴认识你,张胜凯记者。”金泉炳拍了拍张胜凯肩头“叫我炳少就行了。”

    自己上了贼车有什么好说,张胜凯无奈地苦笑一下“金总裁,是不是我报道的填海工程意外得罪了你,不过,我做记者真是无法选择,这起意外死了十几个东南亚黑工,他们全部都有家人,你们属下那间太阳工程公司不应该隐瞒事件,人家离乡别井来这里打份黑工赚点钱也不容易,总不能不明不白失踪,公开这意外可以不再折磨其家人,也让人家有个合理的赔偿,在情在理,我觉得,你不能只替自己的公司想,也要替人家打工仔想想,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说得好,张生,钱要赚得安心才有平安,其实今天我是来多谢你,没有你揭露这起参剧,我都不知下面分公司竟然有一班这样的垃圾,请黑工违法不说,出了意外还想埋尸隐瞒,真是丧尽天良,这种人在公司迟早是个祸害,他们是罪有应得,张先生为民伸冤,我敬重都要来不及。”金炳泉打开侧边车门的冷藏小柜,拿出一瓶法国人头马和两个小酒杯,他亲自倒满一杯递给张胜凯“为张记者的伟大报道干一杯。”

    张胜凯半信半疑地接过了酒杯,他喝了一口笑了起来“最近不知是不是人红是非多,常碰到有钱人,东京我也碰了一个,说了你也不信。”

    “你已经是名记啦,不要小看自己,我常看张生报道的新闻,很有社会启迪意义,张生对社会不良现象的批判入木三分,发人心省,其实是改进我们的社会,让我们的社会更加美好公平。就好似你报道这次填海工程意外,有人说我们损失多少钱,这些人懂个屁,最重要张生揭露这件事,可以让我们们公司看到自己弱点从而改进得更好,成为更有道义的公司,这才是无价之宝。我准备改革公司制度,宙斯国际集团是国际知名跨国企业集团,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慈善事业,我知道你可能对我老爸金泰来印象不好,其实他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他老人家晚年已经信主改邪归正,希望做多些公益事业造福地球,如果不是三年前直升机意外,现在他看到宙斯集团遍及全球的公益医院学校救助所扶贫公路一定欣慰无比,最近,我们集团准备去非洲最穷的几个国家建立五十所医疗所,全面建立公司的公益形象,谁知香港属下的工程公司爆出了这样一起丑闻出来,真是一粒老鼠屎败了一锅汤。”讲到这里,金泉炳露出了悲哀的表情。

    “其实人谁无错,最重要,做错事的时候知道自己做错,愿意悔改,这就是无价之宝。耶稣都说过,当人心回转的时候,天上会有庆典。金总,看得出你很谦虚,谦虚能使人进步,耶稣曾说谦虚是一种福份,金总,我们为谦虚干杯,愿上帝赐福宙斯集团!阿们。”张胜凯与炳少碰杯一饮而尽。

    “张生,不知你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金炳泉趁着酒热打铁。

    “一万八千。”张胜凯回应。

    “那么,张先生,不知你有无兴趣做我们公司的代言公关。”金炳泉命令车头的司机“阿强,把合同拿过来。”

    戴着墨镜的司机阿强一只手稳稳持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把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合同拿起递向后方。

    张胜凯接过合同打开一看,里面是聘请张胜凯做宙斯集团公关部总策划的合约,月薪竟然是二百万,张胜凯负责宙斯集团的各种形象广告和推广活动。

    “张先生,这份工好适合你,你负责本公司的各种形象推广活动,包括慈善公益事业,可以大大造福世界,我知道张生有老婆和儿子,要养家,有很重的生活负担,你需要更多的钱,更重要,这份工也是有益社会的事业,还可以让你社交圈升级换代,人在这个世界谁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宙斯可以改变你的生活,加入我们宙斯集团,我看好你,不知张生有无兴趣。”

    “谢谢金总的赏识。”张胜凯放下合同“你开的人工,真是令人无法拒绝,不过我相信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人,虽然我钱不多,但够用就行,我也生活得很开心,感谢上帝!最重要,我喜欢记者这个行业,我现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搞公关整天与人敬酒拉关系开招待会这种生活真的不适合我也不是我的特长,其实人的一生很短暂,最重要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想改变我现在开心的生活,对不起,金总,我想你还是另请高明。”

