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它类型 >> 捻桃汁枝上青梅

《捻桃汁》

捻桃汁,捻桃汁小说阅读,其它类型小说,捻桃汁由作家枝上青梅创作

作者:枝上青梅

标签: 女生频道 其它类型 作者:枝上青梅 大佬 集体 可怜 讨厌 小可 转校生 欢喜冤家 甜文 校园

相关推荐: 类似捻桃汁的小说 主角是“阮桃裴璐”的小说 “阮桃 裴璐”《捻桃汁》 捻桃汁百度云下载 捻桃汁txt下载 捻桃汁断更 捻桃汁枝上青梅 评论 捻桃汁枝三 捻桃汁小说枝上青梅免费阅读 捻桃汁枝上青梅TXT下载

类型:其它类型

最后更新:2021-09-10 01:14:55

二中新来的转校生阮桃,肤白面嫩声音软,引发集体围观。大佬宋也嗤笑评价:穷鬼,小可怜,长得一般。自此二中所有人都知道宋也讨厌10073345

全本TXT下载:捻桃汁(枝上青梅).txt

开始阅读第1章

至于那五天是用来做什么的,?姜瑶一直不知道,只知道周一在学校碰到阮桃问她时。 当时两人正在学校小餐厅吃饭,姜瑶总觉的只是五天没见,?阮桃好像变得有点跟以往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阮桃本来长得就招人,?现在看上去更是让人心里痒的不行。 虽然看上去好像有点无力的状态,但是脸色却异常的好,?嫣红的眉骨和脸颊,<i text="&#x6C34;"></i>汪汪的眼,?过分红肿的<i text="&#x5634;"></i><i text="&#x5507;"></i>。 简直让她一个直女都想扑倒。 姜瑶想了想,?难道是请假五天去做了医美? 医美的效果有这么好吗?! 好心动! 姜瑶:“阮桃,?你请假这几天去做什么项目了?” 项目? 什么项目? 阮桃简直<i text="&#x8981;"></i>被惊到了,?那几天的记忆其实是有些混<i text="&#x4E71;"></i>的,从进卧室开始一直到出来,她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天。 宋落时把她的手机收走了。 刚开始还只是在床上,?后来,?后来什么都<i text="&#x4E71;"></i>了。 阮桃想到那几天的混<i text="&#x4E71;"></i>,身体情不自禁的都有些抖。 白皙的脸上,很快被晕上一层瑰丽的粉,?透着光泽,整个人像是被打上一层柔光。 好看的让姜瑶眼睛都直了。 反应过来后,阮桃含糊的摇头:“没有……就是,?就是有点私事需<i text="&#x8981;"></i>处理……” 她哪里好意思说,?是在跟人混<i text="&#x4E71;"></i>了五天。 姜瑶半信半疑:“真的吗?……我不信。” “……” 大概是福临心至,姜瑶随<i text="&#x53E3;"></i>说了一句:“不会是你男朋友来,你请假陪他吧?” 阮桃不想对姜瑶说谎,但是又有点难以启齿,?导致说话都有点结巴。 “……是,是的。” “难道恋<i text="&#x7231;"></i>真的能让人荣光换发?你这几天都陪他玩了什么了?” “……没,没,玩什么……” “陪着玩了五天,虽然挺高兴但是应该会很累吧,你不用休息吗?” “……” 最后,阮桃连忙找了借<i text="&#x53E3;"></i>说快上课了,两人才结束这个话题。 春末时,电子工程系来了一位姓宋的教授,只<i text="&#x8981;"></i>是他的课,基本上都是座无虚席,只是人家就只过来几天,并没有在这里长期授课的打算。 这样邀请别校的教授过来讲课是常有的事。 据系里说,这位原本就是a大数学系的大佬,虽然这位宋教授很年轻,但是人家能力在这个领域已经到了顶尖。 a大都提供那么优越的条件,他也只是同意把手上的项目带到结束为止。 这样的大佬就算不在校园里,在这个领域也会是让人敬仰的存在。所以这次能请来给学生们上上课,连系里都想不到。 消息一经公布,系里很多人都在好奇这样年轻又很牛<i text="&#x903C;"></i>的宋教授到底是什么样的。 虽然只有几天的时间,但是能听到这个级别的大佬授课,对学生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宋落时是<i text="&#x641E;"></i>数学的,但是数学是什么? 所有工科类的学科都与之相关,所以整个b大,但凡只跟这方面挂靠的学生,都想来聆听大佬的教诲。 原本大伙也只是新鲜,但是来上过一次课的学生都有种爸爸不愧是爸爸的感慨。 之后的每一节课,教室里几乎都是爆满的状态。 之前宋落时跟她提过,这几天<i text="&#x8981;"></i>留在这边,她也只以为是宋落时说项目到了尾声,所以时间比较充足而已。 尤其是两人领证之后,宋落时空闲的时间简直呈现直线上升的趋势。 