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扶明录 > 正文 第1084章 烫手山芋

第1084章 烫手山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十四哥,那阉狗莫不真的要用祖大寿?“多铎忍不住问道。多尔衮呸了一声”他不过虚张声势,故意如此想让我瞻前顾后无法力应付朝中争权罢了,我若信了,必然要留重兵防守锦州,哪里还顾得上招架豪格,这狗太监阴得很“。

    ”我就说么小太监哪来的那么大胆子,真的还敢再用祖大寿在这儿“多铎忍不住骂道”阉狗真是卑鄙的很,可他刚才为何又不敢明说“。

    多尔衮冷笑”不过是怕我临时变卦罢了,他想多了,祖大寿这只老狗哪里比得上老十二,就是一百个也不抵不上十二哥!“说着看向阿济格嘿嘿笑着。

    阿济格长叹一声”多年没听过你叫声十二哥了,罢了,我也知道你用祖大寿十一口子换我回来是咬着牙的,你放心,咱们是一母同胞,你有情我也有意,保定你了!“

    ”对,十二哥说的对,咱们是一母同胞,就得互相帮衬着,谁想欺负咱们都不行!“多铎大声道,多尔衮使劲点了点头,这次就要仰仗两位兄弟了。

    常宇就这样眯着眼看着多尔衮一行远去,许久才转过头目光在祖大寿一众人身上掠过,看得众人心神不安,不管是被逼无奈投降还是其他最终总归是投降了,这是铁的事实改变不了,所以这次被换回来他们也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但一想到东厂的手段还是忍不住心寒。

    ”祖大寿接旨“常宇突的喊了一嗓子,祖大寿先是一怔,随即赶忙跪下,后边子侄也赶紧跪下一大片”罪臣祖大寿恭请圣安“。

    ”朕安,皇上口谕,祖大寿官复原职,为朕守国门,勿负朕重托,钦此“。

    啊,祖大寿跪在地上浑身发抖”臣,臣谢皇上隆恩!“千算万算连抄家灭祖的打算都做好了,可谁想到朝廷竟然既往不咎,还官复原职。

    这……实在出人意料!

    ”祖将军,起来吧“常宇走过去伸手搀起祖大寿”这些日子苦了祖将军了“。

    ”臣,罪该万死!“祖大寿心中五味杂陈,眼睛竟有些湿润,看得常宇都有些意外,这还是那个为守城吃人肉的狠人么。

    ”厂督大人,这,这是怎么回事?“幸福来的太快,太出人意料,祖大寿还是云里雾里。

    ”祖将军,先回宁远咱们再详聊,咱家现在只能这么给您说,咱家是用这个保着您的呀“常宇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祖大寿一怔,赶紧拱手道谢”承督公大恩,这让罪臣情何以堪,这……“他虽听明白了,是小太监作保,朝廷才不计前嫌,可着小太监与自己没有任何交集,为何要保自己。

    这一切或许要等到回宁远后才知道,毕竟这里可不是闲聊的地方,相隔十里近万人马一个不慎就可能发生冲突,应早早离开。

    后方送来战马,祖大寿等人翻身上马,常宇目光一一掠过,祖大成,祖大乐,祖大弼马及祖大寿四个儿子养子祖可法以及几个侄子,内心渐渐热了起来,这就是祖家天团啊,除了吴三桂外唯一可以不动军心掌控关宁军的人物。

    ”哪个是祖二疯子“常宇突然问了句,

    “卑职祖大弼便是”一个四十余中年男子在马上拱手道,他是祖大寿的弟弟(一说堂弟,堂弟之说可能更真实些,毕竟年纪相差太大)

    祖二疯子是祖大弼的绰号,这货骁勇善战是祖家天团里最勇武的一个,每逢上战场厮杀时就会大呼小叫像个疯子一样,平时也是个咋咋呼呼的人绰号便由此而来。

    “听闻你武力超群,本督手下人想和你切磋一下,待回城后玩玩?”常宇淡淡一笑,祖大弼哈哈一笑“定不让你失望的,俺看你体格倒也壮实,不会是个练家子吧要不要……”。

    “大弼不得无礼!”祖大寿轻斥。

    牛逼!就这份气势和自信常宇都喜欢,事实上祖家上下都是悍将,就连家仆都牛逼哄哄,最出名的就是祖宽了,当年也是个人物,只可惜死的早。

    一众人打马狂奔数里外和大军汇合后南下回城,祖大寿等人心中有事,多缄默不语,沈江虎跟着常宇身后,一一指认给常宇“祖大寿身后那壮汉是他长子祖泽润,他祖大寿在崇祯四年诈降时投了清廷,听说还做了不小的官呢”。

