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它类型 >> 他们不是人!(无限)恰到好处

《他们不是人!(无限)》

他们不是人!(无限),他们不是人!(无限)小说阅读,其它类型小说,他们不是人!(无限)由作家恰到好处创作

作者:恰到好处

主角: 白通 季君风 周州 奥兹 李景景

标签: 纯爱 玄幻奇幻 其它类型 无限 作者:恰到好处 美人 系统 诡异 猎人 笨蛋美人 非人类 漂亮 前男友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其他类型

相关推荐: 类似他们不是人!(无限)的小说 主角是“白通季君风”的小说 “白通 季君风”《他们不是人!(无限)》 他们不是人!(无限)百度云下载 他们不是人!(无限)txt下载 他们不是人!(无限)类似 他们不是人!(无限)百度云 他们不是人!(无限)by恰到好处txt 他们不是人!(无限)txt 他们不是人!(无限)by恰到好处下载

类型:其它类型

最后更新:2021-12-15 20:23:05

【接档文求戳《他奶奶的香火店》、《无限疯批前男友》————本文【副本1结束】【哭包胆小废物受,切丝攻,是神是鬼都爱受。】温轻被拉进了一栋诡异大厦的天台,身边还有几个漂亮到不像人的队友不知道为什么,队友们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你是什么东西?”温轻小声说“那个……我是人。”说完,队友们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温轻???你们不是人吗?后来……温轻发现他们真不是人*历尽艰难通过第一个副本,温轻拿到了奇怪的buff系统【所有非人类都会对你心生好感,ps*****】温轻小心翼翼地问“星号是什么意思?”系统【就是*****】被屏蔽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温轻哭了“我可以不要这种奇怪的buff吗?”系统【最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温轻哽咽“我是最高端的猎人吗?”系统【你是最美味的猎物。】温轻???注1、胆小爱哭的笨蛋美人受,受泪失禁爱哭(划重点爱哭爱哭爱哭)攻切丝,都是攻,有坏东西,攻大多数不是人2、每天下午六点更新3、切勿代入现实。***万人迷无限流预收《无限疯批前男友》江漠被拉进了无限恐怖游戏。阅片无数、饱览恐怖小说的他,接到了奇怪的任务【找出你的前男友】江漠???【您有三次机会】

全本TXT下载:他们不是人!(无限)(恰到好处).txt

开始阅读第1章 引路人01你们之中有一个引路人。……

温轻皱皱眉, 低低地呢喃一声。 下一秒,那只手不动。 温轻手指轻颤,想<i text="&#x8981;"></i>睁开眼睛, 可眼皮好像被胶<i text="&#x6C34;"></i>黏住似的, 怎么睁不开。 忽地, 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凑他颈间,像是一头野兽, 咻咻地嗅着他的味。 温轻鼻翼微动,嗅一股淡淡的香味。 很熟悉,是他沐浴『露』的味道。 紧接着, 耳畔响起低哑的喘声, <i text="&#x6E7F;"></i>滑的东西覆在他耳垂上, <i text="&#x820C;"></i>尖勾勒着他耳朵的轮廓。 野兽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良久, 它低吼一声。 空中泛起淡淡的腥膻味,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微弱的甜香。 温轻无意识地嗅着甜香, 手脚愈发沉重。 他好像被野兽咬。 尖锐锋利的牙齿叼着他的皮肤,吮着他的核心。 温轻只觉得身体在愉悦和折磨间浮浮沉沉, 泪<i text="&#x6C34;"></i>不由自主地<i text="&#x6D41;"></i>出来,染<i text="&#x6E7F;"></i>睫『毛』。 不知过多久, 温轻好像听野兽的叫声。 