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 正文 第1506章 烈焰池

第1506章 烈焰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5o6章        烈焰池

    孟白说完,看向了卫。bi qu q e . c o m

    卫接着道;“净化身体杂质,或许在凤凰族的烈焰池可以帮到你们,不过,那所要经受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而且,就算成功净化后,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凝化出仙根来。”

    凤凰女听说到烈焰池,本想开口的,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小臭臭那大嗓门就响起了。

    “烈焰池?你说那冒着火的熔浆池啊?老爹,你这不是谋杀吗!”

    烈焰池对于凤凰族的凤凰来说,绝对不成问题,甚至还更加有助于修炼。

    可是,对人类的来说,那可真的是地狱岩浆。

    即便修为高,只怕也难捱。

    而一旦无法熬过,下场只怕会是被融掉尸骨无存啊。

    “不行,老爹,你在想想别的办法,那个烈焰池下去,你不是让他们去送死吗。”

    麻麻不见了,他心里也是异常着急,但是,绝对不能让南宫逸他们死。

    一路上,他陪伴云舞可以说是最久的,很多事他看得很明白。

    这些伙伴,对于云舞来说,是生死与共的。

    如果真的为了进入仙界,而让他们命丧,只怕以后云舞就算回来了,也不会开心的。

    更何况,他也不舍得。

    相处这么久,怎么说也会有点感情的。

    卫听闻自己儿子那话,满头黑线,嘴角也忍不住微抽;“你个臭小子,说得你爹好像很想你们去送死似的,洗净杂质,可不是普通的洗筋易髓,而是要由内到外,内至灵魂,外至毛,不然谁都可以拥有仙根了。”

    凤凰浴火重生!

    都是这般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熬过去,才会有后续的光彩。

    小臭臭闻言,顿时却找不到话了。

    因为,他老爹似乎将的有些道理。

    可是……

    南宫逸等人听闻后,自然也明白了那意思,所以各自也都沉思了一下。

    但这种沉思并没多久。

    “黑暗大人,如果可以,我想试试!”南宫逸温雅的开口。

    夜祈色随后道;“我也要试试。”

    “你们都试了,那我自然也要试试。”司徒阑一副不在乎的笑道。

    最后,连孟白,蓝幽,红菱,白雪儿也都要求要试试。

    小臭臭见此,自然也不甘落后了,也直嚷嚷着;“我也要试,我也要试。”

    可却迎来他老娘的一栗子;“你本就觉醒了凤凰妖兽的血脉了,那烈焰池对你就跟泡温泉似的,你跑去凑什么热闹。”

    是这样么?

    小臭臭无语的揉了揉被老娘打了的脑袋,特郁闷的看了眼自家老娘。

    卫看了眼自家女人儿子,笑笑后,才对着南宫逸等人道;“竟然你们想试试,那我定当全力帮助你们,不过,你,还有你们三个,因为不是肉身,所以不能下去。”

    他,跟他们三个,自然是指;孟白,白雪儿,蓝幽,红菱。

    但之后,卫却看向蓝幽,“不过,你倒是可以帮帮忙。”

    蓝幽本体是冰魄,烈焰池本就是跟他相斥的,但是,却也同样是相克的。

    或许,有他帮忙,机会会大一点。

    ……

    话说另一头。

    在这个漆黑的魔族内已经呆了快半个月的云舞,真的很无聊很无聊。

    自从那天进入这个九幽宅子里后,就在没有踏出去一步过。

    所以,这段时间来,云舞除了运功疗伤外,几乎也把整个大宅给逛遍了。

    说实话,开始还好,可逛多了,就越现,这个地方真不是人住的。

    花草树木,都不是生机勃勃的绿色,而是偏黑的枯萎色。

    天空是黑色,地板是黑色,连空气恐怕都是黑色了。

    黑黑黑……

    慢慢的,连心情都变得黑沉沉的了。

    如果不是这个大宅内上上下下都镶着那些夜明珠,这个地方真的是跟地狱似的。

    云舞这段时间住下来,感觉自己都有些要抓狂的节奏。

    这不,今日以逮到九幽,立刻又追了上去。

    “喂,你跑什么啊,见到我就跟见瘟神似的。”云舞瞪着他碎念了一句。

    或许自从知道两人是亲戚,而且似乎血缘还挺亲的那种,慢慢的防备生疏似乎消淡了不少。

    只是,九幽却开始有意无意的躲开她。

    其实云舞知道,是这段时间她太无聊,总是缠着他给她找些东西来打打时间。

    只是,多次不小心的把他挚爱之物打碎了几个,房屋少了几间而已。

    其实,真不能怪她。

    这个地方黑漆漆的,有些时候真的是没注意到意外。

    当然了,九幽有没有相信她的无辜,就不得而知了。

    面对云舞的碎念,九幽那俊美文雅的脸上似乎抽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原样。

    笑笑道;“这是我自己家,我为什么要跑啊,只是,刚刚有些耳背没听到而已,不知云舞姑娘有什么事呢?”

    对于云舞的称呼,也并没太亲热。

    这一点,云舞倒很接受。

    听到九幽对她打哈哈,云舞嘴角一抽,耳背?他如果耳背,那全天下的人都会是聋子。

    不过,云舞看他那模样,也懒得去戳破他,就是指了指黑漆漆的天空道;“还有几天到满月?”

    算算日子,她在这里也快半个月了。

    按照他之前说的,应该也就这几天了,说实话,有关孩子的命运,云舞终究还是挺担忧的。

    九幽仰头看了眼天空后,又掐指算了一下,跟个周半仙似的,云舞总感觉那姿势是他故意在故弄玄虚的。

    然而,云舞还真猜对了。

    其实,能身为魔族的守界使者,岂能是没有本事的!就只是算算日子,他只需眨眼就算到了。

    哪里用这样又掐手指,又沉算似的。

    “嗯,还有几天,别急,等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看到满月了。”九幽算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个不明确的答案。

    云舞岂能不知他在糊弄他,有点火气冒气;“九幽,你又耍我是不是?”

    气鼓鼓的模样,其实这样的云舞是最有活力的,也是最耀眼的。

    九幽见此,似乎满意了似的就继续走人。

    云舞哪愿意就那样放他走啊,拦路;“你说明白点,到底还有几天!”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