    常宇哦了一声“那回头要好好和他聊一下了”。

    “后边那是老二祖泽溥,不是啥厉害角色,倒是老三,喏,那个祖泽洪,自小就跟着祖大寿从军作战厉害的很,后边那个十多岁娃是老四祖泽清……他旁边那几个是祖大寿的侄子,祖泽法,祖泽沛,祖泽盛,养子祖可法……”沈江虎一一介绍。

    常宇却在听到祖泽清的时候眼睛一亮,仔细看了这个十多岁的孩子,眼神东张西望略显惊慌,但其在几十年后可是被康熙帝下旨,不要死的,不接受投降,必须捉了给千刀万剐的,只因他参与三藩叛乱,然后投降后又二次反清,最终被康熙给车裂了。

    真的有其父风范。

    (百度真的很坑爹,查老三祖泽洪资料时,开头写着崇祯十六年(1643年)就死了,下边却还详述其在顺治八年还以军功晋三等子爵,九年晋升一等子爵。至于老二祖泽溥,竟显示生于1644!比老四还小???)

    从塔山堡到宁远城不足四十里地,众人归心似箭打马狂奔,或许各怀心思也没说什么话,不足两个时辰便回到宁远城内。

    祖大寿一行入城之后就被安排在总兵府的一处别院里,常宇令人送了些简单饭菜让他们略微歇息待晚上在正式设宴为其接风洗尘。

    不得不说多尔衮这人做事比常宇地道,至少在对祖大寿一家子没任何虐待,没饿着也没伤着,最多也就是赶路受些颠簸罢了,不像阿济格那样被揍成个猪头。

    总兵府外挤满了人,确切说是挤满了宁远军的将士,听闻曾经的辽东总兵祖大寿回来无疑就是平地一声雷,他们中有不少原本就是祖大寿的部下,此时闻得旧主回来,自也是惊喜交加,在外嚷嚷求见。

    大堂上,常宇端着茶杯眯着眼沉思,半响动也不动,李慕仙在门口来回走动“回来的人太多了,怕是早不是一条心了,大人,您这是在冒险!”

    祖大寿一家十余口曾经皆是大明军中悍将,但有些人早在十年前那次诈降时投了清军为其出力立下赫赫战功,余下一些也满清待了两年,这心的颜色变了没有,谁也不知。

    而就在这种状况下让他们直接空降宁远掌兵权戍守边关,无异是玩火!

    但常宇却不以为然,祖家十几口子都以祖大寿马首是瞻,只要他心定了,别人都翻不起浪花。

    那祖大寿还能如当年守锦州那样破釜沉舟不惜死战为大明鞠躬尽瘁么?

    常宇认为他依然可以,一个人的年纪和相貌会改变,但性格是天生的不会变,最重要的是,大环境不一样了!

    当年祖大寿守锦州数年大小几十战,甚至被团团围住成了孤城一座,即便那样不惜诈降,不惜杀人吃肉也要坚守到底。最终在松锦大战,洪承畴十几万大军溃败后,祖大寿弹尽粮绝回天无力时才迫不得已投降。

    可如今不同了,被清廷揍了十几年的大明开始硬气了,数月间先在宁远大败清军,后又将入关的多尔衮三万骑兵几乎给打残了!

    这会让清廷数年见缓不过来气,如此大好形势下让祖大寿坐镇边关,他没理由不好好干,没理由再去投清。

    更何况在他投降后,并未对其抄家灭祖,一来朝野上也知道他的降清实因孤立无援,弹尽粮绝走投无路而为之,二来,其家族都在锦州城内,死的死了,活着的都降了,抄谁去,灭谁去。就是想抄家你也得进得去锦州城啊。

    总而一句话于公于私,祖大寿都没有再叛明投清的动机。

    至于那些心思不定的,稍作敲打让其知道厉害便可。

    ………………………………………………

    求票票,感谢书友贾外雄打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