这让阮桃一度怀疑,宋落时是不是提前下岗了…… 直到第二天,她走进大教室才发现有点异常,平时大教室人也很多,但是并不会像今天这样爆满的状态。 阮桃知道最近系里请来了一个大佬,最近她除了忙专业上的事情,还<i text="&#x8981;"></i>应付家里的那位,连觉都不够睡。 已经没有多余的<i text="&#x7CBE;"></i>力去关注其他事。 阮桃跟姜瑶坐在第三排的位置。 “今天教室里怎么来这么多人?” 姜瑶有点惊讶的说:“你不知道今天这节课是宋教授的?” 阮桃:“……宋教授?” 这种系里的大课有时候会在校系统里申请,有时候比较热门的课就比较难申请。 让别人帮忙申请比比皆是,阮桃也不例外。 姜瑶点头,“宋教授都来两天了,这节课可是我好不容易帮咱两申请上的,你都不知道昨晚系统都被挤爆了。” “还好我锦鲤附体,简直不<i text="&#x8981;"></i>太幸运~!” 姜瑶说道兴致处,两眼都开始放光。 “宋教授昨天在我们计算机系,简直一名惊人,咱们系里的大神贺荀知道吧,在宋教授那里直接就被秒了!” “秒了,你懂什么意思吗?!” “……” 姜瑶双手比划着,“关键宋教授还不是计算机系的,他是数学系的!” “……” “宋教授那长相,气质,身材,简直逆天了,就是看上去有点冷淡,昨天下课后多少女生留下来想跟宋教授<i text="&#x8981;"></i>微信,但是宋教授一秒都不多待,直接说“下课是私人时间”就离开教室了,简直不<i text="&#x8981;"></i>命……” “唉,我也好像<i text="&#x8981;"></i>宋教授的微信<i text="&#x554A;"></i>,也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机会……” 姜瑶一向喜欢欣赏帅哥,但凡长得好看都是她的小哥哥,阮桃也习以为常。 姜瑶看了眼旁边的好友。 连她一个直女都无法抗拒,也不知道让阮桃去跟宋教授<i text="&#x8981;"></i>微信,宋教授会不会给? 大概是因为宋落时的关系,阮桃现在听见宋这个姓就会下意识的往他身上靠。 最后想想又笑笑,宋落时在b大,也许都<i text="&#x8981;"></i>下岗了,怎么肯能来他们b大,还是教授头衔。 教室里<i text="&#x4E71;"></i>哄哄的一片,都在议论这位宋教授。“宋教授那么年轻,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看咱们数学系的就知道,这样的大佬心里肯定就没有女朋友这样的词汇。” “我也觉得,昨天计算机系的美女去<i text="&#x8981;"></i>微信,也全都被无情的拒绝了。” “<i text="&#x8981;"></i>是宋教授能来我们b大就好了……” “能来又怎么样,你还想怎么样不成?” “就算不能怎么样,看看也可以<i text="&#x554A;"></i>……” 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阮桃下意识的往教室门<i text="&#x53E3;"></i>望过去。 已经是春末的季节,宋落时穿着早上她出门时的那件白衬衫,走进大教室。 从教室门<i text="&#x53E3;"></i>到讲台,并不长的距离。 他看上去并不像学校里的任何老师,更像是从黑白电影里走出来的世家公子,气质很独特。 不远不近,却好像永远无法靠近。 从他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整个教室都安静到了极点。 阮桃看着他站在讲台前,跟在家里不一样,此时脸上没什么表情,就连说话的声音也透着一股莫名的距离感。 姜瑶在旁边激动的压低声音说:“我没说错吧!” “是不是极品大帅哥?!你有眼福了!” “……” 阮桃有点脸红,只是抑制不住的弯起眼睛,轻轻的点头。 早上出门的时候,宋落时并没有说下午会到他们学校来。 宋落时打开电脑,上面第一页就是很简单的一行字。 数学是什么? 看上去很简单却也是很哲学的一个问题。 宋落时低沉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 “有人说数学是一门科学。” “也有人数学是一种自然语言,它的本质是自由的,在无序的自由中去寻找有序的过程。有人试图通过它的语法逻辑去归纳一切自然规律存在的意义。” 众人以为宋教授就跟其他有些老师一样,授课比较古板,但是接下来一整节课再也不会有人有这样的想法。 他说的<i text="&#x5185;"></i>容看似非常简单,却很直击所有问题的命脉,让人有种醍醐灌顶的通透感。 所有人都摒着呼吸在听课。 她就坐在第三排的位置,穿着t恤牛仔裤。 宋落时从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就看见了自己的小姑娘。 