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龙图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天下士族

第一百零一章 天下士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治古铜色的脸一皱,奇怪的说道“既然如此,主公又何须再忧心此事,有精兵十数万,可征天下!届时成王败寇,一切自是由胜利者说了算的。而在如今,不管如何做,恐怕也难堵天下悠悠众口,陛下金口一开,我们的叛军之名估计很难抹的去。”

    刘云说道“我们是有实力,可你认为黄巾军没有实力吗?泱泱九州,聚众数百万,那是真的百万,不是虚词。你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天下,说白了,就是士族的天下。王允、蔡邕、袁氏等人就是士族的代表,也是人才的代表。”

    “若无人才可用,无民心可用,我们还成个屁的事。即便我们可以自己慢慢培养,但这一切至少需要至少数年的时间,到那时候,估计一切早就黄了。很浅显的,没有人才,便没有了人心,又何来精兵强将?”

    “你就瞧瞧现在这天下诸侯,成事的都是一方大员,州牧、太守为主,人家这是正统,脑袋上背的就是天下的民心,干再坏人家也信啊,你有什么办法。再瞅瞅黄巾军、白波军、黑山军,以及各地形形色色,杂七杂八的起义军,世人如何称呼他们的?叛军,造反的。我们也一样,都是农民起义,哈哈。”

    这个世界,看似简单,其实很复杂。

    汉阳归土于民,实行屯田法,讲人人平底,将士领薪,匠工拿筹,可在这一年多的努力下,影响到的依旧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也就仅限于凉州南部、三辅、益州以北巴蜀之地,和整个九州天下相比,微不足道。

    可那些士族阀门,一切依旧,甚至于比以前更残酷。

    但他们一出手,效果却是刘云这般努力的数倍,这就是名与上层建筑所带来的区别。

    杀王允事小,可对汉阳所带来的影响事大。

    这个人他想杀就杀了,一点都无所谓,但这个名,对后期的发展太不利了。

    这种人,必须得有一个恰当的,能够让刘云逆转处境的时机去杀,才杀的值。

    刘云一点也不想如此的谨小慎微,可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士族的世界。

    士庶分流,犹如泾渭。

    念及这些,就让刘云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段经典台词。

    《黑冰》里,王志文坐在铁窗下,对蒋雯丽轻声诉说他的一生,和他眼中的世界。

    他说“人是什么?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人是直立行走的无毛动物而已。但是在我看来,人就像一封不知道从哪儿发出,又不知道发往何方的电子邮件。就是这些电子邮件,组成了一个复杂的人类世界。”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他们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最高层的人,能够充分享受物质和精神的供应,然后随着层次的递减,供应就开始减少。最低层次的人通常他们接受的物质能量,只能勉强维持他们的生活。而精神供应,几乎是零。”

    “他们习惯把人群分成罪犯和非罪犯,就是所谓的好人和坏人,并且由此衍生出一些高尚、卑鄙之类的概念。但是我告诉你,其实一切都是机会而已。穷乡僻壤的犯罪率低,不意味着那里的人就高尚,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没有选择,就不会有痛苦。”

    “你知道权利是什么吗?权利决不是一纸公文就能让你荣辱升迁的某个职务,权力也不是让你实现某种人生价值的行为快感,权力的实质,看你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和控制他人,乃至整个社会的精神生活。”

    年轻时不想承认,但在今日,刘云将这一个一个字,放在眼前的社会,是那么的清晰。

    士族门阀所拥有的权利,就是在这片蓝天下,最大程度的影响和控制着整个社会的精神,而且是深入骨髓的。

    他是出云山上的草寇,即便他麾下精兵强将如云,在这片天下,也依旧抹杀不掉他这个出身,除非有朝一日,他成为那个制定规则的人。

    汉阳在刘云的铁血治理下,规则变了,但这个天下的中心在中原,在洛阳。

    诸葛亮六出祁山,并非是因为益州之地不好,而是因为那里是中原。

    刘云是个穿越者,是一个本应无视这些规则的人,但时代便是如此,他会拖着人走。

    人终归是适应环境而存活的,再如何张狂,能力再如何强悍的人,也避不开。

    避开了,肯定是无法存活的。

    时代变了,物质生活也变了,可《诗经》里的爱情和现在的爱情没有什么两样,和后世的爱情也没有什么两样,那到底是什么变了?

    王治的话打断了刘云的空悟,他问道“既然为时已晚,现在只能想法子去补救了?”

    “不补救了!就这么摔吧,我一座城一座城的改,这个天下,我就不信不会变样。”

    刘云抓了一把山间的风,嘴角的枯草,把他刻画成了一个山巅上的痞子。

    “啊?”王治很诧异的叫道,这个转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在洛阳以西排兵布阵,张开了口袋,等着一个让我们站上权利的云台,以名正言顺的身份挥舞干戚的机会。闻人剑逼着我做了一次复盘,也让我忽然间有些矛盾了,有些想不通这件事了。”

    “即便我们顺了这个名,勤王,勤了天下。在那些该死的士族口中,恐怕我们依旧是出身在出云山上的草莽,依旧是该死的叛军。既然如此,那何不如,直接铁血手段,让他们彻底的胆寒!让他们发自骨子里的害怕我们。这样,起码他们在明面上,不敢造次。”刘云徐徐说道,但每一个字中似乎都带着铮铮刀剑之音。

    刘云在刚刚的一瞬间,想到了始皇嬴政,想到了朱重八。

    不若,能效仿一点是一点吧。

    若不是念在天下民心,念在未来,当真率性而为,这个叛军,刘云早就当定了。

    在对垒皇甫嵩之时,恐怕就已挥师东进洛阳了,曹操不敢废的刘协,他都敢废!

    妙书屋

    sanguolongtu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