他脑袋歪歪, 艰难地睁开眼睛, 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汪!汪!” “汪汪汪!” 是小区的狗在叫。 温轻慢吞吞地坐起来,混沌的脑子渐渐清醒。 下面凉飕飕的。 不是没有穿裤子的凉, 而是弄<i text="&#x6E7F;"></i>的凉意。 温轻眼神呆呆,掀开被子一开,脸颊瞬间爆红。 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翻出一条<i text="&#x5185;"></i>裤,匆匆跑进洗手间。 洗漱完,温轻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衫,愣愣。 他昨天穿的是黑『色』卫衣,然后好像喝醉…… 然后......然后温轻什么都不记得。 他含着牙刷,扯开衣领,看看自己的<i text="&#x80F8;"></i><i text="&#x53E3;"></i>,没有任何痕迹。 温轻漱完<i text="&#x53E3;"></i>,<i text="&#x8131;"></i>掉衬衫,背对着镜子看看,背后没有什么痕迹。 所昨晚……他、他做chun梦吗?! 温轻红着脸,慢吞吞地走出洗手间,小声问系统:“那个……我晚上的身体变化,你都看得吗?” 001冷漠地应声。 温轻的脸红:“那、那我不是没有隐私么。” 001:【我是系统。】 温轻小声说:“是你很人『性』化<i text="&#x554A;"></i>。” 没有保护玩家隐私什么的屏蔽设置吗? 001:【多谢夸奖。】 温轻:“……” 床边的手机震动,响起微信消息的提示音。 温轻拿起手机,点开微信。 一条是季狱通过他好友认证的消息,昨晚通过。 另外几条都是刑择刚发的消息。 刑择:【醒没有?】 刑择:【早饭在电饭煲里。】 刑择:【夏叔说给你做醒酒汤。】 温轻眨眨眼,打字:【我醒。】 消息刚发出去,刑择的微信电话打过来。 “起床么?”刑择问。 温轻应道:“起床。” “那个……昨天我喝醉之后,怎么来的?” 刑择:“昨晚局里有事,我走。” “应该是夏叔送你来的,你好像把小叔认成另一个人,不让他碰。” 他的声音顿顿,问道:“发什么事吗?” “没有,”温轻犹豫会儿,又问,“那、那我的衣服是夏叔叔换的吗?” 想夏言斯有洁癖,温轻不好意思:“我不会吐吧?” 刑择低笑一声:“放心,衣服是我早上过来帮你换的。” “夏叔把你扔在沙发上。” 温轻松<i text="&#x53E3;"></i>,虽然夏言斯看起来很轻,毕竟辈分那里,他是真不好意思麻烦长辈。 刑择:“对,夏叔说给你熬醒酒汤,季声送上来吗?” 温轻扫视一圈,餐桌上没有东西,走进厨房,电饭煲里只保温着粥。 他实话实说:“没有。” 刑择:“我让季声送上来。” 温轻连忙说:“没事,不用的。” “你喝醉……”忽地,电话那端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刑择的声音便变得严肃,“我挂,会儿再说。” 温轻应一声,索『性』直接站在厨房喝粥。 小区里的狗还在叫,他微微皱眉,关上厨房的窗户。 温轻一边喝粥,一边搜索关于失踪案的新闻。 第一起失踪案是在半前发的,南城小区独居的一位女『性』记者,同事发现她没有来上班,又联系不人,报警,警调查的她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是温市的一处景点,<i text="&#x6C34;"></i>山。 自此之后,每隔一个月,在大家快<i text="&#x8981;"></i>遗忘这件新闻的时候,会多一起失踪案,没有线索、没有尸体,温市市民没有把这些案件结合起来,只把这些失踪案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告诫轻女『性』小心点。 警没有相应的证据,无法确定是否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个组织做的,只能暂时增加宣传安全意识的活动。 温轻刷着微<i text="&#x535A;"></i>的相关话题,在绝大多数祈祷女孩们平安的微<i text="&#x535A;"></i>中,掺杂的煞笔言论。 【警察叔叔加油,希望所有失踪的人都平安无事。】 【祈祷平安。】 