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这家古董有妖气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尚阳医院 【18】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尚阳医院 【1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霞姐的这句话一出,顿时整个氛围又凝重了起来。

    因为大家知道霞姐不会在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的。

    而场记在团队里,一直是个老实埋头苦干的人,平日里说话的次数都不多,更别说听他开玩笑了。

    谷淮玉听了他们的一圈对话,顿感有些头大。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闭着眼睛思索了一番后,说道,“算了,你们先下山再说,至于郁曼…”她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她怎么处理才好的时候。

    不知怎么的,她叹了口气,“郁曼的事情,我一会就回去里头找找看,要是能够找到,我就让她下山去找你们。”

    如果不能找到的后果,谷淮玉并没有说出来。

    在场的人也都不笨,自然也清楚她未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导演也跟着叹了口气,语气带了些歉意,“也就只能这样了,这次的事情真是麻烦您了。”

    谷淮玉却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虽然不知道郁曼那里是什么情况,但是并不跟她找长烟,他们的这件事有所冲突。

    准确来说,应该是她找长烟的途中,会顺道找找郁曼。

    如果她运气好的话,就能找到。

    实在找不到的话,她也是没有办法。

    导演叹气点头,最后按照谷淮玉的意思,带领着他的团队下山去了。

    下山前他还拿了把车钥匙给谷淮玉。

    “我们的车停放在山脚,从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可以看到。这个地方不太好打车,您下山的时候,可以用上。”导演伸手指了指前方一条不太明显的小路。

    那条小路明显是最近才被踩踏出来的,地上的叶子带了些绿色,那些被踩踏出来的汁水打落在了地上,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绿色的小道。

    谷淮玉接过了车钥匙,对他们道了声谢后,就目送导演一行人离开。

    确认他们离开之后,谷淮玉这才转身再次进道了医院里头。

    因为这次没有那个木偶搞鬼,一路上倒也还算安静,没事发生。

    只是这个地方,毕竟死的人太多了,一些不可避免的阴气什么的,自然也一直在周边徘徊,消散不去。

    “嘻嘻。”

    谷淮玉走过了一个转角之后,冷不丁的突然听到了笑声。

    听到笑声的瞬间,谷淮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原本打算继续往前面走的脚瞬间就转了个弯,朝着刚才笑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郁曼?”谷淮玉试探的叫了一声。

    但是并没有听到对方的回话,反而是过了好一会,又是一阵笑声传来出来。

    因为这次的笑声离谷淮玉所在的地方十分的近,她一听到声音,就立马确认了位置。

    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径直朝左边走去。

    最后,她停在了一扇门的前面。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再次传出了笑声,但是笑声过后,却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

    小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带了些奶音,似乎是真的为郁曼考虑一般,说道,“姐姐,你说你的手链掉了呀,那我可以帮你找回来,但是找回来之后,你就要跟我做朋友。”

    接着郁曼似有若无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你要是真的能够帮我找到手链,我就答应…”

    郁曼的话还没说完,谷淮玉就将门给踢了开来。

    原本谷淮玉是打算开门的。

    但是这个门被里头的小女孩动了手脚,一般开门的方法压根就没有用,所以谷淮玉只能够用踢的将门踹开。

    好在她赶在了郁曼答应对方之前,将门给打了开来。

    房间里的郁曼跟她面前那个洋娃娃的玩偶,同时将脑袋转向了谷淮玉的方向。

    四只冰冷的眼睛看着她。

    谷淮玉没有被这种场景给吓到,而是冷声的对郁曼说道,“你要是真的答应她了,你就再也不能够回去见你奶奶了。”

    原本面无表情的郁曼,在听到谷淮玉提起奶奶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立马呈现了痛苦的神色。

    看上去似乎是在跟什么抗争一样,整个人甚至因为头疼,而蜷缩成了一团,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咽的声音,看上去似乎极其的难受。

    郁曼面前的那个梳着羊角辫的洋娃娃,眨巴眨巴玻璃材质做成的眼睛,眼里带了不满之色。

    “这个姐姐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帮她找到她的手链,她就留下来陪我。”洋娃娃一字一句的说着,似乎她这样说,就是占了理了。

    谷淮玉冷笑了一下,“我记得她还没来的及答应你,话最好还是不要说的太满了。”

    她的这番话,让洋娃娃十分的不满,像是一个小女孩在生闷气一样,闷闷的哼了一声之后,说道,“你刚才要是没进来的话,那个姐姐早就答应我了。”

    不过很快,洋娃娃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没关系,姐姐她吃完会答应我的。”

    谷淮玉打断了她的笑容,“你是说手链的事情吧,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根本就不可能拿的到。”

    洋娃娃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就停了下来了。

    许久之后,她的声音变了,变得不再像小女孩的声音,而是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恶意。

    “你简直就是太让人讨厌了。”洋娃娃说,“就算我拿不回她的手链又怎么样,只要她答应我了,那在我把手链给她之前,她都必须留下来,这是这里的规定…”

    结果,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虐待。

    具体过程还要回述谷淮玉麻利的将木偶给拆了那件事。

    虽然现在变成了洋娃娃,但是谷淮玉下手依旧是十分的精准快速。

    基本上就是眨眼的功夫,刚才还在威胁人的洋娃娃,就只剩下个胶状的脑袋被谷淮玉掂量在手中。

    洋娃娃“……”发生什么了???

    谷淮玉对她笑了笑,“我以前,就经常这么做。”她将洋娃娃的头往上头抛一下,然后又接一下,在对方终于受不了之后,这才停了下来。

    “我特别,特别的喜欢拆东西。”她停顿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容,“尤其是喜欢拆那些看着不顺眼的东西或者…人。”

    洋娃娃被她这个笑容给吓到了,呆愣了好一会终于反应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