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 正文 第562章 意味深长

第562章 意味深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顿了顿,他垂眸看向昏迷不醒的南鹤,嗓音格外的低沉,“这是欠她的,你且说,要如何做?”

    陌上花见状,却是目露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阁主,我实话同你说,其实南鹤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了,安心休养便可,除了不浓随意挪动之外,一切都正常。www.biquqe.com

    花千柳眉头紧紧拧成一团,满目不解,“你方才不是还说命在旦夕?”

    陌上花眸光闪了闪,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道:“我只是看你这般模样,有心试探一二。”

    说完,不等花千柳发作,她忙转移了话题,道:“南鹤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受伤?”

    花千柳握了握拳,长久的沉默下来。

    良久,他才重新抬头,满面自责,“她是随我前去处理事情,替我挡下了一刀,才会如此。”

    陌上花长眉紧紧蹙了起来,叹道:“这是南鹤的选择,你不必自责。只是,我要在此提醒你一句,不论你从前如何的浪荡不羁,往后也该细细看看身边之人。”

    一番话语,说的格外意味深长。

    花千柳并非愚笨之人,在加之陌上花方才的刻意试探,他便是想要装傻也难。

    南鹤此次的以命相救,也同样让他心中动容。

    陌上花见他垂着头,布置在想些什么,也不便相问,去一旁又写了一副药方,交给花千柳,道:“她明日便会醒来,这几日我也会日日前来,你不必太过忧心。天色已晚,我便暂且回府了。”

    又交代了一番熬药之时所要注意的,便准备离开。

    “等等。”花千柳起身叫住陌上花,面色凝重的开口:“此番前去,我意外探听到了一些消息,需得你转告阎北城。”

    陌上花面色微凝,附耳过去,花千柳忙压低声音同她耳语一番。

    回去的路上,陌上花都不发一言,面色凝重不已。

    秦雅在旁看着,也不敢开口多问,只乖乖的陪着。

    陌上花性格她最是了解,这种时候还是少开口为好,便是开口陌上花也不会多做解释。

    王府之内现在没有什么闲杂人等,整个王府也在陌上花的调教下,对她毕恭毕敬,一见陌上花回来了便都上前见礼。

    陌上花脚步停在了门口守门的侍卫面前,“王爷可曾回来了?”

    侍卫很是老实摇头,“回禀王妃,王爷还未回来。”

    陌上花略一颔首,抬步入了王府,边走边对秦雅道:“你命人在这里守着,待王爷回来了,立刻请他来见我。”

    侍卫们自有侍卫们的事情,非要事不得入府内,她只能另行吩咐。

    秦雅点了点头,认真记下。

    陌上花倒是没有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回去之后打发秦雅去吃了晚膳,自己也略用了一些,未曾饿着肚子等待。

    用过膳后,她便坐在卧房桌前,垂眸静思的同时,静静等着阎北城。

    方才花千柳同她说的事情,的确有些要紧,她必须尽快同阎北城商议才是。

    据他所说,他今日心血来潮,与南鹤打了赌,用激将法激他,要亲自去城中一将军府中探秘。

    (本章完)

    顿了顿,他垂眸看向昏迷不醒的南鹤,嗓音格外的低沉,“这是欠她的,你且说,要如何做?”

    陌上花见状,却是目露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阁主,我实话同你说,其实南鹤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了,安心休养便可,除了不浓随意挪动之外,一切都正常。”

    花千柳眉头紧紧拧成一团,满目不解,“你方才不是还说命在旦夕?”

    陌上花眸光闪了闪,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道:“我只是看你这般模样,有心试探一二。”

    说完,不等花千柳发作,她忙转移了话题,道:“南鹤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受伤?”

    花千柳握了握拳,长久的沉默下来。

    良久,他才重新抬头,满面自责,“她是随我前去处理事情,替我挡下了一刀,才会如此。”

    陌上花长眉紧紧蹙了起来,叹道:“这是南鹤的选择,你不必自责。只是,我要在此提醒你一句,不论你从前如何的浪荡不羁,往后也该细细看看身边之人。”

    一番话语,说的格外意味深长。

    花千柳并非愚笨之人,在加之陌上花方才的刻意试探,他便是想要装傻也难。

    南鹤此次的以命相救,也同样让他心中动容。

    陌上花见他垂着头,布置在想些什么,也不便相问,去一旁又写了一副药方,交给花千柳,道:“她明日便会醒来,这几日我也会日日前来,你不必太过忧心。天色已晚,我便暂且回府了。”