【不管女孩子还是男孩子独居都<i text="&#x8981;"></i>注意安全<i text="&#x554A;"></i>!】 【已经五月,这个月的案子呢?怎么还没来?】 温轻盯着最后一条看会儿,顺手点个举报。 忽地,小区响起一道凄厉的尖叫声。 温轻连忙放下勺子,走阳台上。 阳台没有全封,只有一个半人高的围栏,温轻不敢靠的太近,远远的往下看看。 隐约看小区花坛边围着不少人,风中带来围观群众的话语“报警”、“110”。 温轻纠结片刻,想这里是普通世界,便套件卫衣匆匆下楼。 人多的地肯定是安全的。 电梯停在11楼。 门缓缓打开,『露』出季声阳光帅的脸庞。 看电梯里的温轻,季声愣下:“哥哥,我正想叫你来喝醒酒汤。” “会儿喝吧,”温轻对他说,“楼下好像出事。” “什么事?”季声有点懵,走进电梯,“我刚刚在写作业,什么都不知道。” 温轻摇摇头:“我不知道,听有人叫。” 花坛在小区中央,平常只有猫猫狗狗欢聚的地此刻围不少人,围观群众神『色』各异,拍照的拍照,录视频的录视频,唯一相同的,便是他们都离花坛有一定距离。 “汪!汪汪!!”众人的谈论声中夹杂着狗叫声。 温轻走近,顺着众人的目光望过去,看矮灌木缺一角。 深处似乎是小猫小狗的埋屎处,堆积着不少粪便,粪便正中则『<i text="&#x63D2;"></i>』着一只腐烂的手。 五根手指只剩下白骨,被倒折『<i text="&#x63D2;"></i>』进土里,掌心还剩着一点黑灰的皮肤,半<i text="&#x8131;"></i>不落的悬在空中。 温轻脸『色』发白,往后退一步,撞季声身上。 “哥哥,什么东西<i text="&#x554A;"></i>?” “别、别看。”温轻下意识地抬手,捂住季声的眼睛。 没过多久,警笛声由远及近。 一众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温轻看为首的刑择。 几个警员在花坛周围拉起警戒线,警戒线拉两圈,一圈围住花坛,另一圈则围住花坛附近的围观群众,几名警员走人群前排疏散引导。 刑择站在警戒线<i text="&#x5185;"></i>,看着森森白骨,抬起头,目光停留在树上的监控器。 他转过身,一眼看人群中的温轻和季声。 温轻脸『色』苍白,刑择微微皱眉,走两人面前,低声问:“你们怎么下来?” 温轻小声说:“我听有人在叫……” “季声是跟着我下来的。” 刑择偏头看向季声。 季声没有看花坛里的手,满脸懵『<i text="&#x903C;"></i>』:“堂哥,你怎么过来?” “底是什么东西?我都没看。” 刑择抿<i text="&#x5507;"></i>:“你们<i text="&#x8981;"></i>做个简单的询问才能去。” 温轻愣住,围观群众<i text="&#x8981;"></i>被调查吗? 刑择俯身,凑他耳边,压低声音说:“你说的对。” “凶手在这个小区。” 温轻眼睫轻颤,小声问:“你们找线索吗?” 刑择嗯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小警员跑过来,对刑择说:“刑队,张姐喊你过去。” 刑择应声,拍拍温轻的肩膀,向小警员介绍:“这是我朋友和我弟,你例行询问一下,让他们去。” “好嘞,刑队您放心,”小警员笑笑,拿出一只录音笔,和善地看着温轻和季声,“你们都是南城小区的住户吗?” 温轻点头,实话实说:“我们都是3幢的,我住1201,季声住1101。” 小警员偏头看眼季声,他身上穿的本市重点高中的校服,神情愈发温和:“今天周,你们是准备出门吗?还是听什么动静所下来?” 温轻想想:“我听有人在叫,下楼想看一看。” 季声开<i text="&#x53E3;"></i>道:“我是想找哥哥我家吃东西,然后跟着一起下来。” 小警员:“大概几点的样子呢?” 温轻不确定,只说:“九点左右吧。” 小警员继续问:“在早的时候,今天或者前几天你们有看什么异常现象吗?” 温轻:“早上有狗在叫,其他的我不清楚,我昨天刚住进来。” 小警员点点头,看向季声。 季声茫然:“我没有注意,小区一直有挺多<i text="&#x6D41;"></i>浪猫、狗,经常在花坛里玩。” 他挠挠头:“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一直都这样。” “好的,其他没什么问题的,”小警察收起录音笔,领着他们往警戒线外走,“这两天可能还会有其他警察上门访查,时候麻烦配合一下。” 