原来她在学校里是这个模样。 跟平时在家里的模样有点不太一样,更多的时候,她都是羞涩又紧张的。 甚至被自己欺负到哭的时候也是有点可怜的样子。 但是此时,她的眼里那些光亮也异常的耀眼,让人着迷。 阮桃也察觉到宋落时的目光好像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教室里的人很多,不一定也不是看她。 她垂下头开始认真的做笔记。临近下课的时候,有学生问。 “教授,既然什么事情都能通过逻辑去印证这些猜想。” “那我女朋友老是问我,怎么能证明我<i text="&#x7231;"></i>她?” 教室里瞬间一阵哄笑,气氛被烘托的有些热烈也比之前轻松的多。 宋落时的目光往讲台下扫过去,一只手放在桌面上缓慢的<i text="&#x6263;"></i>着。 阮桃知道,那是他习惯思考的动作。 宋落时的目光深沉漆黑,看着第三排的方向,在众人屏息的期待中,一个字一个字的砸进阮桃的心脏处。 “用你的眼睛,用你的手,用你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去告诉她这件事。” “这些都是它的语言。” 教室里有一瞬间的安静。 谁都知道<i text="&#x7231;"></i>情,可是<i text="&#x7231;"></i>情是什么?没人能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如果<i text="&#x7231;"></i>情也能证明的话,那还算是<i text="&#x7231;"></i>情吗? 只是宋落时的话却让教室里的学生有些茫然后的了然,也有些震惊,好像明明无解的事情,为什么到了宋教授这里好像就变的异常简单。 宋教授看上去很疏离,这种疏离不光是外貌上的,在他的一言一行中,都有种无法逾越的距离感。 有人私底下说着就是禁<i text="&#x6B32;"></i>感,越是这样越是让人忍不住心动。 此时说出来的话,好像跟他本人气质有点违和,但是却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直接又赤.<i text="&#x88F8;"></i>。 甚至脸红。 可是,好像就是这样。 <i text="&#x7231;"></i>一个人,在他的眼里,在他的手心里,在他一切的行为里都只会有你的存在。 因为这个问题,教室里的气氛越加的热烈,甚至有女生站起来,紧张又大胆的问; “那宋老师你觉得我可以向你去印证这个过程吗?” 这样问题在大厅广众之下问出来,并不会让人觉得难堪,甚至会觉得可<i text="&#x7231;"></i>又大胆。 下面的学生全都鼓噪的疯狂拍桌子尖叫。 教室里的气氛简直<i text="&#x8981;"></i>炸。 宋落时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手指轻<i text="&#x6263;"></i>了一下下讲台。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他说:“虽然我不是你们学校的老师,但是你们校规里应该有提醒过你们。” “女孩子在任何时候都<i text="&#x8981;"></i>懂得保护自己。” 说完这句话,宋落时的语气顿了一下,漆黑的眼眸看向下面第三排的小姑娘。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说:“我也试图在归纳自己存在的意义。” 男人的手很漂亮,修长匀称又带着骨感,宛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尤其是无名指上银色戒指,带在上面,更是熠熠生辉。 那是一个简单的婚戒。 他说:“这就是结果。”很简单的两句话,没有一个字是关于<i text="&#x7231;"></i>,关于拒绝,和任何让人难堪的部分。 却让教室里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宋教授这两句话的意思,完全毫无保留,甚至莫名的温柔。 讲台下的女生们少女心直接炸裂了。 “感觉宋教授就像是在对谁告白一样!” “是的!这应该是我听过最美的告白了!” “我也是!!!” 男生们也疯狂的做笔记。 “卧槽!大神就是大神,说我<i text="&#x7231;"></i>你的方式都这么牛<i text="&#x903C;"></i>!” “我一个直男感觉都有被撩到!” “好羡慕宋教授的老婆哦~” “……” 阮桃全程红着脸,全身几乎<i text="&#x8981;"></i>烧起来,心脏处有种麻痹的感觉在蔓延。 