    又交代了一番熬药之时所要注意的,便准备离开。

    “等等。”花千柳起身叫住陌上花,面色凝重的开口:“此番前去,我意外探听到了一些消息,需得你转告阎北城。”

    陌上花面色微凝,附耳过去,花千柳忙压低声音同她耳语一番。

    回去的路上,陌上花都不发一言,面色凝重不已。

    秦雅在旁看着,也不敢开口多问,只乖乖的陪着。

    陌上花性格她最是了解,这种时候还是少开口为好,便是开口陌上花也不会多做解释。

    王府之内现在没有什么闲杂人等,整个王府也在陌上花的调教下,对她毕恭毕敬,一见陌上花回来了便都上前见礼。

    陌上花脚步停在了门口守门的侍卫面前,“王爷可曾回来了?”

    侍卫很是老实摇头,“回禀王妃,王爷还未回来。”

    陌上花略一颔首,抬步入了王府,边走边对秦雅道:“你命人在这里守着,待王爷回来了,立刻请他来见我。”

    侍卫们自有侍卫们的事情,非要事不得入府内,她只能另行吩咐。

    秦雅点了点头,认真记下。

    陌上花倒是没有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回去之后打发秦雅去吃了晚膳,自己也略用了一些,未曾饿着肚子等待。

    用过膳后,她便坐在卧房桌前,垂眸静思的同时,静静等着阎北城。

    方才花千柳同她说的事情,的确有些要紧,她必须尽快同阎北城商议才是。

    据他所说,他今日心血来潮,与南鹤打了赌,用激将法激他,要亲自去城中一将军府中探秘。

    (本章完)

    顿了顿,他垂眸看向昏迷不醒的南鹤,嗓音格外的低沉,“这是欠她的,你且说,要如何做?”

    陌上花见状,却是目露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阁主,我实话同你说,其实南鹤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了,安心休养便可,除了不浓随意挪动之外,一切都正常。”

    花千柳眉头紧紧拧成一团,满目不解,“你方才不是还说命在旦夕?”

    陌上花眸光闪了闪,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道:“我只是看你这般模样,有心试探一二。”

    说完,不等花千柳发作,她忙转移了话题,道:“南鹤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受伤?”

    花千柳握了握拳,长久的沉默下来。

    良久,他才重新抬头,满面自责,“她是随我前去处理事情,替我挡下了一刀,才会如此。”

    陌上花长眉紧紧蹙了起来,叹道:“这是南鹤的选择,你不必自责。只是,我要在此提醒你一句,不论你从前如何的浪荡不羁,往后也该细细看看身边之人。”

    一番话语,说的格外意味深长。

    花千柳并非愚笨之人,在加之陌上花方才的刻意试探,他便是想要装傻也难。

    南鹤此次的以命相救,也同样让他心中动容。

    陌上花见他垂着头,布置在想些什么,也不便相问,去一旁又写了一副药方,交给花千柳,道:“她明日便会醒来,这几日我也会日日前来,你不必太过忧心。天色已晚,我便暂且回府了。”

    又交代了一番熬药之时所要注意的,便准备离开。

    “等等。”花千柳起身叫住陌上花,面色凝重的开口:“此番前去,我意外探听到了一些消息,需得你转告阎北城。”

    陌上花面色微凝,附耳过去,花千柳忙压低声音同她耳语一番。

    回去的路上,陌上花都不发一言,面色凝重不已。

    秦雅在旁看着,也不敢开口多问,只乖乖的陪着。

    陌上花性格她最是了解,这种时候还是少开口为好,便是开口陌上花也不会多做解释。

    王府之内现在没有什么闲杂人等,整个王府也在陌上花的调教下,对她毕恭毕敬,一见陌上花回来了便都上前见礼。

    陌上花脚步停在了门口守门的侍卫面前,“王爷可曾回来了?”

    侍卫很是老实摇头,“回禀王妃,王爷还未回来。”

    陌上花略一颔首,抬步入了王府,边走边对秦雅道:“你命人在这里守着,待王爷回来了,立刻请他来见我。”

    侍卫们自有侍卫们的事情,非要事不得入府内,她只能另行吩咐。

    秦雅点了点头,认真记下。

    陌上花倒是没有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回去之后打发秦雅去吃了晚膳,自己也略用了一些,未曾饿着肚子等待。

    用过膳后,她便坐在卧房桌前,垂眸静思的同时,静静等着阎北城。

    方才花千柳同她说的事情,的确有些要紧,她必须尽快同阎北城商议才是。

    据他所说,他今日心血来潮,与南鹤打了赌,用激将法激他,要亲自去城中一将军府中探秘。

    (本章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