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告白应橙

《告白》

告白,告白小说阅读,游戏竞技小说,告白由作家应橙创作

作者:应橙

标签: 现言 女生频道 女频频道 游戏竞技 作者:应橙 阳光 八点更新 大学 告白 随性 众星捧月

相关推荐: 类似告白的小说 主角是“周京泽胡茜西”的小说 “周京泽 胡茜西”《告白》 告白百度云下载 告白笔趣阁 告白和表白的区别在哪 告白小说应橙全文免费阅读无删减 告白沈以诚 告白气球戚薇 告白小说周京泽

类型:游戏竞技

最后更新:2022-04-06 13:36:17

【下本《融化》/《阳光琥珀》戳专栏求收藏。】每晚八点更新,微博@应橙s1大学时,周京泽和许随是云泥之别,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两人。一个随性浪荡,众星捧月,一个乖巧安静,容易被忽略。她在图书馆写完一张又一张试..

全本TXT下载:告白(应橙).txt

开始阅读第1章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那天晚上?盛南洲送完胡茜西回家后, 奇迹般的,他这次没有失眠,很快就睡着了, 还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居然看见?了自己成年后的模样。在那个世界, 他一直守着一个病重的姑娘。 那个女孩是他的未婚妻,他们还没来得及结婚。 傍晚的时候, 黄昏拂照进来, 女孩躺在病床上?<i text="&#x7CBE;"></i>神好了好多,她眨了眨眼, 说道:“南洲哥, 我们偷偷出去玩吧。” 盛南洲正削着苹果,笑了笑:“行,公主想起哪儿?” “都!可!以!”听到这个回答, 女孩苍白的脸色多了几分雀跃。 最后盛南洲带着她从医院后门溜了出去。一出去,女孩整个人都活泼起来, 一会儿拽着他去吃小吃摊,没一会儿又<i text="&#x8981;"></i>吃冰淇淋,最后还吃了盆大辣特辣的小龙虾,辣得她<i text="&#x5634;"></i><i text="&#x5507;"></i>通红, 直掉眼泪。 女孩提出一连串的<i text="&#x8981;"></i>求, 只<i text="&#x8981;"></i>不是太过分的, 盛南洲几乎有求必应。 他只是想看见?她笑。 最后盛南洲手里端着一份她<i text="&#x7231;"></i>吃的铁板豆腐,两人溜进了一家台球室。 在那里, 女孩碰见了一个叫路闻白的男人,走过去神色欣喜地同他寒暄。盛南洲站在一边等了大概有十分钟,期间他反复低头看?手?里的表, 有些烦躁,第一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 寒暄完以后,女孩跑过来把<i text="&#x5976;"></i>茶递给他,说<i text="&#x8981;"></i>跟路闻白学两局。盛南洲不动声色地说:“一起。” 开球后,盛南洲的眼神只在女孩身上?,牢牢地钉着她,期间,那个男人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递给她一瓶<i text="&#x6C34;"></i>。 盛南洲的脸沉了下来。 他正<i text="&#x8981;"></i>走过去时,忽然一伙人冲了进来,有人惊慌地喊道:“不好了,疯子进来砍人了。” 场面顿时<i text="&#x4E71;"></i>成一锅粥,红白桌球飞得满地都是。匆忙中,女孩跑过来得攥住他的手?,拉着他一起躲进了台球桌子底下。 外面<i text="&#x4E71;"></i>成一团,尖叫声四起。两人躲在一方天地上,女孩倏地想起什么,拍了一下脑袋:“糟了,忘了路闻白了。” 盛南洲冷哼了一声,吐出一个字:“呵。” “你吃醋啦?” 盛南洲酷着一张脸,心<i text="&#x53E3;"></i>不一地说:“吃醋那玩意,小爷从来没吃 过。” 女孩笑了一下,并没有跟他计较,说道:“你伸手。” 盛南洲伸出手来,女孩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只红色记号笔,垂下卷翘的眼睫,认真地在他腕骨突出的手?腕上?画了一朵向日葵。 中间还有一个笑脸。 盛南洲失笑,正想吐槽她画画<i text="&#x6C34;"></i>平还跟小学生一样时,一道温<i text="&#x8F6F;"></i>的<i text="&#x5634;"></i><i text="&#x5507;"></i>堵了上?来,他整个人僵住,柔<i text="&#x8F6F;"></i>的清甜的味道一点点渡进<i text="&#x5507;"></i>齿间。 “盛南洲,我最喜欢你了。”她喘着气说。 一<i text="&#x543B;"></i>完毕,女孩正<i text="&#x8981;"></i>撤离,不料一只大手?