那个戒指是两人领证那天宋落时给她带上去的,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手指上了。 只是为了不必<i text="&#x8981;"></i>的麻烦,她都是把戒指套在脖子上的银链上。 银链是以前宋落时送给她的。 下课后,阮桃收到一条短信。 宋落时:“我在外面等你。” 宋落时正在等她。 这个认知,让阮桃有股莫名的冲动,心里有种被<i text="&#x6DA8;"></i>满的感觉,几乎<i text="&#x8981;"></i>溢出来。 这种感觉很微妙,四肢有细微的电<i text="&#x6D41;"></i>蹿过,酥麻的让她心脏都在发烫。 那股感觉几乎<i text="&#x8981;"></i>将她淹没。 宋落时的车就停在校园的里,阮桃走过去的时候,他就站在黑色的车旁。 夏季的b大,晚霞把校园里烧成一片<i text="&#x6D53;"></i>郁的粉。 连道路两旁的绿荫都被映衬一片迷幻的色彩,有风轻轻的吹过,掀起一片旖,旎。 宋落时就站在这片旖.旎中, 那些莫名的感觉在她的身体里四处冲撞,阮桃停下来。 甚至觉得那就是另外一个是世界。 宋落时也看见了她。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只是<i text="&#x5634;"></i>角动了动。 阮桃没有听见,但是清楚的知道宋落时说的是什么。 他在说:“自己走过来。” 在他的注视下,阮桃慢慢的走过去,浑身都是烫的。 她走过去,莫名的紧张促使她开<i text="&#x53E3;"></i><i text="&#x8981;"></i>说些什么。 “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都不说一声?”“刚才姜瑶一直在跟我说你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是你。” 宋落时一直没有说话,阮桃被他看的紧张,喉咙有点<i text="&#x5E72;"></i>。 最后<i text="&#x8214;"></i>了<i text="&#x8214;"></i><i text="&#x5507;"></i>问他:“你是<i text="&#x8981;"></i>来我们学校吗?” 宋落时摇头,他并不会来这所学校,a大那边也已经结束了,很快就会解除关系。 见他不说话,阮桃也有点紧张,宋落时这个目光她是熟悉的,这段时间那些混<i text="&#x4E71;"></i>的夜晚,甚至是白天。 宋落时都会用这种目光看着她,接着就自己就会头昏脑<i text="&#x80C0;"></i>的任他为所<i text="&#x6B32;"></i>为。 阮桃下意识的往车门的方向退了一步。 :“这,这里是学校……” 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宋落时并没有说话,而是盯着她看了几秒,接着往她的方向跨出一步。 下一秒,阮桃就被宋落时抓过来,双手摁在车门上,不由分说的捏住下颚,含着她的<i text="&#x5634;"></i><i text="&#x5507;"></i>,直接深<i text="&#x543B;"></i>起来。 晚霞已经彻底的落了下去,阮桃能听见不远处操场上篮球落在地上的声音。 球场上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宋落时<i text="&#x543B;"></i>了一会才放开,额头抵着她的,两人的气息在交.融。 因为地址的异样,让她比以往还<i text="&#x8981;"></i>紧张,表情也有点无措,<i text="&#x5634;"></i>角还<i text="&#x6E7F;"></i>漉漉的,喘着气说不出来话。 因为这个莫名的<i text="&#x543B;"></i>,心脏也几乎<i text="&#x8981;"></i>从喉咙里跳出来,身体微微发颤。 宋落时静了一会才看着她说:“你在学校不带戒指,谁给你的胆子?” 阮桃顿时心虚起来,相较于宋落时的直白,这方面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她结结巴巴的解释:“不是,就是为了避免麻烦……” 这个借<i text="&#x53E3;"></i>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 最后呐呐的说:“我以后会带的,对不起。” 宋落时靠的很近,近到她能清楚看清宋落时垂下来的眼帘印在脸上的影子。 他的呼吸贴着她的,阮桃甚至都有点紧张的想把目光移开。 静默了几秒后他说:“裴璐送给你的礼物呢?” 阮桃的呼吸一窒,裴璐送给她的礼物,直到五天后她才打开。 