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渣女本渣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渣女本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糖觉得自己做的够恶心了,就算是真爱,肯定也会嫌弃。

    而墨清澜,倒也不是说他无动于衷,他只是垂眸看了眼怀中的小姑娘,而后沉着脸色,默念了一边清洁咒。

    苏糖一时得意忘形,都忘了以墨清澜的修为,这样的程度压根就恶心不到他。

    于是,她顿了顿,决定再接再厉。

    她哇的一声,哭的更大声了,抱着墨清澜的手似撒娇又似生气,“哈迪斯,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还有,你的头发为什么变成黑色了啊。”她开始胡诌,甚至是放飞自我,“你那一头靓丽的红色头发呢?为何不见了?还有,你从前也不穿这种衣服的,你这衣服……”她说到这,脸上略显嫌弃,“你是在玩什么s吗?”

    小姑娘越说越嫌弃,明明是上等品质的仙袍,可从她口中却成了什么破烂玩意儿。

    她越说,墨清澜心中的怒意就越多。

    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轻初开始变淡,明明是同一个灵魂,但是她再也没对自己笑,她的喜怒哀乐都是对着那个名叫哈迪斯的垃圾!

    墨清澜开始沉默,他怕自己一个不慎,一不小心就杀了眼前这个小姑娘。

    苏糖觉得保命吗,一味求饶肯定是最低级的,像她现在这样,她完全可以不用顾虑墨清澜的感受,因为她的记忆中没有他,在她眼里,他就是一个替代品,要么他咽下这口气,做替身,要么就是一怒之下杀了她。

    他找了自己那么久,应该是不舍得杀她的吧。

    渣女本质,为求活命,苏糖只能险中求安。

    “对了哈迪斯,你最喜欢吃我做的饭了,我起床给你做饭吃。”

    小姑娘的双眸弯弯,笑得如一轮弯月,嘴角若隐若现的梨涡,可爱又甜美,可这份美丽与墨清澜毫无关系,她只是透过他,在看别人。

    墨清澜身上的气压越来越低,可苏糖一句话,他却还是改变了自己。

    “哈迪斯,头发啊,当初最喜欢我的,就是你那头引以为傲的红发啊!”苏糖开始一步步试探他,先是红发,等会儿就是饭菜,她要看看他的底线在哪里。

    她目前的要求也不高,生死线边缘徘徊就好,这样的话,运气差点等到下个男主过来的时候,她可能还有命喘息。

    这种时候,就是要身体力行的告诉她,她很渣,她还有其他男朋友,受得了就受,受不了那就拜拜。

    不过以黑化男主的那种偏执疯狂程度,拜拜恐怕很难,她或许会丢了半条命。

    苏糖的厨艺是一流的,可这次,她却故意的将厨房折腾的一团糟,然后端着黑乎乎的东西上前,热情道:“哈迪斯,尝尝我做的新品。”说完,双眸如同闪烁着细碎的星空,美的发光。

    可墨清澜却像是被人连扎数刀,心口的地方,疼的他连呼吸都抽痛着。

    然而,他还是顺从了她的话。

    一头墨色长发,转瞬间变成了红色。

    苏糖哇的一声,这次是真的好不做作的惊讶。

    “哈迪斯,你好帅气!”然后,对着他的脸颊吧唧了一口。

    这是她难得主动亲昵,可墨清澜感觉不到半点甜蜜,他看着桌上的黑暗料理,面无表情,“这是什么。”

    这一次,苏糖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道:“我在医院住了很久,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了,这是冰冻饺子,就是吧……我一不小心煮过头了,颜色好像有点不对劲。”

    别人的饺子是白色的,她倒好,能把饺子煮成黑色,这能叫颜色不对劲?

    更何况,在医院住了半年,就算是速冻饺子,怕也过期了啊。

    然而,她一边说着自己煮过了,一边却满怀希望的看着墨清澜。

    墨清澜看着眼前这盘黑乎乎的东西,迟迟没有动手,他记得,在他的记忆中,小轻初的厨艺一向是顶级的,你很难想象一个被人捧在手心中长大的千金大小姐,厨艺却是非常一流。

    苏糖见他怔怔地望着那盘黑暗料理不愿动手,就索性亲自动手,夹起一块黑不溜秋的饺子就递到了他嘴边。

    “哈迪斯,你不爱我了吗?连我努力做出来的饺子你都不吃了,明明以前,我做什么你都说好吃的。”

    墨清澜:……

    呵。

    墨清澜登顶仙尊,区区疑似过期的黑暗食物,对他压根就不会有半点影响,只是他吃着那劣质的肉类,就愈发怀念记忆中那个小轻初。

    他的小轻初,爱笑,厨艺好,对他更是愿意放弃生命,然而眼前这个人。

    是她,却又不是她。

    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是一个连真正名字都不配被她提起的替身罢了。

    假的,终究是假的。

    墨清澜何等高傲,怎么能容忍自己成为他人的替身,于是,一头绚烂的红发瞬间恢复本来模样,他咽下那极为难吃,甚至无法形容的饺子,一把将苏小糖压在了椅子上。

    他倾身上前,将苏糖压得动弹不得,一双赤红色的双眸可怕却又带着一丝可怜。

    “云轻初,你看清楚了,我是谁!”

    巨大的灵力波动在屋子里躁动不安,这种趋势,大有她说错一句话,整个屋子,不,应该说整栋楼都会被他夷为平地。

    可是,咱苏小糖走到这一步,她就没想过后果?

    你问她怕吗?那肯定是怕的,但你问她要妥协吗?那绝对是不可能。

    苏糖抵在桌上,眼中还透着浓浓地不解,她望着他,又像是透过他在看着别人,再然后,她的表情开始痛苦,双手更是抱着脑袋。

    墨清澜脸色微变,然后就听小姑娘嘴里有开始念叨着其他名字。

    “墨沉……”

    她神色恍惚,然后又开始抱头痛吟,整个人就像是承受着什么巨大的压力,让她脸色惨白,全身都沁出了细细冷汗。

    墨清澜才刚调查清楚一个哈迪斯,如今又来一个墨沉,且还跟他是同姓,那一刻,他的牙齿都快被他咬碎了!

    “墨沉又是谁!”

    苏糖记得这家伙,因为他是男主中唯一一位和尚,最重要的是,算起来她还是他师父呢!

    而这欺师灭祖的家伙,当初还把她给丢到酒坛子里,差点就把她给吃了!

    “孽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