温轻点点头,走没几步,脚步顿住。 季狱站在不远处,他看着花坛中的手,表情没什么变化,依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和旁人看热闹、惊慌的模样大相径庭。 小警员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问道:“怎么吗?” 季声笑笑,解释道:“看我爸。” 温轻扫视一圈,围观群众大多数是小区的大爷大<i text="&#x5988;"></i>、爷爷『<i text="&#x5976;"></i>』『<i text="&#x5976;"></i>』辈的,轻人屈指可数,季狱夹杂在老人中,格外显眼。 显眼的像是凶手。 温轻忍不住多看几眼。 另外几个二十多岁的轻人似乎是有事出门,发现<i text="&#x8981;"></i>排队询问,第一时间在打电话、发消息,只有季狱淡然地站在人群中,什么都没有做。 这么一比较,温轻觉得季狱可疑。 下一秒,他耳畔响起季声的嘀咕:“大爸说诊所早上有病人<i text="&#x554A;"></i>,怎么还在这儿……” “哥哥我们快走,大爸看过来。” 温轻还没反应过来,被季声拉出警戒线。 季狱看着两人匆匆离开的背影,轻笑一声,对负责询问的警察说:“嗯,是我报的警。” “我正准备去上班,路过花坛的时候闻一股臭味,现在天热,尸臭味还挺明显的。” 警察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确定是尸臭味?” 季狱淡淡地说:“我对味很敏感,而且我是医,很熟悉尸臭味。” “前段时间还因为这个味道和物业反应过,不过物业没有找原因,其他业主似乎没有闻,不之。” **** 五月份的温市室外温度较高,走进楼栋,扑面而来一股凉意,温轻忍不住打个激灵。 状,季声笑笑,再次追问:“哥哥,刚才底是什么<i text="&#x554A;"></i>?你不让我看。” “是尸体吗?” 温轻点点头,慢吞吞地说:“尸体的一部分。” 犹豫片刻,他对季声说:“是一只手。” 季声脸上的笑容僵僵:“所小区出命案吗?” 温轻嗯一声,脑海里不断闪烁着那只腐烂的手的模样,脸『色』不太好:“应该有一段时间。” 两人走进电梯,季声忍不住往温轻身边凑凑,压低声音问:“哥哥,该不会是那个、那个失踪的记者姐姐的吧?” 温轻按下楼层键:“这个得问你堂哥。” “只有一只手……”季声顿顿,继续说,“是分尸吗?” “那尸体的其他部分……该不会在小区里吧?” 听这话,温轻脸『色』愈发苍白。 他唯一确定的是凶手住在小区里。 凶手分尸、又抛尸在小区……肯定是故意的。 这变|态底想做什么? 一道冷风忽然从头顶吹下来,顺着衣领钻进背脊。 温轻背脊发寒,电梯门开,连忙走出去。 走出电梯,看着门上1101几个大字,温轻脚步顿住,走错。 他刚转过身,还没来得及按下电梯,只季声打开家门,对他说:“哥哥,快来喝汤,不然会儿堂哥<i text="&#x8981;"></i>说我。” 温轻扯起<i text="&#x5634;"></i>角:“我还……” 话未说完,夏言斯出现在门<i text="&#x53E3;"></i>,冷冷地看着他,像是在发号指令似的,对温轻说:“进来。” 温轻有点怵他,拒绝的话<i text="&#x5634;"></i>边又咽去,乖乖地进门换鞋。 一边换鞋,一边检查自己的衣服<i text="&#x5E72;"></i>不<i text="&#x5E72;"></i>净。 确定没有问题后,温轻松<i text="&#x53E3;"></i>,跟着夏言斯走餐桌边。 桌上摆着一碗热腾腾的汤,看起来是刚盛出来的。 温轻微微一愣,夏叔叔是怎么知道他会现在过来? 是巧合吗? “外面发什么事?”夏言斯问。 温轻过神,把看听的事情简<i text="&#x8981;"></i>地复述一遍。 听有只手在花坛里,夏言斯垂下眸子,看着温轻乌黑的眼睛:“普通人第一次看尸体会受不。” “当下可能没什么反应,之后或许会做噩梦。” 温轻心底是有点害怕,比起尸体,他其实怕鬼。 所其实还好。 他不觉得自己晚上会做噩梦,这会儿有不知道该说什么,便乖巧地点点头。 夏言斯看着他颤动的睫『毛』,缓缓说:“如果真的有睡眠障碍,可让季狱帮你调解。” 