捧住她的后脑勺往前压,影子落了下来,吮住她的<i text="&#x5507;"></i>瓣,撬开<i text="&#x5507;"></i>齿,比之前更凶猛。 灯光幽暗,周围灰尘四起,所有的热恋,不舍,<i text="&#x7231;"></i>意悄然绽放在一个<i text="&#x543B;"></i>里。 …… 盛南洲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坐在床头抽了一支烟,梦里发生的那些都是真实存在吗? 他是不是得了什么妄想症。 还有,新转来的那个女生,为什么他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熟悉感。 越想越头疼,盛南洲决定不去想。他起身洗漱,换衣服,在穿校服外套的时候瞥见桌面上躺着一个小小的向日葵徽章。 盛南洲视线一怔,伸手去那个徽章别在校服领<i text="&#x53E3;"></i>上,想了一会儿又扯下来,拉开抽屉小心翼翼地放好。 周一,又是新的一天。 盛南洲桌子上?又恢复了昔日的早餐,胡茜西偷偷放好酸<i text="&#x5976;"></i>后,一抬眼便看?见?了从后门进来的盛南洲。 一对上他的眼睛,心跳莫名加速。 “早<i text="&#x554A;"></i>。”胡茜西热情地打招呼。 “嗯。”盛南洲懒洋洋地应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巷那件事?的原因,胡茜西发现盛南洲对她没那么冷淡了,两个人的关系好像比之前缓和了许多。 盛夏在声声蝉鸣中到来,而胡茜西对他的热烈追求从来未停止过,她的喜欢盛大又赤诚。 相处两个多月后,两个人渐渐熟悉起来,胡茜西发现他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冷酷,实际他就是一个<i text="&#x7231;"></i>打球,喜欢玩游戏,撩他两下还忍不住脸红的大男孩。 是她的少年。 盛南洲偶尔也?会纵容她的任性胡闹,买<i text="&#x6C34;"></i>的时候会自动多买一瓶给她,两人有时间会一起回家。 他们 的关系在变好。 但只限于此,什么都没挑明。 夏天闷热得让人昏昏<i text="&#x6B32;"></i>睡,运动会即将在下下周举行,然而人数都没凑齐。 体育委员走进教室,急得满脸通红,他走上讲台敲了敲桌子,苦<i text="&#x53E3;"></i>婆心地说道: “同学们,现在正是挣班级荣誉的时候,你们还有心情睡得下去吗?起来报项目<i text="&#x554A;"></i>。” “有。”江铠怼他。 教室响起稀稀拉拉的笑声,体育委员把求救的眼神投向倒数第二排的盛南洲,试探性地问道: “洲哥,还是按往年的习惯,跳高和跳远,还有4X100接力,你包了?” 盛南洲正做着题目,头也没抬:“随便。” 体育委员当?他这是默认的意思,立刻填上?他的名字。 “还有呢?三千米长跑有没有谁跑?”体育委员大声喊。 教室里在座的没有一人回应,谁也?不<i text="&#x8981;"></i>去跑三千。 这酷暑,长跑起来<i text="&#x8981;"></i>人命。 “我跑。”一道女声<i text="&#x63D2;"></i>了进来,洋溢着活泼的气息。 “胡茜西,你真是咱们班的大功臣!人美心善。” 盛南洲正低头写?着题目,手?指骨节握住笔,闻言一顿,在白纸上?泅开一个黑色的字迹。 前面的小脑袋忽然转过身凑了过来,胡茜西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i text="&#x5507;"></i>角上?扬: “盛南洲,我<i text="&#x8981;"></i>是三千米拿了第一名,你就跟我在一起怎么样?” “喂?” “怎么不说话?” 盛南洲抬眼看向眼前<i text="&#x5507;"></i>红齿白,笑起来眉眼生动的女孩子,语气顿了顿: “你跑赢了再说。” “我不管,我当?你默认了!”胡茜西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距离运动会开始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每天下午放学她都在操场上练习跑步。 她现在是健康的,漂亮的,所以可以大胆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了。 同时胡茜西很不喜欢跑步,因为跑步又累又狼狈,但每次跑的时候,她只<i text="&#x8981;"></i>想象盛南洲在终点等她。 她就有动力了。 运动会在两个星期后如期到来,操场站满了乌泱泱的人头,广播里时不时传来喊同学们检录的声音,念加油稿的声音混在一起,声势浩大又热烈。 胡茜西在开跑前想去找盛南洲,让他给自己加油,却被告知他人在 体育器材室。 