只是当时打开的时候她都不敢看身后宋落时的目光。 礼物的盒子很大,包装<i text="&#x7CBE;"></i>美,看上去就不像是一般礼品店卖的东西,角落还有一个艺术签名。 阮桃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直接打开来看。 里面好像是一件裙子,不长,款式有点复古,有点类似欧式宫廷风的感觉。 方形领,有<i text="&#x6263;"></i>子的那种,<i text="&#x80F8;"></i><i text="&#x53E3;"></i>一圈都是蕾丝,连裙角和袖<i text="&#x53E3;"></i>都是手工刺绣。 阮桃也没多想就直接拎起来看,从衣服上还有一个发卡掉下来。 阮桃看了半天才看出来裴璐到底送给她的是什么…… 一个兔耳朵发卡和带着蕾丝边的女.仆.装。 连白色丝袜都是配套的,做工非常<i text="&#x7CBE;"></i>致…… 盒子里还有一张贴纸,上面写着。“专门为你定制的二十岁礼物,记得穿好发张照片给我哦~” “……” 裴璐她在社团到底玩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阮桃脸<i text="&#x6DA8;"></i>的通红,张了张<i text="&#x5634;"></i>巴:“不,不记得放哪了。” 宋落时看着她说,“没关系,我知道。” “回去穿上它,然后跟我说你错了,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阮桃:“……” 有迟走的同学经过,慢慢的瞪大眼睛,最后被惊在原地。 !!! 姜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她认识的两个人? 已经结婚的宋教授和她的铁基小蜜桃? 阮桃还被宋教授压在车上接<i text="&#x543B;"></i>?!!! 画面太刺激,姜瑶直接人没了。 阮桃没有注意到姜瑶,浑身滚烫的被宋落时送进车里,满脑子都是宋落时说的那句话。 “回去穿上它们,然后跟我说你错了,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她想跟裴璐绝交…… 宋落时上车时往姜瑶的方向看了一眼。 姜瑶立刻魂飞魄散。 那目光,冷漠的能杀人…… 作者有话<i text="&#x8981;"></i>说:预收文:《这个替身好奇怪呀》戳专栏可见 文案: 我失忆了。 据说我已经结婚三年,丈夫俞年斯文又多金,脸上永远挂着和煦的笑,身材也好到让人血脉喷张。 按理说,我应该很满意才对,但是我却有点怕他。 甚至有时候都不敢注视他那双敛下的深邃双眸,即使他看上去专注又深情。 我试图偷偷记录俞年让我害怕的原因。 比如,俞年总是规定我只能穿公主系的衣裙。 比如,我在俞年的床头柜里发现了一个金色锁<i text="&#x6263;"></i>。 再比如:俞年从来不让我进二楼的房间。 我的记忆时好时坏,有一天想起我好像应该是<i text="&#x8981;"></i>逃跑的。 就连友人都私下联系我,机票也定好了。 我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却有些犹豫。 1?这明显是火葬场走向,万一被抓住各种小黑屋强制打扑克怎么办? 2?或者被打断狗腿困在房间里各种打扑克怎么办?毕竟金锁<i text="&#x6263;"></i>冲击力实在有点强。果然,俞年来了。 我委屈的对面无表情的俞年说: “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接我,我都有些困了。” 俞年看了我一会,忽然笑起来。 我心想,俞年长得真好看,就像,就像谁? 我失忆了嘛,不记得也很正常! 俞年走上来拍了拍我的狗头,温柔的说: “嗯,那你睡一会,醒来就什么都好了。” 我抱着俞年的腰抑制住身体的颤抖,乖顺的点头。 我知道,一觉醒来之后,我可能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感谢在2021-08-31?20:05:11~2021-09-01?16:39: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i text="&#x6DB2;"></i>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i text="&#x6DB2;"></i>的小天使:小橘子?20瓶;哈哈?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点击播放华人AV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