    “张生果然是高风亮节,好!我也不勉人所难,不过张生可以把合同和名片收起来,如果什么时候改变主意只要签个名上去来我们公司总部报道就行了,我的金名片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你拿着它可以直上总部找我也不会有任何人阻挡。”金泉炳再斟一杯人头马敬张胜凯“祝你全家身体健康。

    张胜凯看到金泉炳似乎没什么恶意也把合同和名片收了起来,接着他接过金炳泉的敬酒不好意思地一饮而尽“也祝金总的宙斯集团蒸蒸日上。”

    “今天我们就单纯赏酒,张生觉得我的人头马味道如何。”金炳泉笑着问“再来一杯如何。”

    “我一生从来都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感谢金总。”张胜凯满意地笑了笑“不过我还要采访一起工业意外,不能再喝了,对了,我想我差不多到了,再过两个路口,你们在天宝大楼门口放下我就可以。”

    “没问题,张生,那我们交换一下电话,我希望与张生做个朋友,有空出来聚聚尝尝美酒美食,单纯是朋友聊天。”金炳泉笑着道“做记者一定知道很多外人不知的秘闻,我也想想听听,不知张生给不给面子,哈哈。”

    “认识金总是我的荣幸,说不定将来我还要采访你,你太客气,有空聚聚把酒夜谈。”于是两人交换了电话联系方式,车在天宝大楼停下,张胜凯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跑下了车。

    黑色轿车离开天宝大楼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这时,司机阿强开始说话了“岂有此理,这个张胜凯也未免太狂妄了,宁要一万八月薪的跑腿工,也不要炳少二百万月薪的总策划,分明是摆炳少一道,给炳少难看,他以为去东京拿了个狗屎奖就很了不起,简直目中无人,太不给面子,炳少,看来你无法收编他,要不要把他做了。”

    “不要乱来,看清楚再说,也许这家伙在提价,他好似提到东京也碰过有钱人,难道他也有后台?有些情况要搞清楚再说!阿强,有时不要太劳气,其实人红气粗是这样,特别是低层的人,一朝得志最容易忘形了,现在不要心急,等我先跟他做做朋友了解一下,看看他的软穴在那里,每个人都有弱点,就算钱不能击倒他,如果你找到他的弱点,一样可以放倒他。”金泉炳阴着嘴冷笑了一下,这时,他的手机轻微叮了一声,,是太阳工程总经理发了新的电邮。

    打开手机上网的电邮,炳少的脸色一下子全青了下来。

    “炳少,什么事,是不是那个太国黑工又出来搞作。”司机阿强问。

    “岂有此理,我还要被这低级的狗东西折磨到什么时候,现在又要五亿封口费。”炳少大力拍了一下沙发“上次拿了五千万跑掉还不满意,阿强,你请的杀手怎么这么没用,不能一枪结果了他,现在我要被他没完没了地勒索,难道以后我们宙斯集团要被这神桌老鼠操控,难道我出动这么大人力物力也找不出他的藏身之所。”

    “这个太国黑工很狡猾老练,太国警方的兄弟说他一直没打电话给他的家人,我们无法锁定!他发的电邮全是网吧,找到地点也没用,他从来不用同一地点发两次电邮,他真是滴水不漏,我们班兄弟被他玩死。”

    “阿强,现在最重要盯着张胜凯,这个太国黑工为了向我证明他的诚意,可能会向张胜凯爆新料,让更多的报道出来恐吓我们,这次如果他敢再出来,就绝不可以再让他跑掉,现在他有钱,万一整容改换身份,以后我们想追杀他就更难,还要被他没完没了地勒索,阿强,这次你绝不可以再失手。”

    “放心,炳少。”阿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上次请的杀手是个酒鬼,他喝了太多酒去执行任务,这次我会请最顶端的杀手,对了,炳少,要通知方叔前辈吗?”

    “不用啦,那老家伙倚老卖老,老是一副训人样子,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什么事都要请示,都要他亲自出马才能解决,太小看我。”炳少把剩下的人头马白兰地整瓶一饮而尽“祝那老鬼早日归西。”

    <b>

    </b>(1月1日到1月1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