听季狱的名字,温轻觉得自己心底对尸体的那点害怕顿时消失得<i text="&#x5E72;"></i><i text="&#x5E72;"></i>净净。 他一下子不怕。 尸体和季狱比起来,当然是季狱的脸可怕。 温轻扯起<i text="&#x5634;"></i>角,对夏言斯说:“好的,谢谢叔叔。” 夏言斯嗯声:“喝汤。” 温轻低头喝汤,他平第一次喝醒酒汤,没料是酸辣<i text="&#x53E3;"></i>的,直接喝一大勺,冲得他眼眶泛红。 温轻不太能吃辣,眼底很快泛起一层<i text="&#x6C34;"></i>汽。 夏言斯坐温轻对面,望着他眼底的<i text="&#x6C34;"></i>光和闪动的睫『毛』,轻描淡写地问:“好喝么?” 温轻忍住哭意,含糊地应声。 夏言斯:“厨房还有。” 缓会儿,温轻结结巴巴地说:“够、够喝,谢谢叔叔。” 季声连忙说:“小爸,我想喝。” “这个汤闻起来好香。” 夏言斯应道:“我去盛。” 温轻小<i text="&#x53E3;"></i>小<i text="&#x53E3;"></i>地喝着汤,夏言斯转身进厨房,心底松<i text="&#x53E3;"></i>。 夏言斯冷冰冰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又对衣食住行十分讲究,和他待在一起,对温轻的压力实在太大。 温轻总觉得下一秒夏言斯可能<i text="&#x8981;"></i>嫌弃他。 正想着,季声突然凑他耳边,小声说:“哥哥,会儿喝完汤我去你家玩会儿游戏吧。” 温轻点点头,又摇摇头:“你马上高考。” 季声扯扯他的袖子:“哥哥,我成绩很好的。” “而且剩下一个月,现在主<i text="&#x8981;"></i>是得劳逸结合。” 温轻迟疑地问:“夏叔叔会同意吗?” 话音刚落,厨房门打开,夏言斯端着汤走出来。 季声笑嘻嘻地对他说:“小爸,我有些题不会,会儿去哥哥家补个课。” 温轻垂着眼睛,清楚地感受夏言斯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好。”夏言斯说。 身上的视线挪开,温轻小心翼翼地抬眼,只夏言斯拿着手机打字。 大概是在给季狱发消息?温轻想。 下一秒,温轻的手机震震,微信弹出一条好友申请。 备注是夏言斯。 温轻连忙通过申请,小声说:“夏叔叔,我通过好友申请。” 夏言斯嗯声。 季声开<i text="&#x53E3;"></i>道:“哥哥,我们还没有加微信好友呢。” 说完,他端起碗直接喝汤,抹把<i text="&#x5634;"></i>匆匆跑进卧室:“我去拿手机和包。” 温轻拿勺子的手僵僵,客厅只剩下他和夏言斯两个人。 他垂着眼睛,心无旁骛地喝汤。 夏言斯靠着椅背,视线□□的落在温轻脸上。 他凝视着温轻的眼睛,鹿似的眸子,黑白分明,眼底的情绪一览无余。 像是野小鹿察觉危险,紧张地进食,准备随时跑路。 夏言斯的视线渐渐下移,在温轻红润微肿的<i text="&#x5507;"></i>瓣扫一圈,停留在温轻纤细白皙的脖颈上。 小巧<i text="&#x7CBE;"></i>致的喉结上下滑动,正在吞咽食物。 夏言斯抬手,指尖在漆黑的手机屏幕上有节奏地轻点。 “你是gay吗?” 温轻一<i text="&#x53E3;"></i>汤差点呛住,他放下勺子:“我、我不是。” 夏言斯淡淡地应声,问道:“那你和刑择……” 温轻连忙说:“我和刑择是普通朋友。” 夏言斯撩起眼皮,他的眸『色』很浅,眼底没什么情绪,又问:“所你喜欢女人?” 温轻点点头。 下一秒,他看夏言斯紧抿着<i text="&#x5507;"></i>微微上扬,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上扬的<i text="&#x5634;"></i>角格外明显。 好像有点高兴? 温轻心里莫名的有点『毛』『毛』的。 他喜欢女有什么好高兴的? 高兴刑择不是gay吗?是自己是个gay,结婚有子,按理说不应该对gay有歧视<i text="&#x554A;"></i>…… 温轻越想越觉得有点奇怪,季声背着包走出来,他匆匆喝完最后几<i text="&#x53E3;"></i>汤,起身道:“我喝完,谢谢叔叔。” 