胡茜西兴冲冲地跑过去,却撞见?盛南洲和孟灵站在器材架后面。 红晕爬上孟灵的脸颊,她揪着裙摆说:“我喜欢你。” 胡茜西顿时气血上?涌,不敢再听下去,心里又气又难受,最后跑开了。 盛南洲站在孟灵面前,瞥见不远处跑开的身影,他回神,蹙起眉头,声音冰冷: “虽然你额头上有疤,但不是我<i text="&#x8981;"></i><i text="&#x8981;"></i>找的人,抱歉。” “还有,我不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盛南洲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与孟灵擦肩的时候,“吧嗒”裤袋里掉出一个东西,本人却浑然不觉。 孟灵蹲下身,将?一枚小小的徽章捡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胡茜西跑去捡录,瞥见孟灵站在人群里,穿着白衬衫黑裙子,领<i text="&#x53E3;"></i>别得正是她送给盛南洲的向日葵徽章。 没多久,胡茜西被催促着集合去比赛,枪声一响,她下意识地向前奔跑。 然而越往前跑,她脑子里全都是刚才孟灵同盛南洲告白的场景,以及对方竟然戴着她送给盛南洲的徽章。 火阳如烧,照在身上?,又热又难以呼吸。 胡茜西跑到一半渐渐喘不上?气来,额头上的汗滴到眼睫上,眼前视线一片模糊。 气管那里开始痛,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就连擦过耳边的风都是燥热的。 胡茜西越想越委屈,满脑子都是两人在一起的场景。 王八<i text="&#x86CB;"></i>,渣男,垃圾回收都不<i text="&#x8981;"></i>的垃圾。 他们越<i text="&#x4EB2;"></i>密,显得自己越像傻<i text="&#x903C;"></i>。 越想越难过,胡茜西也没了耐心,<i text="&#x5E72;"></i>脆撂挑子不跑了。 对于胡茜西的中途弃赛,全场哗然。她不顾全场议论的目光,拨开重重人群,一个人走开了。 胡茜西累得不行,绕过操场的后建筑贴着墙壁坐下来休息。 她接连呼了好几<i text="&#x53E3;"></i>气,呼着呼着眼泪掉了下来,滴到<i text="&#x5507;"></i>角上?,很咸。 忽然,一道<i text="&#x9634;"></i>影笼罩下来,一瓶冰<i text="&#x6C34;"></i>贴在她脸颊上?,凉丝丝的,迅速给发烫的脸降温,对方身上?清冽的木香也?一并袭来。 胡茜西知道是谁,手?掌拍开贴在脸上的冰<i text="&#x6C34;"></i>闷声不说话。 “不是说<i text="&#x8981;"></i>拿第一给我看?吗,怎么不跑了?”盛南洲问。 “你还来<i text="&#x5E72;"></i>什么,你女朋友 不会找你吗?”胡茜西别扭地说道。 盛南洲笑笑:“我哪来的女朋友?” “哦,刚才好像看见?一个胆小鬼在偷听别人的告白,然后没听完我拒绝别人就跑开了。”盛南洲慢悠悠地说道。 “你……拒绝了? 那徽章呢?”胡茜西终于肯转过头看他,眼睛还红红的。 盛南洲伸出手,一枚向日葵徽章躺在他手?心,说道:“刚才掉了,现在<i text="&#x8981;"></i>回来了。” “好吧。”胡茜西抽了一记鼻子,原来是个乌龙。 盛南洲蹲下来身来,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缓缓地问道: “<i text="&#x8981;"></i>不<i text="&#x8981;"></i>重考?” 少年的眼睛带着风,胡茜西对上?他的视线,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住了进去,于是看着他,也?缓缓地笑了。 作者有话<i text="&#x8981;"></i>说:完。 其实挺想写男女主的高中番外,都市有灵感的话,也会写,具体见文案置顶。 有机会想写后记给你们看。 我wb有个抽奖活动,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下本不出意外写《碳酸苏打》,里面有我没尝试过的东西下一个男主可能比周老板狗,但也会让你们喜欢,感兴趣可以去专栏收藏一下。 最后,《告白》求个五星好评呀呀,在文案右下角评分那里,替周老板和一一谢谢你们^ <i text="&#x7231;"></i>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一些熟悉的读者ID都记得,你们是我<i text="&#x53E3;"></i>袋里的星星。 再见啦,山高<i text="&#x6C34;"></i>长,周京泽,许随,盛南洲,胡茜西目送大家离开。 <p/
点击播放华人AV精选