1201,温轻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他呼出一<i text="&#x53E3;"></i>,躺沙发上。 季声一屁股坐在温轻身边,开始玩手机游戏。 温轻缓会儿,楼上突然响起砰砰砰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甩在地板上,啪啪啪的响声。 温轻愣愣:“有人在跳绳吗?” 季声抬头看眼天花板,应道:“13楼的小朋友喜欢跳绳。” “小区的隔音效果不好,所我做作业的时候都带耳机。” 温轻点点头,开始划看同城新闻。 官还没有正式通知,是尸体的事情已经上同城热搜。 温轻看会儿,找小区里第一个失踪的女记者的微<i text="&#x535A;"></i>。 点进她的微<i text="&#x535A;"></i>,每一条都是岁月静好。 她每隔几天会发一条上下班所所闻的常vlog,看起来是个很阳光的女孩子。 温轻犹豫会儿,偏头看季声:“季声,你认识那个失踪的记者姐姐吗?” “不认识,”季声摇摇头,对他说,“不过我有时候遇过她几次,她……” 温轻疑『惑』:“她怎么?” 季声纠结片刻,委婉地说:“她好像工作压力很大,那些猫都很怕她。” 温轻愣愣:“她拿小动物出吗?” “我看过一次,”季声瞥眼他的手机屏幕,慢吞吞地说,“这个记者姐姐,现实中和网络上表现得不太一样。” 季声好奇地问:“哥哥,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温轻实话实说:“我希望能快点抓凶手。” 季声扑哧笑出声:“堂哥不是在调查这个案子么,肯定很快能破案的,堂哥很厉害的。” 温轻嗯一声,起身给季声拿饮料。 路过阳台,远远地往下看眼,小区楼下满是警察、警犬,看样子似乎在搜查什么。 温轻正<i text="&#x8981;"></i>往走,忽然听楼下的谈话声。 阳台不是封闭的,他可清楚地听季狱夫夫的谈话。 “季声呢?” “楼上。” “尸体怎么事?” 温轻眼皮跳跳,下意识屏住呼吸,季狱的答。 良久,他才听季狱说:“有只萨摩耶撞开矮灌木。” “是么。” 很普通的家庭对话,温轻抿抿<i text="&#x5507;"></i>。 “哥哥,怎么?”客厅响起季声的声音。 温轻<i text="&#x8131;"></i><i text="&#x53E3;"></i>而出:“没什么。” 下一秒,他身体僵<i text="&#x786C;"></i>。 他能听楼下的谈话,楼下是不是能听他的声音? 温轻掐着掌心,佯装镇定地对季声说:“我看警察还在小区里。” 他紧张心脏狂跳,楼下的谈话声停顿片刻,似乎是没有听他的声音,继续谈论着前的话题。 “可<i text="&#x7231;"></i>么?” “挺可<i text="&#x7231;"></i>的。” “我想养一只......” 后面的话温轻没有听清楚,他只听楼下有狗在叫。 狗叫声停下,楼下的谈话声停止。 温轻在家看一早上的新闻,季声在他边上玩一早上的游戏,中午吃完饭又用补课的借<i text="&#x53E3;"></i>来玩游戏。 他只逸不劳,温轻只好没收他的游戏机,催促他写作业。 下午四点,刑择过来。 看客厅里的季声,刑择脚步微顿:“你怎么在这儿?” 季声幽幽地叹<i text="&#x53E3;"></i>:“本来是想玩游戏的,结果游戏机被没收。” 刑择瞥眼他手边的试卷,神情和缓:“好好学习。” 温轻连忙问:“你们破案吗?” 刑择无奈地说:“没有,还早。” 温轻愣愣:“小区那么多监控都没用吗?” “那只手是姚倩,是小区失踪的那个女记者的,”刑择顿顿,解释道,“小区监控之类的设备,都是在姚倩失踪后才安装的。” 刑择半阖着眸子,继续说:“时间隔得太久,法医无法确定具体死亡时间,只能大概推测,姚倩失踪后不久遇害。” 所监控根本没有用。 温轻小声问:“那她尸体的其他部位在小区吗?” “没有,”刑择摇头抿<i text="&#x5507;"></i>道,“只有手。” “凶手是故意的。” 季声放下笔,忍不住问:“为什么故意放在花坛<i text="&#x554A;"></i>?” 刑择瞥他一眼,微微皱眉:“小孩子好好写作业。” “哥,我的好堂哥,你告诉我吧。”季声不仅没有写作业,反而跑沙发边上,缠着刑择。 刑择拗不过他,只好说:“那个花坛是<i text="&#x6D41;"></i>浪猫、狗排<i text="&#x6CC4;"></i>的地。” 季声:“然后呢?” 刑择反问:“你看那只手吗?” 季声摇头:“哥哥没让我看。” 刑择偏头看向温轻。 温轻慢慢说:“那只手的手指好像被倒折。” 季声满眼都是不解:“所凶手是个喜欢虐待的变态吗?” 刑择摇摇头。 温轻试探地道:“是、是惩罚她吗?” “嗯,”刑择应声,“凶手对小区十分熟悉,知道这个花坛是最受<i text="&#x6D41;"></i>浪动物喜<i text="&#x7231;"></i>的花坛。” “他故意把姚倩的手放进动物的粪堆,是自认为在惩罚她。” 温轻懵懵懂懂地问:“所凶手知道她在虐待小动物么?” 还是个自诩正义的人? 刑择掀起眼皮:“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季声慢吞吞地举手。 刑择瞥他一眼,继续说:“虐待动物是一部分原因。” “另外我们找她的手机,技术部修复发现在失踪报警的前两天,有视频、照片被删除的记录。” “她可能拍凶手的秘密,所遇害。” 温轻想想,还是有点纳闷:“凶手这么把手放在小区里,他不怕被人发现吗?” 刑择习惯『性』拿出打火机,对上温轻的眸子,他拿烟的手顿顿,翻弄着打火机盖,解释道:“他不止是在惩罚姚倩,而且是故意想被人发现。” “这类犯罪者渴求关注。” “失踪案一个月一起,是因为他享受这种被关注的感觉。” 刑择看着他们,问道:“你们下楼的时候有看什么异常的人吗?” 季声摇摇头:“我都不知道发什么。” 温轻有些犹豫,他想说季狱的事情,是当着季声的面不好说,便对刑择摇摇头。 他心想,季声家再说。 结果季声还没家,温轻收一条奇怪的短信。 【好想艹你。】 温轻愣下,看眼备注,是陌号码。 他盯着四个字琢磨会儿,慢吞吞地打字:【你好,你发错人。】
点击播放华人AV精选
推荐小说 第44章 迷踪04(二合一+5K营养液加更)…… 第43章 迷踪03(二合一)他仿佛只是砧板上…… 第42章 迷踪02(二合一)你好像对这个案子…… 第41章 迷踪01(二合一)你有一个聪明的警…… 第40章 神学院(完)成为玩家 第39章 神学院15(二合一)他只是怕烧死他…… 第38章 神学院14(二合一)是你的…… 第37章 神学院13(二合一)像是个……男妈…… 第36章 神学院12(二合一)为什么还不对?…… 第35章 神学院11(二合一)我咬死你!…… 第34章 神学院10(二合一)真可怜 第33章 神学院09(二合一)好一个玩弄字眼…… 第32章 神学院08(双更+2k营养液加更)…… 第31章 神学院07(二合一)你真可爱。…… 第30章 神学院06(二合一)被人揉搓出一模…… 第29章 神学院05(二合一)欲、欲刑?!…… 第28章 神学院04(二合一)欺负人——踩踏…… 第27章 神学院03(三更+营养液破千加更)…… 第26章 神学院02(一更+二更)想通关么…… 第25章 神学院01(营养液破500加更)耳…… 第24章 人间(二合一)你是最美味的猎物。…… 第23章 引路人(完)(双更+营养液加更)共…… 第22章 引路人22三合一 第21章 引路人21你们……真的是玩家吗?…… 第20章 引路人20轻轻,我找到了通关的答案…… 第19章 引路人19别乱动,想挨…… 第18章 引路人18这里染上脏东西了。 第17章 引路人17季予这家伙啊,是我们当中…… 第16章 引路人16三头犬宝宝很生气,决定向…… 第15章 引路人15我、 我在诚心诚意地发问…… 第14章 引路人14你们三个之所以是神牌………… 第13章 引路人13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第12章 引路人12我、我害怕…… 第11章 引路人11不、不行…… 第10章 引路人10请玩家龚芸芸开门 第9章 引路人09低下头,轻轻地嗅了嗅 第8章 引路人08我就是引路人 第7章 引路人07突然感受到这个游戏的可怕…… 第6章 引路人06抱歉,是故意的。 第5章 引路人05你偷穿了谁的内裤? 第4章 引路人04投放线索 第3章 引路人03他那么大的内裤去哪儿了?…… 第2章 引路人02只需要付一点报酬 第1章 引路人01你们之中有一个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